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觉得班长不行

 热门推荐:
    “徐哥徐哥我带朋友来啦。”

    夏秋果走到徐文彦的店里时呼吸已渐渐平复,    她很快便恢复了平日里的欢快模样。

    “怎么好久没见你,是学业太紧张了?”徐哥拿过来两瓶可乐放在她们桌上,    “我记得这小姑娘,    上次跟你来过一次。”

    “徐哥好。”

    祝阿萤怯怯地打着招呼。

    虽说她的性格与文静外表全然相反,    有着与德兰那堆规矩繁多的大小姐们完全不同的胆大肆意,可当她见到徐哥手上的花臂时,    仍下意识地心里一哆嗦。

    却又忍不住偷偷地将眼神往对方的手上瞄。

    徐文彦心里一乐,    果然夏秋果这小丫头的朋友都跟她一样有意思,一点儿都不像他从前见惯了的那些世家千金。

    “今天吃点啥,    哥给你们打折。”

    “我还是那几样,阿萤你呢。”夏秋果指了指墙上贴着的陈旧菜单。

    “我吗……”祝阿萤努力将注意力从徐文彦身上移开,可等她将视线一转向菜单后,便跟黏在上面似的两眼放光,眼中再也没有徐文彦的身影,“我要羊肉串金针菇五花肉鸡翅鸡胗铁板章鱼!”

    夏秋果一口可乐差点没呛着:“阿萤你说话能不能喘点气,    我都听急了。”

    “我这不是太开心了嘛。”祝阿萤又变成了有外人在时腼腆羞涩的模样,“拜托你了徐哥。”

    “成,你们稍等。”

    徐文彦脸上的笑意更深,在本子上记好单后,走到了冰柜前取出食材。

    “徐哥速度超快,    等会儿就可以吃了。”夏秋果伸出手在扔盯着菜单不放的好友眼前挥了挥,    “别看啦,等会儿吃完再打包点带回去呗。”

    “算了吧。”祝阿萤丧气道,“我爸妈管的可严了,    虽然回家晚,但是家里佣人见到了肯定得和他们告状。”

    “真是的,我都十六岁高中了,为什么还老是把我当孩子。”

    夏秋果看着阿萤脸上的抱怨,心底却划过几分隐秘的羡慕。

    她多想也有个人管着自己,无论多大也将她当成个孩子揣在怀里舍不得放下。

    祝阿萤还在不满地嘟囔着对自家父母的不满之处,处于情绪中的她没有发现身边友人的目光向往又难过。

    恰在此时,一道突如其来的身影坐到了她两的对面,打断了夏秋果的思绪。

    “不介意拼个桌吧。”

    秦野征求着意见,坐下的动作却丁点不带客气。

    他身后的同伴也跟着附和:“就是,不介意我们——”

    “你们几个滚到后面。”秦野冷声说道,可双眸一直紧紧注视着对面的夏秋果,没看手下一眼。

    几个流里流气的少年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认命地在隔壁桌子坐下。

    得,自家老大好不容易放弃了牧雨柔那个又倔脾气又臭的女人,他们一定乖乖配合。

    祝阿萤疑惑地看了秦野一眼,小声附在夏秋果耳边问道:“你认识?”

    “不认识呀。”夏秋果同样小小声地回答,“没事,我们换个位置,有徐哥在呢。”

    眼见着面前两个女孩提起书包就要站起,即便对面放低了声音也听到了所有内容的秦野额角青筋一跳。

    “我是秦野,上次被你抢了女朋友的那个。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

    秦野此话一出,不但夏秋果立马想起了他为何如此眼熟,一旁的祝阿萤与隔壁的众小弟更是一脸不可思议。

    尤其是祝阿萤的表情最为愤慨:“好啊你夏秋果,难怪你老是对班长无动于衷,原来是在外面偷偷勾搭妹子。那女的长啥样,有我好看吗,就算你性取向跟别人不一样,不也应该先对我下手吗。”

    女生的胜负欲总是会体现在莫名其妙的地方。

    “你别听他乱说。”夏秋果气的坐在位置上一跺脚,“是意外而已。”

    “然后意外地扑到我女朋友怀里还和她亲上?”秦野冷笑道。

    “好啊你,还扑人家怀里。”祝阿萤的语气瞬间更酸了。

    “哎呀不是那样的。”夏秋果急到不知如何解释,只能自以为凶狠地瞪了秦野一眼,“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乱说话,快离我们远点,我们不认识你。”

    哟,生气了?

