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最新优质免费无弹窗小说 > 其他小说 > 阴阳帝令 > 第五章 入一世红楼,再遇淮西洲

第五章 入一世红楼,再遇淮西洲

 热门推荐:
    炎城一脸疑惑,道:“是啊,是这里啊!”

    看着阿来摔下时的那个坑都还明晃晃地在那里呢,人就不见了。{?爱阅读m.loveyuedu.com}

    炎城一脸气愤。

    心里定是把阿来骂了个祖宗十八代,再把炎南风的一言难尽给吐槽了一番。

    不过,也不能真的不管其死活。

    两人在树林里艰难的走着。

    炎城走在前边,一边用剑砍去阻路的杂草,一边喊着人。

    幽暗森林里白天就够恐怖的了,如今天色已暗沉,夜晚那就更是让人毛骨悚然。幽灵,暗鬼动不动就遇到几个,后来干脆都不喊了,因为入夜越深,越有可能会有大家伙出来活动,说不准一喊就招来了什么。

    炎城道:“这丛林里怎么还有这么一块地儿,没听说过呀”。

    向着亮处悄悄溜了过去,发现是一座隐在这幽暗森林里的府邸。一座三层的阁楼建筑,张灯结彩,挂满大红灯笼,中间一扇红漆大门,四周布满持武器的骷髅兵,与周遭的一切形了鲜明的对比。

    走着走着,不知过了多久,前面森林里渐渐亮起了红光,仔细听还有些嘈杂,两人便迅速闪进了一旁的丛林里观察。

    :rg

    二人都感到好奇。

    正当二人无从下手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快,姑娘些,一个儿,一个儿的,别落下了,血魔大人等的急了。”

    原来在他们不远处就有一条通向红漆大门的路,此刻正有一波女子打扮的在其中一个的领导下急匆匆的往楼那边赶去。

    炎城道:“公子,莫非这就是传言中那神秘莫测的一世红楼,竟在这里,我们要溜进去看看吗?不过被骷髅兵团团围住,强攻怕是会打草惊蛇。”

    炎南风:“静观其变。”

    但最后没办法,还是得紧跟其后,溜了过去。

    两人溜到队伍尾后,把跟在最后的两个护卫模样的打晕拖进了树林里。

    突然,炎南风灵机一动。

    两人迅速完成一个眼神交换,炎城一个劲儿摇头,嘴型说着“使不得,使不得。”,势要把脑袋都给摇掉。

    炎城赶忙低声辩解:“不,不。”

    很快他们就把两只鬼的外衣给扒了去,还不忘施个法把人家困住。然后迅速跟上了队伍。

    炎城大松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还以为要穿女装,吓死我。”

    炎南风回道:“你想?”

    本来怕被这么一个一个指着,会被认出来,乔装的计划就要泡汤,两人都提心吊胆的。但经这一轮一轮的,炎城只想抹额。

    反反复复十几次才数到最后。

    没过多久,灯光就已经很充足,四周也开始亮堂起来,前面的队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停了下来。

    那领头的一个一个点着姑娘们数了过来,1,2,3,4,6,7然后突然发现数错了,回到队伍前头重新开始数,结果数不到一半又数错了,又得屁颠屁颠跑回去重新开始。

    “”

    炎城一脸无语,超想吐槽:“你今天就没数对过一次。”

    那领头的数到炎南风面前就一顿,陷入了沉思,跟在后面的炎城一只手已经握紧了暗处的剑柄。虽说两人已经用法术封住了自身气息,但有眼力见的鬼还是会从很多细节处把他们识破的。

    怎料,那鬼一张扑满白粉加俩大团腮红已经分不清是男是女的脸顿时笑出了声,红色的嘴唇跟着大嘴巴直接一路开裂到了耳根,一副茅塞顿开的模样,大声道:“我说,今儿个怎么老数少一个,原来在这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没数错啊!”

