正文 不良少年闻煜风

 热门推荐:
    “秋果你刚去哪儿了,  我和你说阿萤跟园园偷跑出去被抓,  现在连带着老王一起在主任那挨训呢,  你可要小心点。”

    才一回到大队伍中,  几个热心的同学就凑了上来,告诉了夏秋果好友们的凄惨下场。

    “怎么会,我才不是那种会乱跑的人,  我刚刚就是去买瓶水而已。”

    夏秋果尴尬说道,  突然觉得自己再也没脸面对阿萤和园园。

    提出偷跑计划的是她,  现在只有她一个人没被抓,  这算怎么回事。

    可一想到主任这几天因为学校评级而整天绷着的脸,她便默默地在心里流了滴不值钱的鳄鱼眼泪,立马打消了主动自首去陪他们的想法。

    “秋果你写广播稿吗,  老王说了每通过一张就给班里加一分,分数最多的人可以一周不做他的数学作业。”

    “不用,  反正就算老王不布置,  我的作业也不会少。”

    夏秋果仅心动了一秒,便想到班长一定会将她少掉的那部分作业补上去,  顿时兴致全无。

    “也是。”同学似乎也想到了夏秋果桌上一直比他们多几倍的试卷,不由得挂上了同情的眼神,“坚强一点,熬到高三就好了。”

    “高三不应该更多吗,  我听说他们这次元旦只放一天假。”

    夏秋果想到自己十二天的假期,心中莫名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我的意思是指,等到了高三我们的作业量就一样多,  你不再是最惨。”同学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都是幸灾乐祸的神色。

    “去你的,就知道笑我。”夏秋果哼唧了一声,准备掏出手机在位置上安静的码字。

    广播稿什么的又不能当饭吃,还是趁机日万划算。

    可她将手伸进习惯放手机的右手口袋时,却什么都没摸到。

    “诶?”

    夏秋果呆了一瞬,迅速将外套的里里外外都摸了个遍,然而手机却一直不见踪影。

    “是不是你刚买水的时候掉了?”同学注意到她的动作,凑上来问道。

    “应该吧,我现在回去看一看。”

    夏秋果仔细回忆,她当时走出奶茶店的时候手机还拿在手上,应该就是在与闻煜风遇见的那个巷口丢的。

    她小心翼翼看着执勤生们的方向,假意走到学校特地支起的小卖部前,借着他们不注意之时一个拐弯跑到了与这条街相邻的巷子中。

    与此同时,在短短几分钟内,闻煜风已将五个混混尽数打倒。

    他踩着为首那人的右肩,使其不能动弹,脚底不知有意无意地在上面慢慢轻碾着。

    可在领头人痛苦到几乎说不出话的模样中,其他四人清楚明白闻煜风所用的力道绝没有表现出的这般温柔。

    也很快明白了他们绝对是认错了人,按照云又薇的说法,他们的目标是个文弱的好学生,不可能像面前少年这样擅长格斗。

    “抱、抱歉,我们不小心认错了人,还请你放过我们老大一马。”

    其中一个伤势较轻的人见势不对,当机立断地道歉道。

    他们这样的人,最不需要的就是面子。

    少年年纪轻轻就可以将他们这种特地练过几年的人轻松打倒,无论背后有无背景,都不是他们可以开罪的存在。

    “放你们一马。”

    闻煜风像是听到了极为有趣的笑话,唇角的笑纹越抿越紧。

    正当混混们以为他是在认真考虑之时,他猛然一脚又将领头人踢到了一旁,带着笑缓步走到那个开口求饶的人面前站定。

    只是这抹笑怎么看怎么透着诡谲。

    “怕我?”他用脚尖随意地碰了碰地上之人的脸,“真是可怜,明明是那种地方出来的人,竟然沦落到当一个混混。”

    几人的神情瞬间一变,眼底闪过的不知是恼羞成怒还是耻辱。

    闻煜风彷如没看出他们的变化,继续说道:“不过想想也算正常,毕竟你们……上梁不正下梁歪,他带出来的人自然和他一样废物。”

