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 > 穿越小说 > 乘龙佳婿 > 第两百三十二章 为时已晚
    从小到大,虽然一直都有个大哥压在头顶,但二皇子确实没吃过什么苦。母后虽然更偏爱长兄,但他毕竟也是亲生的,从上到下自然把他捧在手心里。所以诸如犯错被罚跪,他是完全没有过这种体验,纵使做错了事,母后也顶多轻描淡写说他两句。

    然而此时此刻,他却是在这寒冬腊月里,跪在冰冷刺骨的地上,身上还只穿着单薄的布衣——毕竟之前在马车上有温暖的炭炉,车厢还蒙着厚厚的车围子,一点都不冷。若不是有侍卫给他披上了厚厚的大氅,又站在四周围给他挡风,他简直怀疑自己会不会被冻死。

    膝头跪在地上,寒气顺着薄薄的皮肤一点一点蔓延上来,须臾扩散全身,以至于整个人瑟瑟发抖,嘴唇似乎已经失去了任何知觉,二皇子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毅力,这才能够坚持跪在那里。他也不知道究竟要跪上多久,父皇才愿意见自己,他只知道自己唯有硬挺下去。

    无论是母后看不下去他这么受苦,跑来求情也好,又或者是太后怜惜他这个孙子,派人来说两句话也罢,又或者是父皇最终心软——哪怕知道这些的希望其实并不大,他也只能赌一赌那些可能性!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就在他整个人都快要冻僵发木到没有知觉的时候,他终于等到了柳枫那熟悉的声音:“皇上吩咐,带二皇子进去。”

    一口始终提在心头不肯放掉的气终于泄了,二皇子以为自己会瘫软在地,但结果却是,他整个人竟是不会动了。他只知道左右胳膊被人一把拽住,紧跟着就被人架了进去,当进入乾清宫,扑面而来的温暖一下子包裹全身,又被人一碗热姜汤灌进去,他才觉得整个人活了。

    “从小到大,你做什么都是三心二意,半途而废,这竟是你最有毅力的一次。说吧,来见朕到底是为了什么‘十万火急,利国利民’的大事?”

    父皇那声音骤然在耳边响起,二皇子冷不丁打了个哆嗦,这才猛然清醒了过来。他抬起依旧有些发木的脑袋,抬头盯着面前皇帝那身穿常服的人影,他足足好一会儿才低声说:“父皇,儿臣知道先前是做错了事,犯下了大罪,儿臣不奢望父皇能宽宥谅解,但是……”

    舌头也仿佛被冻僵了的他终于渐渐把话说得利索了一些,当下连忙甩开旁边伺候自己的柳枫,摇摇晃晃站起身来,踉跄两步就再次跪倒在地,不用装就已经泪流满面。

    “但是儿臣固然胡作非为,可当初去打探张武和张陆那织染坊时,儿臣是想如果发现他们瞒着别人捣腾出了什么好东西,就抢过来献给父皇!”

    他一下子用几乎是咆哮的声音叫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和子民全都是父皇的,最好的东西当然也应该是父皇的!可大哥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得到了那新式纺机,不思进献给父皇,却拿着去交接那些江南的富商大贾……他这是想干什么!”

    皇帝没有说话,只是脸上表情明显深沉了许多。而二皇子将他的这幅表情看在眼里,一时平添了几分信心。

    “我不信父皇这么明察秋毫的人,却没看到这些天大哥正在结交那些江南望族,地方豪商,我都能想到一旦新式纺机把持在这些人手中,那么小民百姓会有多少人受害,父皇又怎么会想不到?可父皇不管为了什么没阻止大哥,儿臣却不得不奋力建言。”

    “儿臣纵有千万不是,性情再差,却也比道貌岸然,实则嗜钱如命的大哥好!儿臣至少做人坦坦荡荡,不像大哥那样假惺惺!”

    皇帝盯着慷慨激昂的二皇子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哂然一笑道:“那你觉得,该怎么办?”

    二皇子不怕皇帝的反诘,怕的是皇帝根本不理会自己。更何况,皇帝此时反问的话,是他在张寿那次提点他之后,他曾经反反复复想过的问题,因此他的回答自然又快又及时。

    “父皇,儿臣觉得,应该把新式纺机的图纸公诸于天下,让天下那些以纺织为生的百姓全都能享受到这一高效的利器……”二皇子一面说,一面开始摆事实讲道理,把高门大户,富商大贾们垄断新机器的后果说得极其严重,尤其是见到皇帝微微颔首,他就更有底气了。

    “更何况,江南之地历来富庶,而且连年海贸,营收无数,正该好好限制他们……”

    听到二皇子甚至隐晦地点出,以防江南以及福建两广海商与当年太祖船队中失踪那些人的后人勾结,皇帝嘴角的笑意就更加深了一些。然而,兴奋激动的二皇子压根不知道,那不是赞许的笑容,而是嘲弄的笑容。

    “没想到你倒是长进了。”皇帝淡淡地说出一句话,见二皇子登时喜形于色,他陡然词锋一转道,“朕确实不至于没看到你大哥那些动作,可朕也不至于没看见你那些小动作!”

    “你要是在一开始耗费了几条人命才打探到,你大哥买到了纺纱比从前高几倍效率的纺机之后,不是左一个死士右一个死士给你大哥送人头,而是立刻来朕面前禀报,那么,你说的这些,朕倒不是不可以嘉许你一心为公。”

    “可是,你连番受挫,又丢了好几条人命之后,再跑到到朕面前举发你的长兄,你自己想一想,你还有什么立场指责你大哥和那些江南大族?为时已晚了!”