    秦野挑挑眉:“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该生气的人是我吧,女朋友当着我面亲了别人。”

    “她不是你女朋友了!”顾不得阿萤愈发不满的神色,夏秋果气呼呼地反驳,“她都说了要和你分手,明明是你自己在外面乱勾搭女生才把她气走,竟然还好意思去骚扰人家。”

    祝阿萤听到这总算捋清了些人物关系,原本只是佯装作生气故意逗好友的她,看向秦野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真切的鄙夷。

    虽不认识秋果口中那位女生,但并不妨碍她与其一起同仇敌忾。

    无论什么情况,出轨的男生都该下地狱。

    秦野唇角一僵,没想到这丫头听到了他和牧雨柔上次吵架时说的话。随后又不出意料地听到了隔壁手下们偷偷摸摸的窃窃私语,还以为他听不见。

    ‘卧槽,原来牧校花是因为这个才跟秦哥分手的,秦哥禽兽啊。’

    ‘就是,我刚才还在说牧雨柔给脸不要脸,被秦哥惯得脾气太大,没想到啊没想到,换我也得分。’

    ‘算了别说了,这都是秦哥的私事我们不好多加评判。’

    听到这,秦野的脸色总算好看了点,可他才舒坦了半秒,那人又继续说道。

    ‘再怎么人渣又能怎么办呢,自己挑的老大又不能退货。’

    “你们几个。”他咬牙切齿地起身,大力在隔壁桌上一拍,“我太久没教训你们皮痒了是吗,牧雨柔的气话也能信,我只把那个女生当妹妹。”

    “噫——”

    小弟们刚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信服地点点头,后面的两个女生又传来了嫌弃的嘘声。

    “以为自己贾宝玉呢,那么多好妹妹。”

    夏秋果虽然没有恋爱过,但是阅览无数,知道那些渣男和绿茶小三们最喜欢用哥哥妹妹的借口搞暧昧,心中对秦野的印象简直降至冰点。

    这个世界同样有着《红楼梦》,祝阿萤马上秒懂了夏秋果的比喻,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就是,难怪我妈老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把我爸管的可严了。那么想要妹妹,干嘛不让爸妈再生一个,非要去外面认。”

    “你们两个……”

    眼见着同伴们的态度再次随着夏秋果两人的话语改变,秦野只觉得自己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其实清楚对方与牧雨柔并不认识,上次只是意外才会被牧雨柔拉住作为气他的工具。

    本想着来逗逗这个德兰的乖宝宝,没想到却被对方惹得在手下眼里落个渣男的名声。

    最要命的是,以他阅人无数的眼光来看,这小崽子旁边的女生虽说带了几分故意气他的意味,但这崽子却是完全的真情实感,没有任何假装的成分。

    想到这,他怒急之下竟觉得有点好玩,忍不住生出几分愉悦。

    “我们两个怎样。”

    祝阿萤立即警觉,拿起手机就要将还在德兰门口等她的保镖叫过来。

    夏秋果见到好友这动作倒是没有担心,因为她知道徐哥似乎是个练家子,且在这条街上的地位不低。

    于是她张口就想喊来徐文彦告状。

    可没想她尚未开口,阿萤的电话也未拨出,越想越觉得夏秋果有趣的秦野便倏地展开了笑容,整个人的气势一变。

    “我只是想说,难得在这看到你们德兰的好学生,这顿饭我请了怎么样,就当做刚才逗你们的歉意。”

    歉意?

    夏秋果迷茫地看着秦野不似作假的模样,不懂他为何突然之间改变态度。

    就在她警惕地想要拒绝之时,一道略微耳熟的女声忽然从不远处传来,更有着与上次见到时相同的愤怒。

    “秦野你个垃圾,连德兰的好学生都不放过——”

    牧雨柔咬牙喊着,她远远看到了夏秋果,心中一喜,正想要过来打个招呼,结果却发现坐在夏秋果对面的那个背影分外眼熟。

    加上祝阿萤的一脸紧张,她马上想到了夏秋果她们正在被秦野欺负,顿时气上心头大步跑过来。

    紧接着在所有人尚未反应过来之时,一道响亮的耳光便落在了秦野脸上。

    “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动人家一根寒毛。”

    女孩张着手臂大无畏地挡在了夏秋果身前,夏秋果愣愣地一眨眼,心头油然升起一股奇妙的熟悉感。

    究竟在哪见过呢,这个画面……

    “牧雨柔你疯了。”

    秦野捂着脸,双眼迅速变得赤红。

    “我真是把你惯得太厉害,让你不知道自己姓谁名谁。”