    少年饱含嘲讽的话音刚落,他背后一个看着是几人中最年轻的混混面色狰狞,像是受到了天大的侮辱,再也无法克制内心的愤恨。

    他眸中划过几分阴狠,咬牙将手伸进了口袋中,那里还藏着一把匕首。

    不远处的混混注意到他的举动,当即目眦尽裂大喊道:“小五不要——”

    可小五手中反射出寒光的匕首已然奋力向着闻煜风刺去。

    领头人不知从哪来的力量,在这一刻忘记了身上疼痛,只想扑到小五身上阻止他的动作,但他终究是个伤员,一时的爆发并不能够到小五的衣角。

    就在他以为小五必定会刺伤闻煜风,他们几个注定会走上不归路之时,一块突如其来的砖头却意外落在了小五头上,小五登时一个踉跄,趴倒在闻煜风脚下。

    早已料到身后人会突袭的闻煜风手上一顿,忍不住转身看去——

    那位不久前才分开的他堂哥的小朋友,正保持着一个刚扔完东西的姿势,僵硬地站在原地。

    “是你?”

    他在一天内对同一个人说到这句话,内含的情绪却全然不同。

    夏秋果愣愣地眨眨眼,看看闻煜风又看看自己的手。

    虽然的确是情急之下随手拿了个砖头想阻止小混混不错,但这效果是不是太好了点,她竟真的砸到了那人脑袋,原来她的准头这么好。

    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现下的情况不是她能发呆的时刻,立马跑到闻煜风身边将他一拉。

    “你疯了吗,干嘛要把后背留给别人,这样多危险。”

    就算是她这样不会打架的人都从里知道,后背不是能够随意暴露给敌人的地方,因为对方随时有可能偷袭,更何况闻煜风他是个不良少年,不应该不了解这些。

    拉着闻煜风走到了一个她觉得稍微安全的、远离了那几个混混的地方,夏秋果又连连催促道:“你手机呢,快拿出来报警。”

    闻煜风一动不动,只直直地看着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仿佛看到了什么极为有趣的事物。

    “你怎么会在这。”

    他说话时的声线带着微不可察的轻颤,就如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兴奋一般。

    “我手机掉了,过来找找。”

    夏秋果没发现身边人的异样,她在巷子中扫视了一圈,仍没见到自己有着小黄鸭外壳应该很显眼的手机,当下失望地叹了口气。

    “你怎么还不报警,等警察来了我还得去找手机呢,不然我们班主任见我偷跑又要骂我。”

    一边是不知所踪的手机,一边是随时会发现她溜走的老王,夏秋果从未像此刻般觉得人生艰难。

    然而不说闻煜风是徐哥的弟弟,哪怕是陌生人遇到这种事,她也不好视而不见,怎么也得陪人家一起等到警察来吧。

    况且现在地上的人都完全失去了战斗力,她在这等等又不会少块肉。

    “好。”

    闻煜风深深地注视了她一眼,很快报警将地点与大概情况说了一遍。

    警车来的很快,按理说夏秋果该跟着一起去做个笔录,但她心中记挂着老王和运动会,因此说自己只是路过便想回到班级。

    闻煜风很配合地没有揭穿。

    “夏秋果。”

    正当夏秋果转身离去之时,他却忽的叫了声她的名字。

    “还有事吗。”

    夏秋果微微偏头看向他。

    可似是只想确定她的名字般,闻煜风再没说话,只定定地注视着她,绿眸中有着难以琢磨的深意。

    “……”

    徐哥的弟弟果然是个怪人。

    满脑莫名其妙的夏秋果在在心里得出这个结论,决定不理会闻煜风,回到奶茶店碰碰运气。

    而闻煜风则一直目送着她的背影消失,直到少女的身影再也无法看见,才倏地敛起唇角,恢复了平时眼角眉梢都如沁着寒意般的冰冷。

    .

