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最新优质免费无弹窗小说 > 其他小说 > 阴阳帝令 > 第二章 上洚化魔蝶,初遇五公子 2

第二章 上洚化魔蝶,初遇五公子 2

 热门推荐:
    上洚化魔蝶,初遇五公子

    第二日一早。LOVEYUEDU.COM

    当炎城踏出客栈门时,酒肆里的小伙计就已经在那门口了,看起来已等候多时。

    他是自愿要来带路的,当炎南风和炎城听到凶案地点地处偏僻后,就讨论是否该找个向导。

    然后他就一脸自信地毛遂自荐了:“我自小生活在这里,对这一带很熟,你们要是在沙漠里迷了路可是不得了的!而且我自小就向往着修仙炼道,降妖除魔,奈何,一直没有机会,这次,我带你们去降魔吧!”

    当然这措辞也是又成功赢到了炎城一个斜视的。

    一行人走了好一段路才到,这地方远离小路,隐在一片沙漠之中,极难发现,看来没有阿来他们是会一顿好找的。

    不久,前面就出现了一片黑压压的东西,似乎还在动!

    靠近了后发现是一群秃鹫,他们正在集体啄食着什么。

    不过他说的话有道理。

    而且看着小伙计言语虽是轻佻了些却也是个知进退,明事理的人,于是就同意了。

    :rg

    不过,炎城还是把人家的底给挖了一遍:原来小伙计名叫张来,大家都叫他阿来,和母亲妹妹一起经营着这家酒肆,祖辈总之,炎城是能挖的他都给挖了,比如,阿来尚未婚配!?!

    而那些秃鹫看有人来,也是不理不睬,仍自顾自地啄食。当他们靠近时才有几只飞起,又落到另一处,继续专心致志地进食。

    众人皆目瞪口呆。

    然后呕成一片。

    毫无疑问,这里既然发生了凶案,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啄食尸体了。

    果不其然,再近些就看到一场饕餮盛宴。这些尸体,哦不!是这些被肢解了的尸首横七竖八的撒在地上。有的白骨森森;有的骨上还带着几点碎肉;有的则血淋淋的,像是不久前才被撕裂,还涓涓地像外冒着血,看过去,整整围成了一圈。

    炎南风心想:“这未免太多了吧。不过想想这里地区广袤,人烟稀少,很少能准确计算的”

    回过头道:“炎城,你先去出去。”便封住了呼吸。

    修行之人可以暂封呼吸,但这样无法使用法力,并且他修为还没达到很高的地步,亦无法长久屏气,便加快了步伐。

    虽然炎南风前面就已经隐隐猜到是个坑,但没想到竟这么大,直径足有十尺左右。看起来倒是没有那么深,不过风沙那么大,可能已经被掩埋了不少。

    有的直接跑到了远处呆着了,一副再也不会过来的架势。

    炎南风感到胃部一阵翻涌,但还是忍住了没有吐。他看到尸体是随中间一块凹下去的地呈同心圆分布的,便准备上前去瞧一瞧,于是踮起脚钻空艰难的走了过去。

    “呕”跟在后面的炎城已经坚持不住了。站在外围和进来那实在是有差别的,这里整个人都被那股难以形容的令人作呕的气味给团团围住,再加上这里炎热的气候。使炎南风想起蒸笼里的肉包,再瞧瞧周围,差一点他也没忍住。

    突然它们都飞了起来,是蝴蝶,成千上万只五颜六色的蝴蝶从坑里围着圈旋飞而起,掀起一幕绚丽多姿的场景,不仅外围的人,在洞口旁的两位也是看呆了。

    它们飞起后不久,便缓缓地落在了四周的尸体上,微微颤动着翅膀,看起来和那些秃鹫是在干一件事了。

    刚刚炎南风还觉得这蝴蝶挺美的,这会儿只剩下一种奇异的感觉。美丽的蝴蝶和丑陋秃头的秃鹫融在了一起,分享着一片腐烂发臭的尸林。这,让人倍感恶心,但更多的是一种奇异的违和感。

    但炎南风最好奇的还是坑内那鲜艳的颜色,成一片,几乎铺满了整个洞。

    “那是什么?”一个声音问出了他也想问的。原来还有一个人站在他旁边,是垣天啸,四大世家之一垣氏一族的大公子。

    炎南风只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人群中冒出一句句疑问。

    “这蝴蝶看起来挺好看的,怎么会是魔蝶呢?”

    “都已经落在尸体上了,还美”

    炎南风和垣天啸退出去后。

    炎城问到:“这就是魔蝶?”

    “应该是了。”

    “这一堆少说也有四五十人了吧,拼都拼不起来,怎么认领啊?说到这掩埋,这里远离人群,风沙一过,久了也就都掩埋了,”

    “这?!”

    炎城心有余悸地看向那些正在大快朵颐的家伙。

    “那总不至于是这群蝴蝶把人给抓来,分尸了吧?”

    “这?!?有可能吗?”

