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痛苦的语文老师

 热门推荐:
    办公室内,校长正在绞尽脑汁,  想以尽量委婉又不得罪人的话来拒绝云又薇的再入职。

    抛开夏家的缘故,  他作为校长的私心同样不喜欢云又薇这样的老师。

    平心而论,云又薇的确有着罕见的美貌,  即便是现在,  他在看见对方时仍忍不住感叹,  难怪魏董会为了云又薇的母亲而不惜得罪妻子的娘家。

    可他活了大半辈子,  早就不以一个人的容貌作为评判标准。

    教导德兰这群富家子弟已经够让他头疼,他才不想以后学校的教职工都变成可以随意塞关系进来的存在。

    而且那样的话,教学质量必定下降,得罪的可是所有学生的家长。

    “魏董,  说实话我也很希望又薇这孩子能留下,  但是——”

    “那就让薇薇留下,  没什么但是。”魏海直接打断了校长接下去的转折,  “既然你希望,  那就没问题了。”

    “魏董您听我说完。”校长内心叫苦不迭,这魏董说话未免太霸道了点,“但学校不是我一个人能做主的,  要是我想破格录取没有十年以上教龄或者优秀职称的老师,  必须得先和校董们报备。”

    “这样啊。”

    魏董理解地点了点头,正当校长因他的好说话而放松时,  他重新开了口。

    “不就是校董吗,你们的孙校董就是我远方侄子,我想你应该知道,  他肯定会同意的。”

    “可是祝校董说了,以后再有这种情况必须征求他的意见,其他人说了不算。”校长为难地说道。

    他实在找不出其他拒绝的理由,只能推锅给德兰最大的股东自己顶上。

    免得他贸然答应或者得罪魏董都两头落不得好。

    见到校长这副油盐不进的倔样,从未被他人接连拒绝两次的魏海顿时爆发。

    “钱富贵你别给脸不要脸,说白了你不就是祝家养的一条狗,要不是为了我们薇薇,你以为你这种人能有见到我的机会?”

    这话过于难听,即便明知眼前的人轻易开罪不起,校长依旧止不住沉下了脸。

    “魏董请注意自己的言行,我钱富贵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校长,比不上您家大业大,可也算在教育界小有名气,当初更是祝校董亲自聘请我来的德兰。”

    云又薇的母亲在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别看钱校长平时圆滑的要命,但到底是个读书人,有他自己特有的清高。

    要是真得罪了他,不仅拖累了宝贝女儿不能完成心愿,说不定还得和祝家结仇。

    云蔷赶紧上前打圆场:“老魏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谁不知道钱校长他为人师表,桃李满园。”

    “我知道你心疼女儿,激动之下说了些违心话,你平时不是经常和我夸钱校长,说是女儿只有在他这样德高望重的领导手下工作才能放心吗。”

    钱校长听到这话,脸色好歹稍稍和缓了些,算他们上道。

    可没想魏海养尊处优惯了,这回亲自来德兰见钱校长是因为耐不住母女两的撒娇,想着随便过来说两句也不是大事,所以才会答应,没想到却碰到个软硬不吃的钱校长。

    他当即将火气迁怒到了云蔷身上:“闭嘴,我都说了女儿有我养着就行,不找工作有什么大不了,结果你们两非要来这破学校当个穷教书,现在好了,人家瞧都瞧不上你,满意了吧。”

    他一顿指桑骂槐的话让云蔷母女的脸色都顿时一变,钱校长却反倒没再生气,更没为之前的话道歉。

    反正已经撕破了脸,现在去道歉他以后怎么抬得起头,不如在旁边好好看戏。

    “爸……”

    云又薇含泪轻声抽泣着,往日里只要她摆出这幅模样,魏海便再不忍心拒绝她的要求。

    “你不要怪妈妈,我已经知道错了,难怪大妈妈当初为了不让我进公司甚至不惜和爸爸你翻脸。现在想想大妈妈说我是废物果然说得对,我连老师都当不好,更何况进爸爸的公司呢,公司还是要在大妈妈手上才能做得更强。”

    “她还这么说过你?”