    夏秋果最后是在学校的招领处找回的手机,原来她在经过隔壁班场地的时候不小心掉在了那,接着又在一位好心同学的帮助下交给了老师。

    她总算松了口气,可以安心看比赛。

    其实仔细安排时间的话,八公里迷你马拉松虽然听着长,对一般人来说也就是一小时不到的事。

    但耐不住这次比赛的选手都是天天教室里蹲的学生们,他们平日里连跑个八百米都不愿意,更别说八千米了,一个个都跟划水似的,在校方清出的街道上跑的比走的还慢。

    学校或许同样考虑到了这个情况,所以即便按常理来说一小时就能解决的比赛,他们仍租了一个上午的场地。

    不过加上比赛前校长和主任又臭又长的动员演讲和评级领导的讲话,一个上午的时间的确不多。

    至少在夏秋果来回折腾了好几次,从喝奶茶到打混混全都解决回来之后,距离正式比赛开始才过了二十几分钟。

    夏秋果靠在终于被老王放回班级里的祝阿萤肩上,偷偷看了眼台上明显表情僵硬的校长一眼。

    “我就说这是个馊主意吧。”她小声吐槽道,“这下不仅没在领导面前体现出我们的德智体美,反倒暴露了我们半小时了还没跑完四分之一的事实。”

    德兰财大气粗,哪怕是临时的场地,也在现场支了个屏幕,随时播报着运动员们的情况。

    “不是还有班长替校长争排面吗。”阿萤的脑袋朝着屏幕中的张星回点了点,“班长也太傻,别人都在走,就他一个人跑这么快,我估计他等会儿就能到终点回我们这。”

    夏秋果这就不高兴了:“班长才不傻,他是做事认真,那些慢吞吞走着的人才丢人呢。”

    “行行行,怪我说错了还不成吗。”祝阿萤举起手求饶道,“是我思想落后是我狭隘,不该说我们三班的荣誉之光班长傻。”

    “这还差不多。”

    夏秋果骄傲地一扬下巴,每次听到别人夸班长,都比听到夸她还要高兴。

    祝阿萤嫌弃地撇撇嘴,自家好友果然是没救了,这么明显的双标还不觉得自己对班长的态度不对。

    放在以前她或许会趁机取笑几句,当一个合格的助攻cp粉,但是现在……

    想到张星回的身世,阿萤在心底暗自叹了口气。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以免自己的插手会适得其反地让本不开窍的夏秋果动了心思,亦或是因为他人的意见而放弃真正的心意。

    祝阿萤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想不想夏秋果和张星回在一起。

    私心来说她希望自己的好朋友可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尽管秋果还没开窍,但任谁都能看出她与班长对彼此的特殊。

    可同时她越是发现两人相处时无意间撒的糖,就越忍不住在心底给脑补起以后秋果因为家里被迫与班长分离的玻璃渣,恨不得他们现在就及时悬崖勒马。

    所以最后她的决定就是顺其自然,不去自以为是地插手好友的人生,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是秋果自己的选择,她能做的仅有保证自己会在任何时候当朋友的后盾。

    夏秋果全然不知道阿萤与真实年纪格格不入的复杂思维,她看见班长已经跑到了距离终点只有一千米的地方,立即精神抖擞,自告奋勇地要和老王一起去接人。

    “好,那这些都给你,我继续坐着。”

    挂着彷如看透一切般的微笑,老王干脆将水和毛巾全塞到了夏秋果手上。

    “哇,老师你也太会偷懒了吧。”

    夏秋果鼓了鼓脸,然而当老王作势要将东西尽数拿回时,她又马上往旁边一躲。

    “我自己去就自己去,老师你不能反悔。”

    丢下这句话,她便一路小跑到终点,抱着毛巾朝身影逐渐清晰的张星回挥了挥手。

    “班长加油,我等你呀!”

