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灵向着问外的方向走去,皱了皱眉头,好像想起来自己睡在了马上了,只是怎么突然来到了这里。拂灵接着问道:“这是何处?”

    “莫府。”寻露告诉拂灵。

    “莫府?那这里可是宣齐?”拂灵接着问道。

    “姑娘说笑了,这里就是宣齐啊,莫非姑娘不是宣齐人士吗?”寻露这样一问,拂灵一怔,自己本来就是宣齐人啊,只是后来……

    “是啊,我本来就是宣齐的人。”拂灵喃喃的说道。

    “我是如何来到的此处?”拂灵接着疑惑的问道。

    “姑娘大概是忘记了吧,之前的时候姑娘好像是晕在大街上面了,是我家大人把姑娘背回来救治的,姑娘已经睡了三天了。”寻露接着说道。

    “你是说三日。。我竟然睡了三日。”拂灵更加的惊讶了。没有想到这一觉醒来竟然整整已经过去了三日。那替嫁公主……

    拂灵不敢想,三日能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况且自己入城之时便就已经听到那替嫁公主已经入宫了。

    拂灵打开了门,走了出去,一阵风吹来,树上的海棠花瓣吹落到了拂灵的头发上面,拂灵从头发上取下那一片花瓣。这是海棠花。

    拂灵走到树下的时候,才发现这棵树就是自己上官府上的那颗树,只是过了数年,没有想到的还能再见到,拂灵热泪盈眶,眼眶中流出了眼泪,再看院子的格局,这分明就是之前的上官府邸,拂灵记得清楚,从来都不肯忘记这里,只是这些房屋显然是变新了一些。

    “姑娘怎么流泪了?”寻露在后面疑惑的问道。

    “没怎么?可能是风太大了。”拂灵擦了擦脸上的眼泪。

    寻露接着问道:“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拂灵看着寻露这样一问。 。如何称呼,难道自己说自己是上官拂灵吗,这显然是不行的,上官府多年前已经被灭满门,如果说自己是云落公主吗,这说出来未免可笑,如今天下人皆知,云落公主已经入宫了。

    “姑娘便称我云姑娘吧,我本无名无姓,名字只不过是一个称谓。”上官拂灵苦笑。

    “云姑娘,你稍等一下,我给你熬了补身子的药,现在应该熬得差不多了,你等一下,我去取。”接着寻露便去取药了。

    这时候。不摸鱼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莫云止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和拂灵的距离并不算远,显然拂灵看见了莫云止,莫云止也看见了拂灵,莫云止向着拂灵的方向走来,看清楚拂灵,只是莫云止看到拂灵的时候,竟然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拂灵看清楚来人,只是感觉这人长得像极了自己的表哥,只是这是宣齐啊,自己的表哥在北苍,或许是自己头晕眼花了,怎么可能呢,自己这么多年战战兢兢做南梁的公主,也从未再联系过自己的表哥。

    “姑娘,醒了。”莫云止看清楚这个人便想起来这是之前自己在城墙之处救下了那名女子。

    这时候,寻露端了药过来,看到两个人站到了一起,便对着两个人说道:‘大人,这位是云姑娘。’

    “姑娘,这位,就是我家大人,莫大人。”寻露接着介绍道。,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59229/26724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