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逻辑鬼才祝阿萤

 热门推荐:
    专心做着题目的夏秋果不知道教室后方产生的人员变动,尽管是个学渣,也要努力将自己的试卷全部填满才行,更何况她这次竟然提前复习过这么多相同的知识点,要是交了白卷,简直对不起班长的好心补习。

    可是她没发现,在她不注意的时候,云又薇悄悄来到了她的身后。

    看见夏秋果一旁写满公式的草稿纸,云又薇的面上先是划过几分嘲笑,她明白夏秋果的套路。

    无非就是平时上课听讲太少,知识储备量又不多,所以在考试前便努力将自己会的丁点皮毛先写出来,接着这些公式随便套到题目中,尽管答案基本都是错误,但表面上至少看着是在认真做题。

    可当她走完一圈,大致明白了考试内容后,她再次走到夏秋果身边看其默写出的公式,神情便有些古怪且蠢蠢欲动了。

    但她没有在当下多说什么,而是假装无事发生地回到位置,只有眼神藏不住心思,时不时地瞟向夏秋果,还夹杂着不少等着看好戏的期待。

    .

    “太快乐了吧,老王居然开窍带我们出来玩了——”

    夏秋果躺倒在柔软的草地,丝毫不在意身上价格昂贵的校服瞬间沾上不少草屑,与同样陪她疯闹的祝阿萤一起望着天上看星星。

    连续在考场折腾了两三天,接着又心急火燎地等着成绩,同学们都有点身心疲惫。

    老王看在眼里,在成绩出来后,总是恨不得学生们无时无刻不在做题的他竟然主动给奥数小组放了假,又亲自带三班学生到操场上好好放松。

    其他同学们要么打球要么围成一团聊天,可夏秋果和除了同桌及前后桌以外的人关系都不太熟,再加上今晚的夜空难得地可以看见星河,便干脆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躺着了。

    “哎,真的好久没看到星空,我们那一到晚上,连最亮的长庚星都见不到的,这里也太好了。”

    夏秋果不厌其烦地拿手指隔空点着天上的星子,眸中写满怀念。

    她从小就喜欢看星星,在尚未有‘夏秋果’这个正式名字、且仍在福利院生活的时候,她的小名便叫做星星。

    因此她对星空有种特别的情感,无论是心情好坏,都习惯看看星空使自己平静。

    可惜在她原来的世界,由于环境污染过于严重,别说星星,就连月亮有时都朦朦胧胧的。

    “你们那?”祝阿萤迅速抓住了重点,“你是说自己老家吗。”

    一旁安静看着手机不知道在与人聊些什么的张星回也看了她一眼,眼神含义不明。

    夏秋果心虚了一瞬,默默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小嘴巴,竟然在不经意间差点透露自己和原主的不同之处,还好没说什么重要的事,而且阿萤自己便擅长脑补,可以凭着脑补就为她找一个合理的解释。

    “对,就是老家。”她尴尬地点点头,决定迅速转移话题,免得露出马脚,“对了阿萤,这次考试的时候,化学倒数第二道题你们是怎么解的,我都要被题目弄晕了。”

    这话倒是真的,不是随便乱扯的理由。

    主要是那题目跟个套娃似的,想求出问题的答案就必须从已知条件中求出a,然后靠着a求出b,接着用b求出c,直到defgh。

    夏秋果一看到题目就整个人晕乎乎,怎么可能耐心去做这个大题,于是很果断地放弃了这道题的分数,选择继续先解其他几题。

    虽说真实原因是她才在草稿上演算到一半便被老师强行收卷,但说自己主动放弃了分数什么的总归比较体面。

    “不会吧秋果。”祝阿萤挤眉弄眼地开着夏秋果的玩笑,“你竟然会主动提考试,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想听到这个词了。”

    “去你的,我不想听到有什么用,老王不是照样给我们安排考试。”

    夏秋果已然看透了自己作为一个学生该有的命运,叹了口气后,目光转向坐在一旁莫名沉默的张星回。

    “班长,你是什么星座的呀。”