    她的呐喊声很快淹没在周围人的尖叫之中。

    到底都是一群十几岁的高中生,即便因为那次张星回的身世事件而对他生出了些许隔阂,可在运动会这样热血沸腾的场合下,他们脑中便只剩下为运动员们加油鼓舞这件事。

    尤其是有着其他几名划水运动员的对比,认真对待比赛且速度惊人的张星回此刻便是他们的英雄,是给德兰长脸的存在。

    但下一瞬人群中的骚动更甚了。

    只见原就在跑了七千多米后仍能保持匀速的张星回,竟不知为何猛然加快了速度,在同学们都没反应过来之时,穿着白色运动服的他蓦地像一阵白影跑过了他们面前。

    “卧槽张星回这是飞的吧,你刚刚看清他怎么跑得了吗。”

    “当然是用脚,你想什么呢。”

    “这人太牛了,跑了这么久竟然一点都不累,还能在最后来大爆发,对比之下我们班的体悟委员简直——”

    吐槽之人的下半句话消失在他们体育委员的杀人眼神下。

    夏秋果站在终点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张星回,脑海中划过了一个她自己都不信的念头——

    难道班长是听到了自己的加油声,所以才会忽然爆发速度?

    然而感受着周围嘈杂的声音,她决定将这个自作多情的想法消灭在摇篮里。

    就她刚才的喊声,估计连旁边人都听不清,别说距离那么远的班长了。

    她胡思乱想了一通之后,张星回距离她仅剩一步之遥。

    “班长!”

    夏秋果立即弯着眉眼迎了上去,明明想着要将毛巾递给张星回,手却下意识地已经拿着毛巾为他擦起了汗。

    她的动作令她与张星回都下意识地一怔。

    不过夏秋果下一秒便回过神,班长比赛完这么辛苦,她帮个忙怎么了

    于是她仔仔细细地将张星回脸上其实并不多的汗擦完,又将水递了过去。

    “是温的,班长你慢点喝。”

    “嗯。”

    张星回沉默着接过了水。

    他剧烈跳动着的心脏使他一时半会儿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刚重生回来一年不到,尚未来得及将身体素质彻底恢复到曾经的最佳状态,但八千米对他来说还不至于能让他心跳失常到这个地步。

    是小姑娘方才的亲昵举止影响了他。

    可他想不通自己为何受到影响。

    最近这股总围绕在他心尖的奇怪感觉,究竟是为什么……

    并不是任何负面情绪或危险预感,却令他潜意识中无法坦然面对。

    “班长我先扶你回去,后面的人估计还要跑好久,等一会儿才能发奖牌呢。”

    夏秋果看着到终点后便未说过话的张星回,不免生几分担忧。

    “是不是太累了,还是我们先去校医那,学校安排了校医准备着的。”

    “不用。”

    下意识地躲开了女孩上前的动作,以免自己变得更为反常,张星回一愣,在夏秋果不解的目光下又迅速伸出了手,主动搭在了她的手上。

    “我刚刚怕自己身上有汗,我们回班里。”

    他难得笨拙地解释道,生怕自己的闪躲会让小姑娘难过。

    “好的班长。”

    夏秋果倒没有觉得班长是在躲她,只觉得班长躲开又伸手的操作有些迷惑,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身体比嘴巴诚实吗。

    努力忽视着手臂上传来的属于夏秋果的触感,即便隔着冬天的厚外套,并不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张星回仍觉得自己的手臂在隐约发烫。

    好不容易在艰难的自我挣扎中回到三班场地,张星回应付完班主任和其他同学的祝贺后,果断拿起手机给陈兵发去消息——

    【你女儿关心你的时候,你会不会觉得无所适从。】

    正在努力核对数据的陈兵收到短信,回忆了一番自家女儿上次按着学校思想品德课作业替他洗脚时的场景,给予了肯定的回复。

    【当然了老板,不仅无所适从,有时候甚至想要逃避,大概是因为女儿长大自己变老,一想到以后都是女儿照顾我,而我会一天天老去,再也帮不上她,心里就难受。】

    【不过我还是挺高兴的,乌鸦反哺,羔羊跪乳,我不在意女儿会不会给我回报,但是看见她这么孝顺,我真的很欣慰。】

    张星回很快在下属的回复中提取重点。

    ‘高兴’、‘逃避’、‘无所适从’,原来都是正常的情绪,可他为什么依旧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班长你真的没事吗,为什么你回来后就不说话。”

