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最新优质免费无弹窗小说 > 其他小说 > 阴阳帝令 > 第六章 入一世红楼,再遇淮西洲

第六章 入一世红楼,再遇淮西洲

 热门推荐:
    过了些时辰,当众人以为自己已被遗忘时,右侧的红衣男子才抬起那双摄人心魄的星目瞧向众人,悠悠道:“把最右边的姑娘安排进大客房,其余的你看着安排。〖?爱阅读www.loveyuedu.com〗”

    先前领路的姑娘一颔首,便会意地将众人带了出去。

    对面身宽体胖的男子不由端详了一眼排在最右侧男扮女装的南风,眼前一亮,随即又不明深意的狡黠一笑。

    走出房的南风仍旧一无所获,不过也还没有被拆穿,许是两个人都不怎么在意这些人,不然也不会把她们晾那么久。

    不过,这些姑娘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又为什么要独安排他进大客房,莫非是阮玉已有所察觉?想着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邹伏琳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连忙解释:“不敢,不敢,哪敢惦记阮公子的人。”

    阮玉脸上又重新带上那讳莫如深的微笑,望向门外。

    楼下,炎南风被安排进了最大的一间房,一进门,就迎面扑来一股浓烈的胭脂水粉味,呛得南风抽了抽鼻子。

    众人下了一楼层,拐过一走廊,领头姑娘才慢悠悠的把人都安排了进去。

    刚才的房间里传来俩人的交谈声:“阮公子的眼睛依旧这么毒辣,一眼就挑中了这么个美人,虽说品味差了些,却是倾国之色啊。”

    阮玉一改轻松的口气道:“邹兄,你不会惦记着吧。”

    首发网址:rg

    突然炎南风感到-股气力从身后压来,-个寡淡却极好听的男声不急不慢,悠悠响起。

    “别说话。”

    先前,炎南风一直注意着门外的声响,加上来人轻功了得,又先前就埋伏在暗处,南风未来得及行动,就被点了穴。

    领头的姑娘交代了一句让他在房里等着,切勿随意走动,就在炎南风的身后关上了门。

    南风立在宽大的房内,屋里有些晦暗,漱漱的风从外侧的窗口吹进来,里屋的烛火在微风中微醺醺地摇曳。

    炎南风静心聆听着屋外的声响已走远,便迫不及待地要把外层的女服脱下,一边解着难解的腰带,一边往里屋走去,

    于是进了里屋后,在烛火微明的照亮下,淮西洲不经意间便瞧见了怀里一个红了脸,娇嫩欲滴的女子。

    顿时脚下一顿

    淮西洲在世家公子乃至一般人中都是不太通人情世故的那一类人,由于从小生活在昆仑山上世外之地,淮家又极其注重家教,再加之淮西洲自小不好言说,偶尔言语也太直白,常常让人左右为难,除了兄长淮江北外,与同龄的孩子亦不甚相交,更不消说是女子。

    随即来人更是做出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动作。

    一躬身便将南风拦腰抱起,信步走向床铺。

    炎南风因被暗算而心有不悦,听到这般腔调,又被这般抱起,心中更是怒意陡生,双颊绯红。

    随即,刷一下脸也红了。

    炎南风此刻动弹不得,也无法言语,看清来人后,更是愤怒,一双好看的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另一双极相似的眼睛,但随即就被一种稀奇古怪的表情替代了。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幕:怀里的人从恼怒变成愤怒,再显得有些莫名其妙,最后是一副有趣的表情。

    淮西洲本是想寻着点踪迹,继续调查魔蝶之事而入的一世红楼,刚从窗外翻进来就听到了屋外有动静,便潜藏了起来,没想到来人是位姑娘。

    此刻看着怀里的人,他第一次感到了有些难为情。

    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惊呼:“常言道,男女有别,我竟做出了如此之事!”

    一边低着头语无伦次地道歉,一边去解穴道。淡淡的梅花味沁人心脾,屋内一股浓烈的胭脂味也掩盖不了这股清丽的梅花香。

    淮西洲的眼睛跟随鼻子不禁望向香味的来处,但,随即便用力一甩,把头给甩开了。

    炎南风已经解了穴道,瞧见他这般动作,便也随着看了下去,只见是女服的腰带解开了,再想想淮西洲这夸张的行为,不禁哑然失笑。

    而,抱着人的那位冷峻公子从惊愕中缓过来后,便是一副,羞涩和难为的表情交接替换。

    炎南风想起先前一本正经骂他的那位清冷淮二公子,再看到这位手足无措的少年,心情瞬间大好,得意忘形的都忘了此刻自己正被抱着的姿势和本该生气的事情,嘴角微微上扬。

    淮西洲这才忙把人放下,连忙道:“姑娘莫怪,莫怪。”

    西洲:“征求负责娶你”

    南风被吓了一跳。

    随即笑出了声。

    道:“淮公子?”

    谁道另一边已经不听解释了,一个劲道:“我会负责的得先与我伯父说去,再征得家里祖辈的同意”

    南风:“征求什么?”

    乐呵呵,邪魅一笑:“怎的,与我一般不是挺好?”

    淮西洲看到突然出现的炎南风,神色一凝。

    “你怎么在这儿。”

    先前觉得这人挺讨厌,现在却突然有了种一笑泯千仇的感觉,便道:“我看你也挺蠢,挺无理的。”

    那方这才稍微冷静下来,自言自语道:“我怎也和那炎止一般,如此冲动。”

    炎南风听他提起自己的名字,来了兴致,解去了伪装,大步一跨,走到淮西洲前面。

    “那位姑娘在这儿。”

    看着炎南风指向自己,淮西洲觉得甚是荒唐,但看到他腰间的梅枝,再细看脸颊确实很像。

    “喂,还没看够,你这样也很无理的。”

    “我一直在这儿。”

    “一直?”他转过身去瞧,发现姑娘已不见踪迹,心底有些轻松也有些落寞,他还有事儿没说清楚。

    便问:“那位姑娘呢?”

    两人又换了个装束,准备走出房外,先去探探风。

    这时,发现先前那个引他们进来的女子声色鬼鬼祟祟的潜入了对面一间房内。两人见那女子声色有异,便在屋内等了许久,并未见那女子再出来,正准备去一探究竟时。

    “吱”一声。

    淮西洲这才急忙收回视线,提高了些嗓门,道:“你有事没事,扮着个女子作甚,害得我还以为要”

    随即又疑惑道:“你在这做什么?”

    一番交谈后,二人才互换了情报,准备先一起行动。

    突然眼前地势开阔,呈现出来,是一个地宫,四壁结了一层冰,上面挂着冰柱,室内寒气逼人,正中间处放着一个玄晶棺。

    等那女子走远后,二人就潜入了那间房内,四处寻找,最后在一个案桌脚下寻得了一个入口机关。

    进去后,发现是另一片天地,长长的隧道,愈走愈冷,四周开始出现结冰的迹象,还有一股血腥味,像任何一种经久未散的气味一般浓稠,炎南风在见到阮玉的那一刻便闻到过这股气味。

    那女子走了出来,神色担忧,步伐匆匆。当她转身时,炎南风便瞥见了她裙角处有一血迹,一皱眉,和淮西洲一个对视。

    两人慢慢靠近,发现里面是一汪血池,一女子就浸泡在里面,浮在外的脸清秀而惨白,不知死生,如此鲜艳的血红颜色让人不免心中一颤,两人声色复杂的看向对方。

    正当二人感到奇怪之时,突然有脚步声靠近。

阴阳帝令网址:https://www.loveyuedu.com/yuedu/167872/853159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