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身世被揭穿之后

 热门推荐:
    “怎么了?”

    张星回本站在边上等夏秋果穿好衣服回教室,    可等到的却是急到团团转的小姑娘。

    “我的本子、本子不见了。”

    夏秋果将外套的里里外外都翻了个遍,也没见到不久前还躺在口袋里的小本子。

    当即她的内心就仿佛经历了一场晴天霹雳。

    其实笔记里虽然有她刚写出的细纲及以前打下的大纲,    但她毕竟是作者本人,    稍微回忆一下便可以重新写一份,    不需要如此着急。

    可问题是那个本子上还有着她的名字,要是被别人捡到,    岂不是马上就可以猜出她正在写这件事。

    现实爆马,    堪比将她公开处刑,让她以后还怎么在德兰做人。

    “别急,    我跟你一起。”

    张星回上前一起替她仔细在两块场地寻找着,然而直到第二节自习的预备铃声响起,那个巴掌大的笔记本仍未找到。

    “是很重要的东西吗。”

    眼见着夏秋果好不容易因投篮成功而开心不少的心情重新变得低沉,张星回的心里也染上了不知缘由的烦躁。

    “也不是……”夏秋果犹疑地摇摇头,“算了班长我们回去吧,外面太冷了。”

    连累张星回一起在外面挨冻,    她实在过意不去。

    话是这么说着,可回到教室后的一整节课,她整个人都闷闷不乐的不言不语。

    “秋果你怎么了,是有什么不开心吗。”

    前桌的祝阿萤很快注意到了后方异常的沉闷,转过来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啦,    就是掉了个东西。”夏秋果叹了口气,    “我过会儿就好了,园园去哪了。”

    “刚才隔壁班一起练习的一个女生摔倒,园园送她去医务室。”

    夏秋果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继续趴在桌上想着自己掉马后会遇到什么羞耻的情况,脑海中的剧情甚至进展到了原主的父母特地回国,质问她为何写男频还这么扑街的场景。

    “哎呀烦死了。”她越想越觉得生无可恋,忽的转过头对张星回说道,“班长,要是我不小心做了很丢人很丢人的事被别人发现,你一定不能嫌弃我。”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不如先给没发生的事打个预防针好了。

    “究竟什么丢人的事。”

    因为身边少女一晚上的低落,导致自己也跟着无法平静的张星回轻声问道。

    夏秋果纠结了半晌,决定自暴自弃地先告诉班长实话。

    班长这样正经的人一猜就知道不爱看,而且肯定会觉得她浪费时间,与其等他知道后教训自己,不如早点坦白好了。

    “咋说呢,班长你知道吗,我从小就爱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张星回微微点头,他早就发现小姑娘除了做作业的时候,一闲下来就找机会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时不时还会露出雀跃的笑容亦或是苦恼的神情。

    “所以我就偷偷写了本嘛,大纲写在本子里了,万一捡到的人去搜索怎么办。”夏秋果极小声地说道,又瞄了眼前桌的阿萤,像是生怕她听到的样子。

    不得不说她这副‘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你一人’的下意识动作,很大程度上取悦了张星回。

    “别怕,你写的内容是什么。”

    张星回拍了拍小姑娘的脑袋,不懂究竟是怎样的才会让她慌成这样。

    难道是言情?

    少年的眼神顿时警觉,就如同所有家长不喜欢看到自家孩子早恋一样,尽管他在十六岁时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孩子,事实也证明他确实有着超乎同龄人数倍的沉稳。

    可放在夏秋果身上,他却不能免俗地像其他家长般,担心自家孩子会与来历不明的男生交往。

    “是男主文啦。”夏秋果说起来还怪不好意思,不过这是她第一次鼓起勇气和他人分享自己的爱好,哪怕她仍在为了丢失的笔记本而难受,双眼中的神采却熠熠发光。

    “班长我之前不是还问你校花和老师哪个好吗,就是想给他弄个女主,在我的设定里,男主他从小——”

    “秋果秋果,这本子是不是你掉的。”

    就在夏秋果说的正起劲时,终于从医务室回来的林园园边叫她名字便从教室门口冲了进来,手上拿着的粉色本子正是让她犹豫了一整晚的源头。

    “园园!”