    同时秦野身后那几个本在看热闹的不良少年紧跟着站起,目光不善地盯着牧雨柔。

    完了——

    夏秋果与祝阿萤对视一眼,清楚地看清了彼此眸中默契的想法。

    “这位学、学姐。”

    一时半会儿不知道怎么叫人,夏秋果情急之下忙扯了个大致不会出错的称呼,上前挽着牧雨柔的胳膊将她往后带。

    “你误会了,学长他没有欺负人,我们正在聊天呢。”

    尽管不喜秦野,有徐哥在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但是牧雨柔先打了人,她们就不占理了。

    若是秦野欺负她们,她尚好意思跟徐哥告状,可现在这情况更像是她们先行挑衅,而且秦野才是受害人,她怎么有脸让徐哥掺和进来。

    气氛一时之间陷入了僵持。

    “怎么我才进去一会儿,你们这又闹起来了?”徐哥端着烤好的串走出,映入眼帘地却是几个男生在与三个女孩互相对峙着的场景。

    不说女生那方人数明显地少上许多,尤其其中两个还是他眼里分外乖巧的好孩子,徐文彦的心当即就偏到了一边。

    “小野你干嘛呢,和雨柔又吵起来了?要吵滚远点,别吓着我们家小果子和她朋友。”

    小野?

    夏秋果与祝阿萤对视一眼,松开了牧雨柔的手,看向徐文彦。

    “徐哥你们认识呀。”

    “可不是。”徐文彦将餐盘放到桌上,冲着秦野嗤笑一声,“咋还没哄好雨柔,捂着脸干嘛,别是被人家小姑娘打了吧。”

    “徐哥!”

    秦野脸色极差地低喊了一声,没有反驳。

    这下徐文彦倒尴尬了,没想到自己一时嘴欠还真说中了事,当下用极不赞同的目光看向了牧雨柔。

    “真服了你们两,分分合合几十遍了也不安生,还是我家小风好,打架厉害又不早恋。”

    “风哥那是不正常。”秦野轻声吐槽道,“徐哥你现在高兴,过几年就该气他不开窍了。”

    “说什么呢你。”徐文彦一拍秦野的脑门。

    夏秋果惊讶发现,方才无论是在手下还是在她们面前狂傲到不行的秦野,在徐哥面前竟然乖得跟个小绵羊一般。

    不过夏秋果和祝阿萤对此间缘由并不关心,她们俩一见秦野和牧雨柔暂时不会打起来,便没心没肺地重新坐下撸起了串。

    顺带欣赏着徐文彦教训秦野与牧雨柔两人的画面,跟看反转剧似的在一旁乐得不行。

    “你们两还笑。”

    等到徐哥回厨房后,秦野没好气地瞪了眼夏秋果,回到了小弟那桌坐下,不再骚扰两人。

    也怪他光想着来找夏秋果找找场子,过个口舌之快以解牧雨柔带给他的气,却忽略了这是徐哥的店。

    换做其他人徐哥或许不会多管,只要不在店里打起来就好,没想到她们还和徐哥认识,并且看着关系不错。

    牧雨柔看了秦野一眼,明白了打错人的她心里同样怪尴尬,可即便如此,那一巴掌仍不能抵消她如今对秦野这个前男友的厌恶。

    要不是他自己作,整天做些不正经的事,她怎么会产生误会。

    这么安慰好自己后,牧雨柔哼了一声,自来熟地背对着秦野坐到了夏秋果的对面。

    “抱歉,刚刚吓到你们两了。”她对着两人说道,又看向了夏秋果,“还有上次在图书馆也是,我叫牧雨柔,你呢。”

    “我是夏秋果,这是我的朋友阿萤。”

    祝阿萤随意地点点头,权当打了个招呼。

    她可不像自家傻孩子,傻乎乎地对牧雨柔都能有好脸色。

    虽说尚不了解秋果与牧雨柔上次的事情是如何发展,可从徐哥的话语中流露出,这个叫牧雨柔的女生与秦野已经不知道分手又和好了几百次。

    敢情他们两个吵架打架都是闹着玩呢,那干嘛要牵扯旁人下水。亏秋果她还认真地为牧雨柔生气,而她则认真地觉得秦野是个渣男。

    牧雨柔被称为三中校花,那么经历过的来自同性的敌意自然不少。

    不过她并不在意祝阿萤的态度,反正她厚着脸皮坐在这只有一个目标——

    那便是夏秋果。

    “我们见了这么多次面算是有缘,要不我们加个胖鹅怎么样。”她笑语晏晏地说道,“这样以后还可以约在这一起吃东西。”