    她问了个大部分女生都很感兴趣的话题。

    哪知张星回自顾自看着手机,极为敷衍地抛了句不知道。

    “怎么可能嘛。”夏秋果由双手放在脑袋后垫着的动作改为侧着身子单手托脑袋,“要不班长你告诉我生日,我来替你看看是什么座。”

    “就是呀班长,给秋果一个报答你的机会嘛。”

    祝阿萤火速凑上来嘿嘿一笑,她是知道张星回为夏秋果补习的事的,因此心里头那个早就坚信的猜测现在更是深信不疑。

    “也顺便让我查一下班长你和什么座的女生更相配呗。”

    张星回被两个熊崽子缠得没办法,关掉手机屏幕漠然回答道:“只要不是水做的就行。”

    一听就是随口应付的话语,祝阿萤却在心中迅速列出了等式:

    不是水做的=不爱哭=爱笑=自家傻孩子夏秋果。

    班长这话四舍五入不就是表白,再四舍五入不就是求婚了吗!

    作为后桌两人cp粉的祝阿萤再次磕到了糖,一脸甜到荡漾的姨母笑。

    夏秋果可不知道损友心里的弯弯道道,经过张星回百分百押题正确的震撼,又多亏对方自己才能在这次考试中超常发挥,甚至进了年纪前百,她现在简直将对方的话都奉为圣旨。

    尽管前一百对三班学生来说只是正常水平,因为重点班一到三班加起来恰好一百个人左右,可是对夏秋果来说简直像是吊车尾逆袭上清华般的励志。

    虽说是押了题才得到的结果……

    但她第一次尝到考出好成绩那一瞬间的幸福感,当即便下定决心,一定要加倍努力的学习,在下一次考试中用自己的真材实料考出成绩,而不是通过押题来获得虚假繁荣。

    毕竟她不可能一直依靠着押题来考试,万一这次只是运气好,下次便失手了呢。

    可无论怎么说,张星回都是救了自己一命的大恩人,她急忙附和道:“不愧是班长,品味真好,我也最烦哭哭啼啼的女孩子了,哭能解决问题吗,可笑!”

    听到这话的祝阿萤立马嫌弃地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情绪一激动就会红眼眶的那个爱哭鬼究竟是谁,连自己都骂,夏秋果果然是个狠人。

    但她喜欢。

    想来张星回也有着与她同样的想法,他原本看不透情绪的表情中浮出些戏谑,似笑非笑地看了夏秋果一眼。

    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玩的事一般。

    夏秋果被他们两个的眼神弄得莫名其妙,干嘛这么看她,搞得她在骂自己一样。

    “你们两个这是什——”

    “秋果秋果,王老师让你去办公室一趟。”

    正当夏秋果气呼呼地想要控诉他们的反应过于伤人时,林园园匆匆忙忙地从操场边上跑到中央的草地位置,边气喘吁吁边着急地说道:

    “秋果你小心点,我看好多老师都围在了办公室里,还听到云老师说什么作弊、证据确凿之类的。”

    “作弊?他们是在说别人吧,园园你别担心啦。班长阿萤,我先去老师那一趟呀。”

    夏秋果爬起来拍了拍身上沾着的草,半点没觉得林园园说的事与自己有关系。

    虽然班长押的公式和背诵重点很精准,但并不是给她押同类型的题目,让她无脑地将解题过程背下来套用。

    她是真的熬了好几个夜晚,下课都争分夺秒地将她所有教辅里有关这些公式的题目全做了一遍,才能在短时间内理解这些公式,并在考试时那些没做过的题目中仍能灵活运用。

    张星回就好比授人以渔的老师,将正确的工具告知了她,避免了她多带一些暂时用不到的器具徒增劳累,可是怎么学会用这个工具,并且将这个工具用好,便只能靠她自己的本事。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啊啊在电脑前码着字睡着了害,还好我及时醒来坚强码字

    但是真的太困啦抱歉各位小天使,稍微稍微少了个一点点字,明天补个大肥章么么

    说起来今天和朋友聊天

    我:我好累,我不仅要码字,还要替夏秋果码字

    朋友:你个套娃

    太真实了害

    我个套娃

    真羡慕夏秋果有我替她码字,,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不谈恋爱就破产[穿书]网址:https://www.loveyuedu.com/yuedu/63939/29718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