    夏秋果瞬间忘了自己在与张星回聊着天,她‘嗖’的一声站起冲到了林园园身边,高兴到极致甚至原地跳了几下。

    “你在哪捡到了,哇你怎么这么棒,你是上天拍到人间拯救世界的天使吗园园。”

    少女热情地围着年纪相仿男生不停夸赞的画面落入张星回眸中,竟有些说不出的般配。

    几秒前关于小姑娘早恋的猜测再次浮现。

    ‘啪——’

    他手中的笔断了。

    原本侧着身子准备向林园园搭话的祝阿萤听到声音身子一僵,眼神不由自主地飘向了身后大魔王冰冷的脸色,又迅速缩回了视线。

    完蛋了,林园园这傻子怎么还在和秋果说话,没看见班长的眼中满是杀气吗。

    事实证明林园园不仅没看到,甚至还在那不停吹嘘着自己见义勇为的事迹。

    “我本来想去篮球场那块给你,没想到刚走几步那女生就倒在了我面前,我一个男子汉怎么能见死不救呢,于是我立马背着她冲向了医务室,连气都不带喘的。”

    “哇——”夏秋果很给面子地鼓了鼓掌,“园园你真的好棒,要是学校哪天评比校园男神,我一定要给你投票。”

    此话一出,尽数听到耳中的祝阿萤连直视两人的勇气都没了。

    秋果这傻孩子究竟在说什么奇怪的话,知道的清楚她是在为了失而复得的本子而疯狂对林园园吹彩虹屁,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眼光有问题看上了林园园这个小娘炮呢。

    然而夏秋果丝毫没注意到好友传来的欲言又止的目光,她将失而复得的本子放在脸颊边蹭了好几下,才又蹦着回到了座位。

    “班长班长,我东西找到啦。”

    女孩的眸中满是欣喜,就跟刚才看向林园园时的神情一模一样。

    “我刚刚和你说到哪啦,说到我男主——”

    “做你的作业。”

    张星回听不出喜怒的话语打断了她的兴致勃勃。

    “诶?”夏秋果愣了一瞬,“可是我做好了呀,班长你听我说嘛。”

    “太闲的话就把今天教的英语课文背了,我回来默写。”

    张星回又一次拒绝了夏秋果,心底无端的怒气让他连陈兵先前教的‘对待孩子一定要耐心’这条准则都全数抛到脑后,寒着脸便站起身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教室。

    “怎么了嘛这是……”

    好久没有受到这种冷漠待遇的夏秋果鼓了鼓脸,内心悄然蔓延上的委屈比从前更甚。

    若是以前被张星回这般对待,她最多觉得郁闷,可是在她以为两人已经成了好朋友的现在遭遇这般态度,尽管她告诉自己班长肯定突然遇到了什么事才这样,却仍止不住酸涩。

    林园园注意到后桌两人的情况,纳闷地挠挠脑袋:“班长怎么看着有点生气,来,我继续和你们说我当时的英雄壮举。”

    “你说个屁。”

    不耐地白了毫无所知的罪魁祸首一天,祝阿萤拉着椅子坐到了好友的旁边,试图暗示她一些关于陈醋酿造的原理及常识。

    可没等打算采用迂回战术的她将话扯到正题上,手机里不断传来的震动使她不得不中止自己的教育计划。

    “阿萤你怎么啦。”

    尽管心头有着烦心事,可夏秋果还是注意到了好友陡然一变的神情,立即关心道。

    “没、没什么。”

