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最新优质免费无弹窗小说 > 其他小说 > 阴阳帝令 > 第八章 千城之首燎原城

第八章 千城之首燎原城

 热门推荐:
    修真大陆南方地域辽阔,地势平坦,气候温暖湿润,水源丰富,土地肥沃,号称鱼米之乡,是修真大陆最黄金的地段。↙↙шшш.lσveyùedū.cōm↘↘

    燎原城地处修真大陆南部的中心处,再加上占据南方势力的炎氏一族府邸就建在燎原城,这里便成为了修真大陆最大最繁华的城池。

    修真大陆,人文,财富都汇聚于此。这里的人们安居乐业,繁华富庶,民风宽厚,夜不闭户。且由炎氏一族坐镇一方,城池虽大,却是一派祥和,打架斗殴这样的小事也是鲜有发生。

    虽越大的家族越低调,炎家亦不似一些世家好欺压百姓,施压其他世家,可往往不怒而自威才是王者之气。

    阿来崛起鼻子,眼神迷离。

    “这莫非是十里醉。”

    三日后,四人一进城门便感受到了燎原城的繁华,一派生机勃勃,街上人山人海,商贩的吆喝声,讨价还价声,杂耍台下的喝彩声,小儿咯咯的笑声,饭馆窸窸窣窣起锅的声音,酒馆里男人们的交谈声,汇聚成一道道熟悉的声音汇入炎南风的耳中。

    一阵风吹过,酒楼传来的酒香溢满整条街。

    一路上阿来都惊叹于燎原城的繁盛之景,赞叹道:“燎原城可比上洚大多了”

    “上洚?我们燎原城可是修真大陆最大,人最多,防卫方面也是最强的城池,比如”炎城仍旧一副严肃模样,却难以掩饰自豪之色地对阿来进行着一番知识补充。

    十里醉由一种产于此地,颗粒饱满,谷穗金黄的上等稻米经过独家酿制而成,酒香醇厚浓郁,可飘至十里而不散,入腑却温和滋养,居家宜人,然,该醉还是一样会醉的,来到这里一定要去尝一尝,不管是农户自己酿的酒,还是酒馆里卖的酒。然这十里醉啊,还是以百世红楼的为最佳。

    :rg

    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番美酒传颂一方魂,十里醉正如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一样,温和敦厚,却不乏烈性。

    路上,炎城道:“我还以为以阿来的性格一定会迫不及待地想去见识一下炎俯呢,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要待在客栈。”

    炎南风心里也有同样的想法,阿来似乎对一切都感到强烈的好奇而且也不似是因为会感到拘束而拒绝的人。

    淮西洲鲜少下山,更是从未来过这样大的城市,便看着什么都觉得稀奇,便向炎南风刨根问底,炎南风也都耐心地为其解答。

    约好晚上见后,炎南风给阿来和淮西洲安排了一家上好的客栈,便和炎城前往炎俯去了。

    炎俯坐北朝南,大门分外气派,守门的两位师兄弟见到俩人便高高兴兴地把人迎了进去。

    其中胖胖的那位在炎氏弟子中是排行老二,小辈都称呼他二虎师兄,年长些的都亲切地叫他小虎,为人亲和敦厚;瘦高瘦高的犹如竹竿的那位是三师兄,为人低调幽默,还有点恶趣味,大家都调侃性的叫他小竹,两人自小和炎城是好兄弟。

    炎俯坐落于燎原城城东,虽然燎原城内繁华热闹,但城东却是闹中取静,一片静谧,巷道宽敞明亮,四周居所错落有致。

    城东的一半地段都是炎家的,前部分是炎俯,后方一大片的场地是炎家门内弟子的居所和修炼场地。但炎俯的修道场却不止这一地方,其下还有很多依附的小世家名义上也是属于炎家的,分散在各地。

    炎城一改严肃的招牌脸,一挑眉,回道:“我们可啥好吃的都没带,守了也是白守。”

    三师兄眼一眯,嘴一撇,笑得不明深意:“大师兄,小师妹回来了,她可是连守了三天大门,大概是想你想得都手痒脚痒了,她刚刚进去,就快要出来了。”

    小虎脸颊两边的肉也乐地一跳一跳的,“公子,大师兄,你们可回来了。”

    又有些埋怨道:“公子一年才回来一两次,好不容易回来了,又去参加个什么任务去了,让我们好等,守了几天给守到了。”

    炎城一脸严肃:“乱叫什么。”下一刻就摇身一变,跟个贼骨头似的,轻车熟路闪进了一旁的岔路,一溜烟就不见了。

    空中只飘来一句话。

    一听这话,好不容易放松的炎城一警觉,低声问道:“羲和人现在在哪儿?”