    炎南风看向阿来,问到:“有人来认领过尸体吗?这么久了都没有人来掩埋尸体?

    阿来笑到:“风俗不同,风俗不同。”

    而一旁的垣天啸似乎是对年轻人的惊讶嗤之以鼻,冷冷的说道:“大惊小怪,我们是来除魔的!”

    炎南风问到:“这魔蝶可有来头”

    阿来似有所领悟道:“这里的人们崇拜秃鹫,很多人死后都会献身以饲,所以这没有什么大问题。”

    由于巡逻小队都是一些修真大陆中原来的年轻人,深受死后入土为安的思想,听到这些话皆是唏嘘一片。

    “真是简单粗暴”

    “所以,行走在这一带的人都是敛声屏气地走。谁知这次就遭遇到了。”

    有人到:“这第一句嘛,是说这些人扰它清修了,所以就把他们都留下来了。”

    “茫茫沙石走?这沙石还能走?”

    阿来做思虑状,道:“来头倒是不知道,不过这里流传着一首歌谣”

    “扰我清修者,留下陪作客

    茫茫沙石走,月下化魔蝶”

    众人便决定等到晚上再做打算。

    真是个夜黑风高的晚上。

    沙漠晚上的气候那可真是彻骨,与早些来时的炎热形成鲜明对比。这片大漠就像个有着两副面孔且性格多变的蛇蝎美人,白天热情似火,万里晴空;而夜晚则冷漠无情,漆黑一片。

    “你笨呢,当然是大风吹着走啊!”

    “这最后一句嘛,月下应该是晚上?”

    “所以是晚上风起的时候它就出来了??”

    阿来则把自己埋进了沙里,露个头在外边,显得有些滑稽,但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办法,四个人中只有他看起来安之若素。

    阿来问道:“炎城公子思虑得倒是周全,带了披风。”

    依旧是不冷不热的语气:“是我家先生思虑的周全。”

    由于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又太冷,等到半夜的时候众人都已经熬不住回去了,准备等到明早再过来。

    也有几个人准备一探究竟。

    而此时炎南风和炎城则各自裹着披风,靠在一起取暖,仍旧瑟瑟发抖。

    阿来看着他这般快要被冻僵却仍强忍着的模样,不忍道:“要不,垣公子先回去,这边我们三人守就够了,还不一定有结果,你这?太冷了!”

    “我是来斩妖除魔的,哪有妖魔没见着,就先跑的道理。”垣天啸厉声道。眼神则暗暗地看向炎南风那边,心道:“怎么能比这家伙先跑!”不过天那么黑炎南风是看不到的。

    炎城又换上了冷漠的语气,不以为然道:“他是不会走的。”

    “莫非是那‘公子世有双,唯炎绝与浦江’中的一位,浦舀江公子?”浦江亦名浦舀江,不过世人大都称其为浦江,是炎南风的父亲炎决的朋友。两人关系甚好,炎决死后,又是浦江上下打理着炎俯,接管着炎决留下的一切,其实和炎家家主也就少了个称号而已,所以亦有传闻称二人其实是手足。而且这个传闻由于种种迹象是深得人心。

    炎城终于第一次不冷漠地道:“是。”

    垣天啸则孤独的在风中凌乱。

    阿来心里嘀咕:洞!钻洞!像他?听着怎么怪怪的,但想来也是个好方法。

    便道:“是个好办法!”

    谁知那方已经爆口了:“好个屁!”

    久久后,空中传来一句不屑声:“哼。”

    阿来在黑暗中一脸懵逼的左顾右盼。心想:这互相看不顺眼?

    谁知那炎城又道:“不过,你也可以钻个洞,像他。”

    “我!怎么,你家的沙,只准你挖,不准我挖阿!”

    “额”

    看来,我们的垣公子还是钻洞了。哦不,挖洞!

    “额”

    心想:“是互相看不顺眼”,便不说话了。

    没过多久,阿来便听到刨沙的声音,轻声询问道:“谁?”

    “有理”炎城道。

    “可是应该怎么做呢?”阿来道。

    “简单!”垣天啸像是终于找到了什么发泄一空的机会,猛得从他那洞里爬出来,撕心裂肺地大叫:“啊啊啊”

    只有无尽的黑暗,而他们盯着的那方,依旧没有什么动静。也许有,他们也看不见。

    许久的沉默后。还是炎南风打破了宁静。

    “第一句说‘扰我清修’是不是说我们应该制造噪音,而不是这样藏着?”

    炎城正想讥讽一番,却听到阿来轻声说道:“有声音。”

    众人皆一惊。

    阿来一副审视的表情扫过去,再仔细一听确有脚步声响起,并往这边赶来。

    “额”

    “这?”

    大漠里,黑暗中,这声音显得很不合时宜。

    “来了!”

    三人严阵以待。

    阿来赶紧躲起。

阴阳帝令网址:https://www.loveyuedu.com/yuedu/167872/85315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