    祝阿萤神色复杂地看了夏秋果一眼,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

    就在刚刚,她收到了别班朋友的消息,说是在校门口见到几个三中的学生围着张星回怒骂,而且还有个中年妇女躺在地上撒泼,嘴里不停说着关于张星回身世的污秽不堪的话。

    那人甚至还给她发了小视频证明了真伪。

    视频中的张星回表情漠然,如同看小丑般看着那几个闹事的人,随后班主任老王及其他老师很快赶到,将张星回与那个中年妇女请到了办公室。

    虽说她朋友是偷拍而显得像素并不是很清晰,但祝阿萤仍能看清老王严肃郑重的神情和他显然认识那个中年妇女的表情。

    朋友还在不停给她发着消息。

    【啧啧,真没想到张星回平时看着高高在上世家公子的样,原来是个父母双亡的特招生,说实话我早就看他那副假清高样不爽】

    【老师们是怎么想的,虽然张星回成绩不错,但他这种阶层以后只能为我们打工好吗,凭什么让他当学生会会长管我们】

    【阿萤你怎么不说话,我真是越想越生气,学校竟然让一个贫困生踩在我们头上,你能不能和你叔叔说声,让他把张星回赶出德兰】

    “阿萤?”夏秋果的脑袋朝祝阿萤手中的手机点了点,“你手机一直在提示,不回几句吗。”

    “啊?我、我这就回。”

    祝阿萤回过神,她抿着的唇角中流露出几分厌烦,回复的消息却中规中矩:【刚刚在做作业呢,你可别害我,我叔叔挺喜欢张星回的】

    或许这就是她身为祝家继承人的可悲之处,尽管内心向往着哪一天可以任由自己的喜好做事,可面对不喜之人时,连明着为朋友说句话都做不到,反要模棱两可地附和着对方的话,免得伤到了两家的关系。

    “阿萤……”

    夏秋果悄咪咪将脑袋靠在了好友肩上轻轻一蹭。

    “你是不是也不开心了,其实你可以和我说的呀,虽然我帮不上忙。”

    但似乎无论是阿萤还是班长,都从未有过需要她的时候,她不想成为一个连听朋友倾诉都无法做到的人。

    “真的没什么。”祝阿萤犹疑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等会儿你自己就会知道了。”

    据她朋友所说,当时他们美术社团的人正在校门口附近的小亭子里练习画夜景,估计所有人都见到了那个妇女在地上撒泼骂着张星回白眼狼的泼辣样。

    相信不出一会儿,整个德兰的校群年级群都会流传起这件事,并且很快传到三班内。

    夏秋果越发不解,既然等会儿会知道,为什么不干脆在现在就告诉她。

    然而看着阿萤思虑重重的脸,她终究没有继续追问,以免对方更加烦心。

    祝阿萤心里有事压着,很快便回到了自己位置心不在焉地看书。

    夏秋果则认命地小声背起了课文,她得在班长回来前背好才行,还有课文里新学的单词也得多加注意,不然默写的时候错了多糟糕。

    可直到第三节自习过去,到了该回宿舍睡觉的时候,张星回仍未回到座位。

    与此同时,似是她的错觉,周围的同学们总是有意无意地将目光落到班长的位置或是她身上。

    “阿萤,我有种不安的感觉怎么办,莫名其妙地觉得好慌呀。”

    她悄悄握住了阿萤的手,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祝阿萤知道夏秋果一直在忙着背书没看手机,所以没看到校群内关于张星回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几乎所有人都在冷嘲热讽或是吃瓜。

    她其实可以理解那些人的行为,要不是由于夏秋果的关系而与张星回熟稔了些,换做是她说不定也是同样的反应。

    毕竟无论是谁一直将某个人当成自己崇拜或嫉妒的目标,结果却发现那人长久以来的矜贵高冷都是假象,实际上只是一个父母不详、靠着奖学金才得以和他们一个学校的存在之后,都会觉得难以接受。