    魏海的怒意立马在云又薇的一番话下转移到了自己妻子的身上。

    “难怪你要死要活非要找工作,原来因为是她的话,什么叫在她手上才能更强,我魏海的公司还轮不到她做主。”

    云蔷赞赏地给女儿使了个眼色,还好薇薇聪明,及时将所有的事推给了那女人。不然等到事后,魏海一定会将今天丢脸的帐算到她们头上。

    魏海正在气头上,注意不到她两的小动作。

    他冲校长冷笑一声之后,狠狠地摔门而去。

    ‘砰’的巨响令已开始悠哉喝茶的校长差点没拿稳手中的茶杯,他看着云蔷母女跟着离去的背影,眸中划过几道不满与挣扎。

    终究想要报复的念头战胜了他劝自己应该大度的理智。

    深呼吸几秒后,他猛地拿起电话按下了德兰最大股东祝虞的号码,并在拨通之时忽的发出了一阵嚎啕大哭——

    “祝董,我看我这个校长是做不下去了啊,我都快退休的人了,竟然会因不肯给人开后门而被指着鼻子骂,我辛辛苦苦一辈子就得了这种结果,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祝虞听了之后如何收拾孙校董及弄黄了魏家好几块地皮不提,另一边云又薇在校门口告别了父母,却没有跟着他们回家,而是来到了一处阴暗狭窄的胡同,敲响了其中一扇破旧的铁门。

    “看清楚这个女孩的脸,她在德兰上学,但我的目标不是她,而是经常和她在一起的一个少年。”

    她对着房间内那一堆小混混的领头人说道,手机里是夏秋果的照片,以及她在校长室等钱校长时,从他桌上文件中拍下的马拉松路线图。

    “这是到时候的比赛路线,他们两个不出意外都会黏在一起,你们想办法支开她,然后堵住那个男生,当我发出暗号时你们就拿刀刺他,记得不要太重。”

    “成,只要钱到位,是要他命还是半条命都给你办到。”领头人将嘴边叼着的烟按到了烟灰缸中,“不过至少得让我们看看另一个人的脸吧,要是认错了我们可不管。”

    “我没偷拍到他的照片,照片上的这女生只和两个男生玩,一个是我的目标,另一个行为举止跟女的没差别,你们一眼就能认出来。”

    云又薇想了想以前观察到的夏秋果的交友情况补充道,话语中不由得露出了浓浓对夏秋果的不屑。

    想当初她在十六岁的时候,身边早有追求者无数,哪跟夏秋果这黄毛丫头一样,身边除了张星回就只有个娘娘腔。

    况且张星回现在的身份只是个寄人篱下的小可怜,连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要不是母亲曾在一次聚会中不小心偷听到了那些人的对话,按照以前,就算张星回长得再不错,她也不会看一个贫困生一眼。

    在不了解张星回身世的情况下与对方交好,夏秋果还真是自甘堕落。

    但也是她好命,居然在无心插柳的情况下成了张星回在意的人,可惜这一切都将是她云又薇的了。

    “了解,等着我的好消息。”

    混混领头吹了声口哨,无视了云又薇带着嫌弃厌恶的眼神,乐滋滋地数起了云又薇带过来的定金。

    .

    【“你就是王大壮?”

    昏暗的巷口,一群流里流气的社会青年挡住了大壮的去路。

    “你们想干什么。”

    王大壮看着他们平静地说道,脸上没有丝毫惧意。

    无非就是再一顿的毒打而已,这种程度的痛苦他早就习惯。

    可没想这次他竟猜错了,指使着这几人找上他的幕后指使者似是不满足于单纯的折磨,而是想要他的命。

    正当大壮拼尽全力与几人缠斗在一起时,为首的混混手中忽的出现了一把短刀。

    闪着寒光的刀刃毫不犹豫地向大壮袭去,赤红着双眼的少年眼看着就要闪避不及,硬生生地挨下这一刀——

    可预期中的疼痛没有传来,一道熟悉的身影挡在了他的身前,是曾无数次试图向他表达善意却被他一次次拒绝的英语老师,xx!】

    “阿萤阿萤,快帮我想个一听就很温柔善良的网名,既要显示出我对恶势力的倔强不屈,又要展现我的柔弱美好,同时暗含我出身高贵的寓意。”

