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州,镇北候府。

    情况比白礼所想象的还要恶劣,等白礼这边洗漱完毕之后,来到白夫人这里。发现除了白礼在这个时间的母亲在,他的父亲也就是镇北侯同样也在这里等候。

    正用玩味的目光看着白礼,就好像是在看什么令他感兴趣的东西一样。

    而这也让白礼不由再次暗自大骂白四和天八废物。

    之前白礼为了避免家人发现,吩咐他们代替自己的时候,已经特地的叮嘱过了。路上尽量走慢一些,多去一些风景秀丽之所踏踏青,磨蹭一些时日。

    然而白四他们这才走了两个多月,就走回幽州了。

    不是废物是什么?

    对此其实白四和天八也表示真的怪不得他们。

    他们这边倒是想拖时间,只是许久不见白礼的白夫人盼儿心切,听到了白礼出京的消息之后,就直接让侯府的老管家带着人去接。

    在这种情况之下,白四他们能拖两个多月,已经算是大为不易了。

    不提白四他们的委屈。

    能让堂堂一位侯爷只娶一位夫人,白夫人在府中的强势地位就可想而知了。因此哪怕是镇北候在侧,也是有白夫人率先开口,面无表情道:“我儿这是洗漱完毕了,这么快,不在多洗漱一会了?”

    无论是对外人如何心狠手辣,但是对于白礼所认同的自己人,只要那个人没有触犯白礼心中的底线,他却无论如何也狠不下心。

    而这也是天一敢挑逗,天八敢替白礼订亲的一个重要原因。

    因此在面对白夫人之时,不管白礼对外是怎么的强势,这个时候气势先弱三分。只能陪笑道:“母亲这是说哪里话,孩儿哪敢让母亲久等。”

    “说得到好听,只可惜也只是说说而已,”白夫人显然没有那么容易就放过白礼,直接道:“来,礼儿,正好我和你父候都在这里,说说吧。”

    “不知母亲想让孩儿说什么?”白礼笑容略带一丝僵硬道。

    “都说说,”白夫人提醒道:“尤其是白四和那个叫天八的口中,他们所不能说的那些。”

    “这……”白礼闻言不由看了一眼镇北候,看着自己的这位父候同样露出了一份非常感兴趣的模样,顿时觉得头痛无比。

    没办法,白夫人这边好糊弄,可是镇北候这边可不是轻易能够忽略得住的。因此此次要是不拿出点干货来,这一关还真是未必能够过得去。

    “能否请母亲和父候屏退左右,”白礼开口道。

    “到是看看你能说出些什么来,你们都先下去吧。”

    从天八的名字,和他半步天人级别的修为来判断,白礼所暗藏的那点事肯定小不了。因此在这上面过多纠缠,和镇北侯对视了一眼之后,白夫人便直接挥退了左右,而后边静等着白礼的回答。

    而白礼接下来,也尽可能的捡一些能说的说。不过即使是这些,也让白夫人和镇北后两个人叹为观止,仿佛像是第一次认识了自己这个儿子一样。

    然而就像之前所说的,白夫人这边好糊弄,镇江侯这边可没有那么容易被忽悠。虽然白礼言辞之中已经尽量的模糊了一下东西,但是镇江侯还是从其中敏锐地察觉出几点不对来。

    因此直接在一旁接过了话头开口,玩味道:“还真是没有想到,我儿竟然不声不响的,居然打下了如此大的家业。而我这个父亲还不知道,看来,我这个父亲还真是失败啊。”

    “父候这是哪里话?”白礼连忙道:“父候贵为北地之主,平日里所过问的都是足以影响一郡,一州,甚至是天下的大事。孩儿这点事情,怎么可能能够入得了父候您的眼,值得您来过问。”

    “这马屁拍的好,”镇北候玩味道:“以前倒是没有看出来,我儿居然这么会说话。难怪能够在京城这种舌战群儒,让晁景老儿都险些下不了台。

    好了,耍嘴皮子的事情,为父我不擅长,因此这我不和你在这上面磨时间了。礼儿,刚刚为父听你说了那么多,但似乎有一点,你没有交代清楚。”

    “父候请明言,”白礼知道真正的考验马上就要来了。

    “如你所说,这些年来,你为了治好自己的病,这才苦心经营起了一番基业,有商号,有镖局,有风媒……”镇北候玩味道:“企图通过群策群力的方式,网罗偏方、名药。

    而你这段时间的消失,就是听到手下人来报,南方有一株能够治好你病的奇药,你打算亲自去取,为了避免我和你母亲担心,这才命手下人假扮你。”

    “是,”这的确是白礼刚刚所找的借口。

    “这没有问题,”镇北候拍了拍一旁,正因为白礼之言,而暗道我儿怎么如此命苦的白夫人的手,继而道:“不过……礼儿你能告诉为父,你刚刚所说的,专门替你干黑活的那些势力,你又是靠什么来组建的呢?

    要知那位假扮你的天八,是叫这个名字吧?他可是有半步天人级别的修为。先不谈他这上面有没有天七,天六。

    礼儿,你能告诉为父,这等高手,你是怎么将他招募到麾下?而且还能够令他如此的忠诚,甚至说是敬畏你吗?”

    镇北候不愧是镇北侯,一下子就发现了白礼言语漏洞之中最致命的一点。

    这商号、镖局、风媒等势力,只要是有钱,有脑子,谁都能够做起来。而杀手组织、帮派、山贼,拉着镇北侯府这张虎皮,也未必不能够做成。

    然而这高手,尤其是半步天人级别,甚至是往上的高手,就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搞得定的了。

    之前已经不止一次的提到过,武者在这个世界的影响力很大。寻常武者也就罢了,像是半步天人,乃至天人这个级别的,绝不是一般东西能够将他们打动。

    也不是寻常人物能够值得他们效忠,甚至是命令他们的。

    而现在,天八这位半步天人级别的高手不光是跟了白礼。而且还能够让其在逼问之时不透露半点口风,言语之中更是不自觉的带出了敬畏之意。

    这可不应该是白礼这个因为被名医诊断注定活不过三十岁,因此在外盛传根本就不受重视的镇北侯府二公子,所能够办到的事情。

    “不要着急,慢慢想,”见白礼似乎被自己问住了,感觉自己终于在自己的面前搬回一城的镇北候直接端起了桌上的香茗,开始慢悠悠地细品起来,同时一边细品一边道:“想仔细了,不要再被为父给问住。”

    “这……好吧,父候,”白礼面色挣扎了一下之后,继而叹了口气道:“我交代。”

    “为父听着呢,”镇北候不动声色道。

    “其实……这天八并不是孩儿的人,不,应该算是孩儿的人吧,”白礼一脸难为情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白夫人因为之前镇北候和白礼的对话,感觉自己受骗了,因此没好气的道:“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

    “那孩儿就实说了吧,”白礼一副豁出去的模样道:“其实……是有一位天人级别的姑娘钟情于孩儿,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她的属下……也是孩儿的。”

    噗~

    镇北候直接一口茶喷了出来,面色古怪的看着白礼。

    自己家孩儿刚刚所说的话,其中的信息量好大呀。

    天人级别的姑娘……这要多老啊~

    ps:此时正在一处池塘旁逗鱼的天一,不知怎么的,突然感觉浑身一冷,打了个喷嚏,眼神之中顿时充满了惊疑。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69381/334691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