    要知道他们可是德兰的学生,生来就含着金汤勺,比普通人有着天差地别资源的各大家族继承人。

    他们的骄傲决不允许一个众人眼里的平民竟能比自己优秀,硬生生地压在他们的头上。

    但祝阿萤不知道该如何向与他们截然不同的夏秋果解释这些事。

    明明秋果是夏家的孩子,应该比她们更懂得人与人之间的不同,可她却可以去小吃街撸串,又毫不在意别人眼光地喝着街头几块钱一杯的廉价奶茶。

    “班长究竟在哪,你说我明天早上能见到他吗。”

    夏秋果不知友人心底的念头,她仍在想着没打招呼就不知所踪的张星回,甚至在开始考虑到宿舍之后给对方打电话的可能性。

    在她打定了主意之时,身边经过之人的讨论声勾去了她的心神——

    ‘你说张星回明天会不会回学校,都发生这种事了,是我就没脸回来,你们是没看见他和那女的一起离开时的狼狈样。’

    ‘谁知道呢,他都有脸装大少爷在学校里摆谱了,肯定会厚着脸皮继续蹭德兰的奖学金。’

    ‘也是,一想到我竟然在私下猜过他是哪家隐瞒身份出来历练的少爷,我就觉得恶心。’

    “他们说的……是班长?”

    少女瞬间失去血色的小脸让祝阿萤心生不忍,但她依旧狠下心点了点头。

    早点看清也好,总比在开窍后喜欢上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人,然后被家里强行拆散强。

    她已然在心底暗自唾骂了曾想撮合班长与好友的自己好几百回。

    然而祝阿萤并不知道,此时手脚发凉的夏秋果,她的惊慌并不是由于得知了张星回的身份,而是自从她意外听见了‘张哥’的话后,最为担忧的事终究发生了。

    夏秋果几乎是颤着手拿出手机,又打开了她屏蔽了消息的校群。

    迅速刷屏的那一堆不堪入目的聊天记录,在让她止不住为班长愤怒的同时,脑海深处最隐秘的那些记忆也被残忍的挖了出来——

    ‘星星是个坏小孩,不然为什么她没有爸爸妈妈。’

    ‘我不要和星星坐一起,她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

    ‘大家快来看,这就是福利院来的那个孤儿,我妈妈说孤儿就是没人要!’

    “秋果你没事吧,你别紧张,大家说不定只是一时生气才这么说。”祝阿萤看着好友越发苍白的脸色,急忙努力安慰着,“班长那么优秀,他们冷静下来就明白了,不会真对班长怎样的。”

    “是吗,这叫不怎样吗。”

    夏秋果拿起手机举在祝阿萤面前,群内的人已在讨论着如何联名上书校长,让他罢免张星回会长的职位,并且开除张星回。

    她甚至在其中看到了熟悉的三班同学的名字。

    她望了望四周不停从身边走过的认识或是不认识的同学,只觉得从未有过的寒意由心脏往四肢散发。

    这些此时脸上正带着灿烂笑容的同学,三班前一天还在起哄着有张星回在,年级第一就不会被别班夺走的同学,他们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呢。

    “为什么孤儿就要被欺负。”夏秋果喃喃道,“他们难道不想有个家,不想被爱吗。”

    “秋果?”

    “爸爸妈妈不要我,不是我的错啊。”

    虽然觉得夏秋果的话带着让她听不懂的古怪,可对方此时的状态更让祝阿萤担心。

    她无暇去思考好友话语中透露出的含义,只想伸手扶住对方回宿舍休息。

    然而夏秋果躲开了她的动作。

    “我要去找班长。”

    说完这句话后,她便头也不回地逆着人流,向着学校后门跑去。

    作者有话要说:  羞愧地爬上来更新,我觉得昨天的日万把我榨干了,先发一更,然后继续半夜码二更

    悄咪咪地征求一下小天使们意见

    大家是更喜欢我一次性码完发上来,还是到了固定时间,无论码了多少都先更新,然后继续二更剩下的

    我果然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码字five,,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不谈恋爱就破产[穿书]网址:https://www.loveyuedu.com/yuedu/63939/297512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