    恰在此时,夏秋果担心的关切声再次传入耳中。

    张星回抬起头,看着小姑娘似乎无时无刻不在为他着想的模样,心下恍然大悟。

    或许是由于他家小孩比别人家孩子优秀太多,给他的关心更是陈兵从女儿那得到的好几倍,所以他的心情才会比陈兵所描述的要深沉太多。

    “真的没事。”

    想通了近日里困扰他多时的难题,张星回向来清冷的面庞看着都柔和了不少。

    “秋果。”

    他忽的以一种十分温柔的口吻叫了夏秋果的名字。

    “诶?班长怎么啦。”

    夏秋果无端觉得班长的眼神好像有点奇怪。

    “没什么,一定要好好长大。”

    张星回揉了揉夏秋果的脑袋,尽管唇角没有弯起,眸中却满是暖意。

    他一定会陪着小姑娘好好成长,让她无忧无虑地做自己喜欢的事。

    夏秋果心底的古怪感觉更甚了,好好长大什么意思。

    难道……

    是嫌她矮?

    回忆起刚才扶班长时,自己勉强到他肩膀的身高,夏秋果‘呵呵’了一声,冷下脸转身拿手机开始码字。

    班长也太过分,她都没挑剔抬头和他说话累,他竟敢嫌弃自己。

    张星回乍然得了个冷眼,心中却没有丁点不悦,小姑娘这个年纪脾气不稳定,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况且看着这样会笑会闹的夏秋果,他荒芜的心里才仿佛有了点生气。

    他重新拿起手机。

    下一刻,工资在这几月内不知翻了多少倍的陈兵看着聊天框中的天价咨询费,含着热泪按下了青少年心理学网课的付款键。

    .

    另一头,得到消息的徐文彦终于赶到了警察局,。

    “你这兔崽子怎么回事,打完就走不就行了,还报警?知不知道我要为你少做多少生意。”

    他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眼闻煜风,分外心疼自己关门时拒绝的那几个客人。

    “我答应了别人。”

    闻煜风毫不在乎徐文彦的恶劣态度,拉开副驾驶门便上了车。

    “对了哥,经常来你那吃饭的那个小丫头……”

    “你要干嘛。”徐文彦瞬间眯起了眼,警告地看了他一眼,“小果子可是个好姑娘,你别动不该有的心思。”

    闻煜风没有正面回应这个问题,绿眸中充满愉悦,自顾自地说道:“我应该在你这住不了多久,过几天我就收拾东西回爷爷那一趟。”

    徐文彦惊得一个急刹车,看向他的神情尽是不可思议。

    “你愿意见到你爸?!”

    “老混蛋是没什么好见,不过未婚妻还是得见见的。”闻煜风低声笑道,“你总骂我没有秦野那小子桃花多,现在我给你找个弟媳回来,绝对比牧雨柔可爱招你喜欢,怎么样。”

    徐文彦的表情更加震惊。

    “什么未婚妻,你不是早就把老爷子发你的那些资料扔了垃圾桶,究竟哪家的娇小姐将你迷成这样,快和哥说说。”

    然而这次闻煜风再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闭上眼往靠背上一躺,似是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事,嘴角弯起一个淡淡的弧度。

    作者有话要说:  陈兵:我女儿给我洗jio

    大壮:我女儿给我擦汗给我递水,还说要赚钱努力养我,你们的孩子都没有我家孩子好

    陈兵:别人家的爹也都没你这个爹年纪小【冷漠脸】

    认真思考,我真的不能在白天睡觉了,月底就要开学,这个作息怎么办

    不过因为我在十一区,学校说月底可能会继续延迟开学时间

    难道我真要六月开学七月放假吗

    罐崽落泪

    实不相瞒这是我第一本看得出感情线的文,虽然还是很清水

    所以这么清水的文为什么会被高审为什么

    究竟触发了什么敏感词

不谈恋爱就破产[穿书]网址:https://www.loveyuedu.com/yuedu/63939/29993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