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最新优质免费无弹窗小说 > 科幻灵异 > 诡债 > 正文 第156章 灵度空间(二)
    第156章 灵度空间(二)

    与此同时,旭阳嘴里发出怪异如同野兽咆哮的声音,灵活得就像一只猴子,嗖——扑向猝不及防来不及躲闪的养父。「?爱阅读m.loveyuedu.com」

    呲溜一下子,养父那张原本还算俊俏带着迷人魅力的面孔,被活生生划开几道血愣子,血瞬间涌出来,他的脸变得血红模糊了视线。

    接着发生的一幕,简直令人不忍直视。

    瞬秒间,旭阳形同野兽,发狂般袭击了想要对她图谋不轨的养父。

    待收拾好养父之后,旭阳再次恢复正常。

    受伤的养父,躺在床上,他的记忆完全是杂乱无章。

    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受伤的,醒来那一刻,看见旭阳乖巧的在扫地,且温柔体贴的照顾他。

    “阳阳,我疼……”养父脸上缠了纱布,是旭阳用家里的药用纱布,经过对养父面部伤口处理消毒后,细致的给他缠上的。

    “去诊所还是医院我给妈妈打电话。”此刻的旭阳,完全就是一个天真无邪,人畜无害的好女孩。

    养父感激不尽,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出来自己是怎么受伤的。

    看旭阳养父这样,我很想知道原因。

    就不由分说伸手去接触他——

    可没想到这灵度空间,我一旦接触到灵体,就会感触到来自灵体本身的故事渊源。

    这旭阳的养父叫冉再喜。

    他的名字是,是我在接触到他的时候得知的。

    这冉再喜,是三代单传,父母是农民,且保存作守旧传统,特别重男轻女。

    在生下冉再喜的时候,还希望再能生一个带把好传宗接代延续他们冉家香火。

    冉姓氏在这一带极为稀少。

    在感触中我还能目睹到冉再喜的童年,甚至于冉再喜从出生环境,还有细节。

    说出来或许没有人相信,但事实上这些事,真的就发生了。

    当我感触到冉再喜的事瞬间,眼前出现了让我难以置信的一幕。

    这是一栋农家小院。

    外面一溜儿树,太阳悬在半空,拉长了树影。

    一地都是树落下枯黄的叶片。

    这是一颗颗杉树,落下的叶子,细碎还不好清理。

    就在我愣神不知所措的时候,从外面回来一个人。

    此人皮肤黝黑,高挑个,胡子拉碴,手提锄头。是没有锄把的锄头,貌似锄把断了,还有一截在锄头里。

    “婆娘,煮饭了?”男人应该就是冉再喜的父亲。

    冉再喜的父亲在说话的功夫,我看到从厨房走出来一个怀孕大肚子女人。

    我去,这大肚子女人该不会就是冉再喜的老妈吧?

    瞧我这本事,只要有可能,我连别个的祖宗三代都能搞清楚。

    所以别没事招惹我。

    “婆娘,唉,你还没煮饭?”

    “没这家伙老踢我……”女人说话,伸手抚摸一下凸起的肚子。

    “嗨嗨,我的乖儿子,你要听话,别踢你妈妈。”男人说话伸手抚摸了一下女人的肚子,没有继续问煮饭的问题,而是皱着眉头苦恼把另外一只手提的锄头丢在地上。

    锄头丢在地上发出哐啷的响声。

    怀孕的女人问:“锄头把断了?”

    “可不是,地还没有挖完,不行我得去找一个合适的锄把去。”男人说话,撇下婆娘走了出去。

    看这怀孕的女人无奈的摇摇头,继续进厨房弄晚饭。

    这斜阳西下,我很好奇冉再喜的老子,这个时候要去那弄锄把。

    做农民的都知道,锄把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到合适的。

    它得跟锄头间距合适才行。

    所以这冉再喜的老头找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最终走到一片有很多土堆的地方,我擦!

    他来这有坟地的地方干嘛?

    然后我看到他居然站在一座坟堆前不走了。

    坟堆上有一颗半大的树,因为是秋天,树叶凋零,有一片叶子在秋风中瑟瑟发抖。

    这棵树散发出一股股暗黑的雾气,我脑子里立马冒出一个想法。

    这是怨灵之树。

    也就说,怨灵死于不甘心,死得不明不白,自己的怨气无法释放出来,在他或则她的坟头就会冒出一棵树。

    怨灵一时间无法投胎,因为怨气,长时间在人间徘徊,耽误了去阴间的时间,只好寄生在树上,吸收天地灵气,这样可以早日投胎再次为人。

    但如果这棵树被人为砍伐或则破坏,那么怨灵会发怒,会纠缠他一辈子,甚至于连累到他的子孙后代。

    看这冉再喜的老子在见到这棵树的时候,他紧皱的眉头舒展开,预备上去砍树。

    我大叫:“千万别啊……”

    只可惜我的喊,是灵度空间发出,他根本就听不到我的喊声。

    很快,怨灵之树被砍伐,他满意的捏了树干,信不朝家的方向走。

    我叹息,无奈,眼睁睁的看着他捏了满是散发黑气的树干回家。

    此刻,冉再喜的妈妈已经把饭煮好。

    “你找到锄把了?”

    “找到了,还不错。”男人埋头扒饭,嘴巴发出吧唧吧唧的响声。

    就在这时,大肚子的女人,突然皱了皱眉,说:“他又踢我……”

    男人笑了笑,伸手去摸女人的大肚子,就在这时来自男人手上的黑气,源源不断就像电流嗖地一下钻进女人的肚子里。

    女人貌似再次受痛,忍不住叫了一声。

    “咋啦?”

    “不知道咋回事,这次好痛,就像被扯了一下那么痛。”说话女人站起,面颊上滚动一颗颗因为疼痛搞出来的冷汗。

    “是不是要生了?”男人关切的问,饭也没心思吃了,站起来搀扶老婆回屋。

    “应该不会吧,距离预产期还有半月。”

    “哦,那咋那么痛?”

    女人叹息忍住痛说:“不知道,你去弄锄头,我去洗碗。”

    “好。”男人不放心的瞥了一眼进厨房的女人,顺手收拾了桌子,端了碗筷跟进去。

    女人在水缸里舀水到锅里,男人说水冷要烧把火。

    “不用你去忙我来弄。”

    男人嗯了一声出去。

    女人继续做洗碗前的准备,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个浑身赤裸,一丝不挂的怨灵,趴在女人的肚子上,细长的手臂就像带子,把女人腰部抱住。

    我吓!

    “你下来,别让我收了你。”

    可是这孩子貌似听不见我的声音,那细长的手臂深深嵌入到女人的肚子上,晃眼间,孩子不见了。

    女人这个时候却发出惨烈的叫声。

诡债网址:https://www.loveyuedu.com/yuedu/120694/81225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