    写到一半突然卡在人名上的夏秋果戳了戳前桌的肩膀,果断选择向他人求助。

    “你要改胖鹅昵称吗。”祝阿萤转过来略思考了几秒,“爱新觉罗·纯莲。”

    夏秋果:“……”

    阿萤她怕不是也被人魂穿了。

    林园园听到对话,他从不会放过任何与学习无关的话题,迅速跟着转过来不屑吐槽道:“阿萤你这什么品位,秋果我给你想一个。”

    因好友的取名天分而陷入震惊的夏秋果听闻此言,默默地松了口气,原来不是她一个人觉得有问题,差点以为是自己跟不上这个世界的普遍审美。

    将最后的希望放到了林园园身上,她满怀期待地等着似乎是在认真思索而微微皱眉的好友二号开口。

    “以我一个直男的审美,我应该会希望我的梦中情人叫做……”

    夏秋果鼓励地点点头:“你说。”

    “散絡慲迗嘚櫻椛雨,四ni颏恠挖訫臟の噬嗳囙鳦。”

    “……”

    如果说沉默是徐志摩今晚的康桥,夏秋果想她的尴尬应该会是今年的丹昆特大桥。

    然而最尴尬的不是林园园的话,而是她竟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脑海中同步浮现出了相应的火星文文字。

    所以她该感动于非主流文化的崛起果真是二十一世纪历史进程中必不可少的一步吗,居然可以跨越两个时空的差距,跑来荼毒这个世界的青少年。

    “怎么样秋果,是不是非常符合你的要求。”林园园邀功道,“我想这就是语文老师说的没有一个字写着唯美,却字字透露着唯美吧。”

    “我求你别侮辱语文了。”

    祝阿萤轻蔑地嗤笑出声。

    “还是我的纯莲好听,莲花纯洁,纯表示纯洁。秋果听我的,换上我给你取的名,刚好和我一样两个字,可以当cp。”

    夏秋果沉默半晌,低头打开了胖鹅内备注阿萤的好友详细资料。

    【备注:阿萤(清茶)】

    敢情她们姐妹两一个白莲一个绿茶。

    实在不知该说什么来表达内心的复杂,夏秋果面无表情地伸出手,将仍在争论着究竟谁名字好听的两人推了回去。

    一个半斤一个八两,还不如她自己想。

    【刺眼的血迹像朵鲜红的花在她白裙子上绽开,大壮的泪水模糊了眼眶。

    “傻女人,你为何要这么做。”

    王大壮不可置信地问道,他以为自己的拒绝足以让她打消了靠近的念头。

    “因为……我是你的老师,我要保护你。”

    即使在疼痛中苍白了脸色,这个天使般的可人儿仍在努力微笑着。

    “记住,不要哭,他们会笑,别低头,皇冠会掉……”

    耗尽了所有力气说完这句话,她终可以放心地任由自己沉沉睡去。

    “不——”

    少年绝望地仰天长啸,雨水落进他的眼中化为血泪。】

    打下了最后一个字,自觉这次码字相当不容易的夏秋果干脆打开千度搜索,随意输入‘女生姓名’‘好听’之类的关键词,从里面随机找了个名字填上去。

    反正随便怎么找都比前面这两个逗比好。

    可她不会想到,在她按下发表键的一分钟后,据说是出校替老师们确认路线,实则借机去了暗街与下属们会和的张星回身边,陈兵放在桌上的手机倏地响起了一道短促铃声。

    那是终点网app的文章更新提示音。

    作者有话要说:  大壮:就以王大壮这个名字而言,我觉得你没资格嫌弃别人的取名审美

    果果:你确定?

    大壮:现在不确定了

    郑重声明:果果的狗血文笔不代表本人文笔,请小天使们不要误会,果果写的文和我没关系

    悄咪咪地放上昨天的加更

    再悄咪咪的逃掉去写晚上的六千字

    加更虽然迟了一点,但绝对不会缺席!

    信我【认真脸】

    (这是一句为了凑五行字而打的废话不用看,因为我是强迫症)

    ↑偷偷又上来改了个名字,小伙伴说圣莲没有纯莲听着有感觉

不谈恋爱就破产[穿书]网址:https://www.loveyuedu.com/yuedu/63939/29751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