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正是处理完了那五名修行者,赶来的陈泽海夫妇。

    “老爷,这......他们莫不是跑了?”

    徐美兰望了一眼这具死不瞑目的尸体之后,不确定的道。

    方才,她夫妇二人,就是感应到了传送卷轴的气息,才赶紧了事追了过来。

    谁知还是晚了一步。

    这里,已经失去了陆羽一行人的气息。

    “我就知道,那个姓陆的小子,肯定是居心不良,老爷,我们是不是被利用了......”

    对此,徐美兰似是有些气恨难平。

    陈泽海摇了摇头,随后走了近了面前这名,已经死去了的剑宗弟子的尸体。

    接着他抬手,轻轻一招,一件物事,就飞入了他的手中。

    徐美兰霍然就瞪大了眼,说道,“老爷,这是......”

    “这是他留给我们的传送卷轴......”陈泽海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物事,笑道。

    ......

    白芒一闪。

    那名年长的剑宗弟子,现出了身形。

    望着眼前熟悉的景色,他不由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回来了,总算......

    不过,他好像并没看到,此时正站在他身侧,冷冷地盯着他的五道人影。

    借着这剑宗弟子的传送卷轴,陆羽一行五人,也跟着来到了这里,如果所料不差,这,就是剑宗的隐世之地。

    陆羽不是不等陈泽海夫妇,而是当时事急从权,见这剑宗弟子要利用传送卷轴逃离,他干脆将计就计。

    而在离去之前,他也留下了一个传送卷轴,在那名死去的剑宗弟子身旁。

    陈泽海夫妇,亦可在他们离去之后,利用那个传送卷轴赶来。

    这名剑宗弟子小心翼翼地环顾了一眼,随即整理了一下颇有几分狼狈的外表,就闪身离开了原地。

    陆羽等人并未跟上。

    到了这里,他不怕再找不到剑宗,而在此时,他也已隐隐感应到了几道属于第七步的气息。

    上官飞雪像是洞悉了陆羽的想法,遂一挥手,便就布下了一道屏障。

    他们还在等,等着陈泽海夫妇的到来。

    这,恐怕已是剑宗的地盘,这道屏障,非常有必要。

    起码,屏障布下,暂时就无需担心,提前被剑宗强者发现。

    望着那名急速远去的剑宗弟子的身影,汪炎晨的目中,闪过了一抹不解。

    “师傅,这剑宗难道......不是修行正统?”他问。

    毕竟,方才他亲眼见到了同门相残的一幕。

    于贺一愣,随即就长长地叹了口气,“这.....唉......”

    汪炎晨提出的问题,着实是让他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他曾经的经历,与之并无太大不同。

    “他们是修行正统。”这时,陆羽开了口。

    “可是......”

    尽管汪炎晨的心中,也大概是有了答案,但是听到陆羽如此说法,还是感到难以接受。

    陆羽咧嘴一笑,说道,“哪里有什么可是,弱肉强食,强者生存,这,就是修行界。”

    听罢,汪炎晨凛然。

    只因他突然想起,在神刀门所见于贺种种,同样是想起了,他还在风蚩国的时候,自己的亲身经历。

    未等他细想,他就看到了陆羽掏出了一件物事,扔了出去。

    接着,那件物事就泛起了白芒,继而白芒消失,陈泽海夫妇就这么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夫妇二人,终是通过传送卷轴赶来了。

    陆羽轻轻地挑了挑眉,抱拳说道,“陈前辈,陈夫人。”

    除了上官飞雪,其余人等,也是同样抱拳,示之以礼。

    陈泽海点了点头,在环顾一眼之后,接而就望向陆羽问道,“陆贤侄,这就是剑宗?”

    “陈前辈,如果我所料不差,我们已经到了剑宗的山门之外。”

    “如此,我们就进去吧......”

    “陈前辈,这可能有些不妥。”陆羽抱拳又道。

    然后,他不动声色地与上官飞雪交换了一个眼神。

    在这夫妇二人现身之时,他又感应到其身上,有着一股未曾彻底散去的杀气。

    也就是说,在他们跟着那名剑宗弟子前来之际,他们又杀了人,而那五名修行者,怕是早已一命归西。

    当然,这与他无关。

    他之所以带着这夫妇二人,来到这剑宗的势力范围,主要是他鬼使神差地听从上官飞雪的建议。

    “为何?”陈泽海不由一愣。

    “陈前辈可能忘了,这剑宗是隐世宗门,我们贸然进入,怕是会引起误会。”陆羽直视着陈泽海,继续说道,“因此,我们最好先想个妥善的理由。”

    “理由?”

    听得陆羽这么一说,陈泽海就沉吟了起来。

    修行界的规矩,他的确懂得不多,但这人情世故,他在世俗界却深得精髓。

    以他夫妻二人第八步修为,在这方天地,没有太多的地方,他们是去不得的了。

    这剑宗哪怕是藏龙卧虎,他也不太放在心上。

    因为,他有着他的仗持,万一遇上要比他强的修行者,他的师尊无名......也不可能让他们出事。

    问题是这剑宗,却硬来不得,这,是他的独女的师门。

    “那么陆贤侄的意思是?”他问。

    陆羽若有所思地望了这夫妇二人一眼。

    他方才一说,只是其一,这剑宗,自然是硬闯不得。

    其二,陈泽海和徐美兰身上的杀气,还未散去,这么贸然进入一个隐世门派,十有八~九会造成误会。

    略作思忖,陆羽也想出了办法,“陈前辈,陈夫人,若不其然,我们这样......”

    ......

    一个教派,一旦隐世,就再无三六九等之分,这也是为何很多下九流教派,一旦察觉不对,就立即隐世的缘故。

    这么做,往往可有奇效。

    因为隐世之后,仇家不方便再去大肆寻找一个隐世门派的麻烦。

    否则,一个说不好,就会在无意中,得罪到其他隐世门派。

    而在这些隐世门派之中,还是有少数的一部分,有着上三流以上的实力。

    就比如这剑宗。

    这,也是陆羽不敢轻易招惹的原因。

    毕竟谁都不敢保证,这剑宗会不会有着第九步的存在。

    以前,他挑起了与青莲教的纷争,最后还安然无事,主要是因修为尚浅的缘故。

    那种登临天地至高的强者,哪里会将他的百般胡闹放在眼中。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已迈入第七步,再像以前,一个不好怕就触碰到了那些第九步的逆鳞。

    陆羽带着一行人,退至剑宗势力范围边缘处。

    然后,这么一等,就等了七日。

    七日,对于修行者而言,算不得长,徐美兰也出乎意料的没有抱怨。

    在这七日期间,偶尔有剑宗弟子出入。

    直至在七日过后,当三道气息掠过之时,陆羽也睁开了双目。

    主要是这三道气息里头,有一道气息,是熟人。

    陆青青。

    《我穷得就剩下钱了》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爱阅读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爱阅读!

我穷得就剩下钱了网址:https://www.loveyuedu.com/yuedu/33710/812260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