    炎城在心中为南风深深地默哀,却又有丝丝窃喜。

    过了许久,炎南风才吞吞吐吐,磨磨蹭蹭地走了出来。

    那鬼眨着它那周围布满一圈圈皱纹的,圆圆的大眼睛,又用那阴阳怪气的嗓音道:“瞧瞧,瞧瞧,你怎么这幅丑男人模样,快,快,去把这换上。”说着就掏出了一件花花绿绿的女服,丢给了炎南风。

    炎南风依旧面不改色却动作僵硬地抱起那衣服就进了路边的草丛里。

    与炎南风难以掩饰的嫌弃之色和炎城的错愕之感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白粉腮红脸却是乐开了花,一个劲儿地称赞道:“瞧瞧,瞧瞧,这白嫩嫩的肌肤,姑娘,最近才死的吧,再瞧瞧这标致的模样,怕也是吃了不少美男吧”。

    然后诡秘一笑。

    炎城一看,脚下不由自主后退了几步。

    “好歹也是一位仪表堂堂的公子哥,这也太”

    一旁看热闹的炎城已经快要憋不住了。

    终于等到它说够了,说累了,便又是一声呵下:“快,快,赶紧走”,仿佛刚刚一直在耽搁行程的不是它自己而是另有其人似的。

    “”

    炎南风只得尴尬地点点头,再点点头。

    进门后便是另一片天地。

    隔绝了外面阴森寒冷的幽暗森林,这俨然就是一座酒楼嘛,这规模都可与潦原城的天下第一楼相较一番了,不过,这品味嘛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队伍这才又急匆匆的出发。

    靠近后发现这块红漆大门比想象中要大许多,白粉腮红脸给守在门口的骷髅兵一块令牌后,他们就被放了进去。

    刚要抬脚跟上的炎城突闻一声训斥:“你个丑男人,一边呆着去。”

    嫌弃地瞧了一眼后方还没反应过来的炎城,白粉腮红脸就全身一扭一扭的也跟在队伍后面上去了。

    全楼清一色的红,红色的地毯,红漆的走廊,红色的纱幔,红漆的梁柱,连楼内照明的灯光在这样的地方也蒙上了一层朦胧而黏稠的红色。

    走进楼内不久就迎面来了一位风姿绰约的女子,与那领头的粉面腮红脸言语了几句,咯咯地笑着走过来就把队伍给领了上去。

    一路上炎南风虽面不改色,但也用余光察看着四周,现在找出点什么蛛丝马迹,都能让他们在楼内的行动更有方向性。

    一路上楼。

    留一脸黑线的炎城在这座充满旖旎的楼内,左顾右盼,无从下足。

    炎南风身上那件不可言说的女服和白粉腮红脸那一脸白面的品味倒是和这个楼挺配的,皆透露着一股违和的怪异感。

    一地方一俩只散鬼围坐在一起做着生意,不停地砍着价。

    “一只胳膊”

    便发现这里和一般的酒楼差不多。

    除了人族,在这里遇到什么种族都不足为奇,而且都会受到欢迎。

    “那半条胳膊,不能再多了,现在你不知道,血魔大人大肆购进人族,这人肉啊,价码可高了,尤其是这血,血魔大人最爱年轻男子的精血了,不仅增进功力,据说还吃啥补啥,嘿嘿,嘿嘿”

    “好吧好吧,不是新鲜的我不要啊。”

    “一头灵兽”

    “不不,我喜欢人肉”

    另一地方几只小妖聚在一起不断调侃,闲聊。

    “这一世红楼倒是如传说中一样,是个好地方哈,啥啥都有。”

    “那是,我做生意,一向保质保量。”

    “以早日投胎的机会盟誓,生意达成。”

    另一个也疑惑地问道:“生前?你还死过?”

    那只话题中的小妖连忙解释道:“不不,没死过,反正去过就是了!”

    “这不,比我以前去过的百世红楼还随意,自在!”

    “以前,是你生前的意思吗?我不懂什么叫以前?”