    小虎也来凑热闹,故意大声喊道:“羲和师妹?”

    炎南风语气温和道:“小虎,浦叔在家吗?”

    “先生前几日就已外出,还未归来。”

    “公子,先走一步。”

    炎南风嘴角不由自主地扬起,不用思考,不用言语,就能感到一种悠长而让人安心愉悦的轻松,这里的人,这里的物,这里的气味都带着一种熟悉的亲切感,让人从心底深处涌起一股眷念之情,他的心一半属于这里。

    小虎:“好嘞,公子,我们这就去安排。羲和师妹千叮咛万嘱咐,等公子和大师兄回来就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她,我先去通知她去。”

    炎俯外观上看霸气侧漏,俯内建筑林立,华亭雨榭错落,风格却低调雅致,别具一格,经历几代年岁却不显老旧,独独多了份厚重之感。

    他开口之前就猜到了会是这样的回答,只是习惯性的要问一问。他们都知道,每年的这个时候,蒲舀江都会外出几日,不见踪迹,而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小虎小竹,你们安排着,大家晚上一起去红楼吃饭,我先去祭拜我母亲,一会儿红楼见。”

    除了每日打扫与照料花树的人,这里已经许久无人来了,却不显颓废荒凉之色。

    院子大小适中而简约,院内阳光充足,石桌旁一株梅花正值怒发,长在墙角的竹子已经比院子高出一大截了,竹叶在微风中漱漱作响,仍旧和多年前一样别致。炎南风坐在屋前的石桌上,想象当年他父亲与母亲一定也坐在这里听着这风,这树的声音,眼里只有彼此。只是这一切在炎南风的心中都多了种难以名状的悲伤。

    炎南风祭完了祖,走了几盏茶的功夫,才从祖堂走到了偏院。炎家是传了几代的世家,但每一代家主都是一夫一妻,从一而终,且大都英年早逝,所以人丁不旺,现在虽还有很多炎氏的年轻人,却大都是偏支,但炎氏有众多优秀的内门弟子,亦有很多有意修道者慕名投入炎氏,所以炎家的实力仍旧很强。只是和其他三大世家一样,闾丘氏的崛起亦使炎家的新生力量大不如从前。

    偏院是炎南风的母亲逝去前的居所,当年生下炎南风后就身体抱恙,常年需卧床休息,他父亲便亲自在炎俯阳光最足,风水最好的位置重新为爱妻修建了一座别院,明年到了特殊的时节,便和妻子搬来这里。

    炎南风的母亲去世后按她的交代,牌位一直留在这里,她想等父亲一起,再进祖堂。

    炎南风轻轻地走过去,抬起手,用洁白的衣袖轻柔地擦去牌位上落下的灰尘,然后把腰间那条仍旧完好的梅枝放在案上。每一年快到母亲的祭日,他都会去白帝陵为她摘一株她喜爱的雪梅。

    他解开了锁,轻轻地推开了门,一股房屋久未居人的霉味夹杂着淡淡的香火味弥漫开来,阳光从紧闭着的窗户缝隙射进来,照在桌安上一块小小的牌位上。

    上面写着:“先妣炎母孺人闺名淼之牌位”。

    磕了头,点完了香,南风便走到窗旁打开了窗。

    立在窗边,可以看到远处低地势的修炼场,炎南风猜想,曾无数个日夜他母亲一定也是趁着身子稍好的时候,立在这里看着在修炼场上教导弟子的夫君陷入幸福的。

    风轻柔地吹,吹进这所已失去了主人15年的房屋,空空荡荡里激荡着以往的幸福和未来的幸福。

阴阳帝令网址:https://www.loveyuedu.com/yuedu/167872/85315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