    夏秋果正沉浸在徐哥的完美手艺之中,听到这话没有多想便要点头答应,却猛地被祝阿萤在桌下踢了一脚。

    好在这次的她忽然智商上线,没像以往任何一次那般无视了阿萤的暗示。

    于是她尽管不好意思开口,但仍红着脸以自己没有胖鹅的借口拒绝了牧雨柔。

    听到这极为敷衍借口的牧雨柔没有多说什么,只状似漫不经心地瞄了祝阿萤一眼,脸上的笑意中透出几分难以形容的微妙,明白了自己不受欢迎事实的她没过一会儿便离开了。

    “你以后不许理那个女生,知道吗。”

    撸完串往回走的路上,祝阿萤再三叮嘱着。那女的别以为自己看不出她的敌意,都是活了千年的老狐狸,在她眼前玩什么聊斋呢

    “怎么你也这么说。”揉了揉自己微涨的小肚子,夏秋果有些纳闷。

    “还有谁也这么说了?”祝阿萤犀利地抠到了友人话语中的字眼。

    “班长呀。”夏秋果叹了口气,“他跟你一样,刚见人家一次面就让我离她远点,还好你刚才提醒我了,不然我要是真忘了班长的话加她好友,班长还不知道怎么生气呢。”

    她倒不会像别人那般,身边人越说不让做什么,她就偏要做。

    也不会自认为看不出牧雨柔没问题,就答应与她做朋友。

    比起牧雨柔这样刚认识的人,她自然是选择相信班长与阿萤的话,更何况只是不与牧雨柔接触而已,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要求。

    “看来班长跟我所见略同,看吧,我们聪明的人想法都是一样的。”祝阿萤点了点夏秋果的额头,“你长点心吧。”

    “知道啦祝妈妈。”夏秋果皱了皱鼻子,与阿萤各自上了自家司机开来的车准备回家。

    .

    十二月初的天气已然转凉,德兰学生们大都换上了更为厚实的秋冬校服。

    尤其是夏秋果,她因刚出生不久就扔在福利院门口冻坏了身体,天气一凉手脚就比别人冷的厉害,没想到换了个世界仍有这个毛病,按理说原主在千娇万宠中长大,不该有着一样的病根才对。

    说来奇怪,不管是身体的过敏源,还是各种奇奇怪怪的小习惯,这个身体都与她穿越前一模一样。

    正当夏秋果缩成一团趴在桌上不想动弹时,一罐热乎乎的牛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班长!”她惊喜地抬头,“你刚刚不是有事出去了吗,原来是为我买牛奶。”

    “快喝了。”张星回没有正面回应她的问题,将东西放下后便在位置上拿出手机,不知道又在与谁聊天,他最近似乎一直很忙的样子。

    夏秋果没在意对方的冷淡,她知道班长只是面冷心热。

    换做哪怕一个月前,她都不会说出刚才那般自作多情的话,甚至会怀疑对方的好意是否藏着什么坑人的陷阱。

    可到了现在,她已可以极为自然地将其说出口,然后心安理得地接过打开包装小口喝着。

    “好喝!”

    牛奶方一入口,夏秋果圆润的双眸便亮晶晶的,转过身一动不动地看着同桌的张星回。

    “班长你这牛奶哪来的呀,我都没在学校里见过,能不能给我个地址,我也去那买。”

    她看了眼盒身的包装,上面却空无一字,简单到不行。

    “朋友给的。”张星回头也不抬地淡淡道,自顾自忙着手里的工作。

    “那你能不能问问你朋——”

    “就这么喜欢喝?”实在被小姑娘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缠得没办法,张星回停下手中的动作,抬眼似笑非笑地望了她一眼。

    “很喜欢很喜欢,比旺仔还好喝呢。”夏秋果乖乖地点头承认,黑溜溜的杏眼满是无辜地眨巴着。

    换做以前见到对方这神情,夏秋果说不定迅速反口,生怕对方生气。

    然而她也不知为何,竟在短短时间内胆子变得超大,似乎是自从上次不小心发错文件,班长却没有说她之后。

    “那就好好表现。”张星回重新看回了手机,口中却无奈说道,“只要你表现好,我天天给你买。”

    “一言为定!”