    闯人家里,还冠冕堂皇,美其名曰说是降妖除魔来了,出了这幽暗森林啊,他们就真可谓是上天入地,无孔不入了,实在比那什么什么狗皮膏药还凑效”

    一群妖皆深以为然地点头附和。

    “哦,你还去过人界百世红楼啊,是个厉害角色。

    现如今这修真界是越来越难混,这些个修道的一个比一个猖狂,到处挖宝,肆意妄为,惹是生非,无恶不作,为非作歹。

    这修真大陆,除了人族,还有兽族,妖族,鬼族和魔族。

    人族居住在修真大陆内部,是最有势力,所占据资源也最多的一族,根骨奇佳者便可通过修炼而成道,成仙,亦能有更长的寿命;兽族数量众多,种类各异,大多居住在人烟罕至的世外之地,也和人族一样,可通过修炼而得道;人,兽等活物死而成鬼,鬼族生活在大陆地底下的冥界,一般不能出现在大陆上,活物亦无法进入冥界,成鬼后便只能等上千年的轮回才可重回地界;妖族乃非人所化,因机缘得灵气而走上修道之路,修炼到较高阶段后可幻化他物,亦能修成道,修成仙,多居住于远离人烟之地,如幽暗森林地界;一般情况下这三者相安无事,但若人,兽,妖三族修炼时走火入魔,或者所修非正道,堕其心智便会成魔,有些人或物生前积怨太多,亦或执念太深,死后也会堕入魔道,统称其为魔族。

    “”

    炎南风嘴角一抽,但转念想想,又觉得这小妖说得挺在理,不过他也寻思着这些话,心想:“这妖族不做恶,除非两方为了争夺灵材,不然人族不会动手杀生,一般也不会随意侵扰,怎么听着这些小妖口气倒像积怨已久。”

    一行姑娘,哦不,一行女鬼女妖来到了最顶楼的一层,站在一间大房间外面。

    那领头的女子低着头恭敬地敲了两下门,许久后才传来一声低沉的嗓音。

    唯魔族则是人人得而诛之。

    人和兽族,活物死而灵魂化鬼,重入轮回,而肉身腐朽,重归大地;若是活物所化的妖,死后亦归轮回,而非活物所化者不是成道,便是化作泥土,终归大地;魔族死后唯灰飞烟灭,魂不轮回,肉不归土,寥寥无几有幸者,若得强者度化,心诚归正,便还是有极小的可能重入轮回。

    众人陆续进去后安静地排成了一行,这期间房里的两位仍旧在谈笑风生。

    坐于左侧的那位不仅外型肥圆体胖,嘴上功夫也是不容小觑,一只小眼睛里满是谄媚,全程喋喋不休,从自己的丰功伟绩到近来修真界的胡作非为,无一不成为他的嘴下快菜,末了还不忘吹捧一番对方:“幸好,有阮公子坐镇这一方天地,才让我等免受这世间修士的侵扰。”

    “进来。”

    打开门后,扑面而来一阵浓烈的血腥味,炎南风心下一紧。

    他支颐侧坐,孑然而立,似王者睥睨一切,其一身鲜红的衣物更是随意搭着,隐隐约约落出一片洁白的肌肤,肤质白嫩光洁却是一身精肉,引得一群姑娘时不时探出一丝丝目光,连对面侃侃而谈的男子也只得在说话时借机做些捂嘴抬手等动作缓解尴尬,才不至于因盯着一个男人的胸膛而羞红了脸。

    他虽看着对方,却不似在细听,一双长长的丹凤眼不明其意的瞧着对方,神思却已经越过了对面的人。

    而对面被称为阮公子的则是一位面容俊秀,体态慵懒的男子。

    炎南风其实已经猜到了,这位红衣男子,应该就是传闻中那位毁誉参半的妖族三害之一,嗜血魔,阮玉,虽被称为魔,但是妖而非魔。阮玉开了一所交易楼,与人界的天下第一楼百世红楼相对应,叫一世红楼,倒不是说,一比百更弱气,相反是他嘲笑世人皆求百世轮回而不酣畅淋漓的过此一生,因而取此名。

    传闻其先爱白衣,后着一身红衣,为人狡黠诡异,好吸**血,所以才被称为嗜血魔,据说这世上无人了解真正的他,连他的实力也和他本人一样是个谜,一世红楼内更是无奇不有,什么交易都能做成,但其并未做出什么惊天之事,在楼内也只是谈价码而无实物易物,便也难纠其错,而且一世红楼的位置并非一成不变,会随机移动变化,外人一般连入口都难以找到。

    况且传言无人了解,最有可能是他实力深不可测,所以没有人轻易敢在一世红楼惹事,这才有了前方那人所说的,阮玉公子坐镇一方天地之说。

阴阳帝令网址:https://www.loveyuedu.com/yuedu/167872/85315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