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梵沉的目光看的十分的不喜,秋离影也就只有对着自己亲近的人会好脾气,作为一位八品炼丹师,她根本就没有必要在外人面前收敛自己的脾气。

    “再看把眼睛给你挖下来。”秋离影冷冷的说道,看着这人的眼神真是够恶心的,这样子看她的人不少,她对此都是十分的厌恶的,要不是这是玉衡国的皇帝,她都想直接好好的教训一下他了。

    “皇上,有些人,不是你能够得罪得起的,希望你不要为玉衡国惹来祸端。“洛云霜冷冷的说道,满脑肥肠的,当初他也不是没有对自己有想法的,不过被她给教训了,从那之后,梵沉看着她老实多了。

    “娘,你看,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呢,都是一样的色鬼。”秋珑月笑得更加的开心了,梵沉都有三宫六院了,还要觊觎她娘,也不看看自己长得什么样。

    “洛大师什么意思?”梵沉脸上的神色收起来了不少,修真界确实有很多他惹不起的人,不过面前的这个女子着实漂亮,那张脸和完美的身材勾的他心痒痒的。

    不过在听到秋珑月叫秋离影娘的时候,梵沉还是愣了一下,她居然有孩子了,不过这丫头长相也太普通了吧,应该是收养的孩子吧。

    “父皇,这位是玄灵宗灵药峰的峰主,秋离影师叔,也是洛大师请来做炼丹盛会的评判人的,秋师叔是八品炼丹师。”梵询冷冷的说道,他的父亲这个样子实在是让他觉得丢脸,可是梵沉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后宫的美人无数,每年还要纳那么多的女子进宫,就为了他的享乐,现在他居然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看秋离影,他是不是不想活了。

    “什么?秋大师,刚才在下无意冒犯,还请见谅。”梵沉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没想到洛云霜居然和秋离影有交情,秋离影可是整个修真界少有的炼丹师,也是最年轻的八品炼丹师,还是玄灵宗的人,更没有任何人敢得罪她了。

    一想到自己刚才看着秋离影的眼神,他现在无比的后悔,好好打关系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都怪梵询,也不早点提醒他,不然事情何至于到这一步。

    “父皇,这肯定不是真的。”梵易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也不敢看着秋离影,他手里面可是有秋珑月的剑呢。

    “呵呵,无知,把月儿的剑拿出来,饶你不死。”秋离影冷冷的说道,心里面还窝着火呢。

    “秋,秋大师,秋姑娘的剑。”梵易战战兢兢的把秋珑月的剑拿了出来,实在是秋离影身上强大的威压,直接压的他吐了一口鲜血,好可怕的感觉,他从来没有感受到过这么强大的气息,就是他父皇的威压也是完全的及不上秋离影的。

    “保管的还不错,真是够废物的。”秋珑月笑眯眯的用剑鞘戳了戳梵易的身子嗤笑道。

    “小儿得罪了秋姑娘,还请秋姑娘见谅。”梵沉认真的说道,没想到这次居然得罪了秋离影,秋离影就是动动嘴,就足够让玉衡国覆灭的,毕竟想要讨好秋离影的人多了去了,没想到他儿子还一个个的都给他拖后腿,一个直接等他们得罪了才说出了秋离影的身份,一个直接抢了秋离影女儿的剑。

    “本姑娘手中的剑可是上品灵器,是师父花了不少的心思铸造的剑胚,想抢本姑娘的东西,这次本姑娘受惊了,送点好东西到洛姨那边。”秋珑月勾了勾唇,刚才他们抢道图的时候可是十分有钱的,她简直爱上了这种打劫的感觉了,简直妙极了,有母亲他们在,梵易他们什么都不敢做的。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59242/26730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