    夏秋果喝完了牛奶,只觉得全身上下都温暖了不少,立刻一改先前的颓废,拿起笔翻开练习册。

    听着耳边的动静,神色漠然的少年稍稍抬了一瞬唇角,满意地在手机上发送了几个字。

    另一边,刚为大老板送完牛奶,正在往回去路上赶着的陈兵,忽的在工作群中看见了自己奖金翻倍的消息。

    霎时间,手机在来自同事们的私聊下震个不停,全都在打听他的升职秘诀。

    陈兵思索许久,郑重地发送给他们一本《育儿方针》。

    视角回到三班教室内。

    “同学们快停一下手上的动作,都先静一静。”

    班主任老王红光满面地走进教室,拿手中的教案用力拍了拍讲台,成功吸引了所有学生的注意力。

    “大家听我说,因为学校想要评比国内先进高校,过几天会有领导过来视察,所以校方决定在那几天开展一个冬季运动会,让上面好好领略一下我们德兰学生的风采,有人想要参加吗。”

    教室里一片寂静。

    老王鼓舞的笑容僵在脸上。

    “你们是太高兴了吗,那我再问一遍,有没有人想要报名?”

    同学们果断不约而同地低下头继续着手上的作业,没有作业的也强行拿了本练习册装模作样,丝毫不理会老王的受伤眼神。

    “好啊你们,平时一个个吃饭那么积极,怎么一遇到需要用力气的时候就当缩头乌龟。”

    眼看着自家学生们仍在装疯卖傻不主动报名,老王想到上次运动会时,自己被一班班主任拿着叠奖状秀了一脸的惨状,狠下心咬牙道:“既然大家都不报名,老师也不愿意逼你们。”

    “不过学校规定每个班必须参加,老师没办法只能随机安排项目了。要是到时你们分到了什么四千米八千米长跑的项目,可别怪老师狠心。”

    老王话音未落,只见方才还在埋头假装有事的熊孩子们,瞬时高高地举起了手,热情高昂到与一分钟前判若两人。

    “班长阿萤,你们要报什么项目呀。”

    夏秋果去老师那领了报名表,与祝阿萤一起研究着什么项目既不累,又可以很快结束,避免在其他同学面前过长时间的丢人现眼。

    “哎,垒球和铁饼都不错。”祝阿萤唉声叹气道,“但是垒球有人报了,我以前扔铁饼差点削掉老师头皮,我有心理阴影。”

    “该有心理阴影的是那倒霉老师吧。”林园园凑了过来,“老王说要是没人报名八千米的话,就从班干部里面抽一个参加,反正我是安全了,阿萤你这个学习委员看着办吧。”

    “凭什么是我,万一是班长呢。”祝阿萤迅速反驳。

    刚说完她又觉得不对,悄咪咪抬眼瞥了一下张星回,见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话语才松了口气。

    哪知张星回没有在意,夏秋果却不高兴了。

    “不行,不能让班长参加,八千米多累呀。”

    听到这话,原本不打算参与话题的张星回抬起了头,饶有兴致地打算听听小姑娘接下来的话。

    “班长那么瘦弱,而且平时都在读书不太运动,跑八千米肯定不行,要是老王让班长参加,我就去抗议!”

    作者有话要说:  夏秋果:不能让班长参加!

    大壮内心:立刻提高警觉听听崽子如何我关心我

    夏秋果:我觉得班长不行,他不行!

    大壮:……

    对不起我好唠叨,我又来求预收收藏了oyz,挣扎好久决定先开精分再开发芽,我和不谈恋爱就xx杠到底了

    《不谈恋爱就精分》

    文案:

    我叫苏小云,是一本真假千金文里的炮灰真千金

    按照既定命运,我本该在幼时与将我从垃圾场捡回的哥哥相依为命,然后在十八岁那天意外车祸

    接着哥哥成为植物人昏迷不醒,而我则被接回亲生父母家,成为假千金的惨烈对比

    后来我在嫉妒之下疯狂陷害假千金,因此害的哥哥被假千金的追求者报复身亡

    于是心如死灰的我自杀在哥哥坟前,落个惨淡收场

    但——

    这只是我的原先命运

    .

    事实上十八岁的我对一切都浑然不知,只知道在车祸那天,毫发无伤的我被哥哥身后突然出现的三对黑色羽翼吓晕了过去

    等到醒来之后,我就突然多了堆暗黑魔王哥哥、无情剑尊哥哥、落魄才子哥哥、帝国元帅哥哥,甚至还有个光明神哥哥

    虽然都是他自己精分出来的

    乐观小可爱女主x精分妹控主神男主

    【高亮】没有血缘关系!不同的户口本!,,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不谈恋爱就破产[穿书]网址:https://www.loveyuedu.com/yuedu/63939/297512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