    “父皇!”二皇子登时面色煞白,待想再说什么,却在皇帝那严厉的目光下为之战栗。

    皇帝接下来又冷笑了一声:“你们两个从小争到大,一个尽会做表面文章,一个尽会阴狠使绊子,但凡你们真的能够像你们母后希望的那样,兄弟齐心,说不定真的能其利断金,可惜了,你们谁也不服谁,宁可拆台也不愿意合作。不过也罢了,一母同出反目成仇的多了。”

    说到这里,皇帝不禁有些意兴阑珊。他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即淡淡地说:“今天你来了一出心怀赤诚,建言利国利民之事,虽说演戏的成分居多,但好歹总算是选择了唯一一条正确的路。要是你今天不来,朕来日只能在京城给你一座宅院,让你去闭门反省一辈子了。”

    煞费苦心的一场戏却被父皇拆穿,二皇子本来还有些自怨自艾,但此时听到皇帝这话,他瞬间魂不附体,随即就是止不住地庆幸。这要是今天他没在半道上遇到张寿和朱莹,张寿没有说出那么不好听的话来,他根本下不了现在这样的决心。

    哪怕结果不如最初预想的那么好,可也至少没有更糟。更重要的是,他揭发了大皇子那嘴脸,拉人……不,推人下水这个目的至少是办到了!

    然而,他的祖母太后之前压根没有出面,任凭他在乾清门前跪了那么久,那也就算了,毕竟他在太后面前从来不是什么得宠的皇子,可他的亲生母亲皇后竟然也在坤宁宫中避而不见,这却实在是伤透了他的心!换成是大皇子,她会不来吗?

    二皇子在乾清门前跪了至少半个时辰,随即皇帝方才宣见,这一幕因为看见的人实在太多,须臾就在宫中传了开来。之前狠狠心没有赶去乾清门的皇后自然是如释重负,可她在坤宁宫左等右等,等到的却是二皇子扬长出宫的消息。

    最明白次子脾气的她哪里还不知道,二皇子很可能因为她没出面而怨恨上了她这个母亲!

    皇后想不想得通,其他人压根没工夫去关注,皇帝在召见了二皇子,又放人出宫之后,以滥杀、扰民等罪名申饬二皇子,命其赔付擅杀的奴婢,滋扰的百姓,罚了他三年俸禄,继而又褫夺了其皇子冠服,罢朝一年,擅杀奴婢的四十杖记在了账上,过完年再打。

    在别人看来,这是最明显不过的预兆。毕竟,在大皇子和二皇子两位年长皇子选妃的当口,二皇子突然因为惹出连番事端而遭到如此处置,而剩下的三皇子四皇子的年纪却还小得毫无竞争力,岂不是说东宫很快就要定下主人了?

    就在大皇子闻讯之后,在别院中和党羽大摆宴席庆贺的时候,外间却突然通报,道是司礼监秉趣÷阁楚宽来了。一时间,笙歌暂停,酒宴暂歇,而主席上的大皇子只是微微愣了一愣,随即就笑容可掬地说:“各位稍歇,我去见见楚宽就来!”

    匆匆到了书房门口,大皇子定了定神,刚刚在人前那淡定自若的表情立刻收敛了几分,变得殷勤却又不失身份。他推开门,随即就笑道:“楚公公怎么有兴致到我这来?”

    “无事不登三宝殿……”楚宽似笑非笑地拖了个长音,随即就正容说道,“我奉皇上口谕,问大皇子一件事。”

    大皇子登时心里咯噔一下,但随即就挤出笑容拱手说道:“还请楚公公尽管问,我无事不可对人言,更无事不可对父皇言。”

    “那就好。”楚宽仿佛很宽慰似的点了点头,但接下来的第一句话就犀利如刀。

    “皇上问大皇子,二皇子说你得到了一台可以让纺纱效率比从前提高了数倍的新式纺机,此事可是有的?”

    听到二皇子刺探图纸和机器不成,竟然直接把此事捅到了父皇跟前,大皇子顿时心头大恨。可他就是再恨,也知道自己文过饰非绝无作用,只能硬着头皮说:“是有的,但儿臣……”

    没等大皇子把话说完,楚宽就打断道:“皇上问,大皇子应该知道此等好物,利国利民,缘何不立刻献上,然后推广于天下?”

    刚刚被打断时,大皇子就意识到事情不好,此刻他只觉得背后冷汗涔涔,只能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儿臣正想弄清楚那纺机究竟是否那样有效,否则怕献上却弄巧成拙……”

    这一次,大皇子依旧没能把话说完,就只听楚宽面无表情地问道:“皇上问,不知道是否有效,你就去和江南那些望族和商贾商议合作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话是如此不假,但大皇子你身为皇长子,只看蝇头小利,是不是该好好反省一下了?”

    此话一出,大皇子登时知道坏了。他也不是没有想过二皇子会把事情捅到皇帝面前的可能性,但他总以为,这不过是两人之间的小纷争,和从前那些争斗一样,父皇根本不会管,母后也顶多只是劝解一下。可他万万没想到,父皇竟然从这样的高度突然插手进来。

    “楚公公,我要见父皇,当面对他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朝廷在江南设有织染局,但那些织染局也是征用当地工匠,用的当地原料,我也是想着,如果能用这些纺机,吸引江南那些望族富商更好地听命于朝廷……”

    大皇子绞尽脑汁想给自己找出一个好理由,可说到一半,就只见楚宽对他呵呵一笑:“二皇子的话,皇上直接收回了他的宫籍,三年之内,要进宫就必须先上书提请。大皇子您却不同,自然可以随时进宫去求见皇上。可是,天底下做儿子的,谁不把宝贝献给父亲?”

    听到这样明显不过的暗示,大皇子只觉得心中直发苦。

    虽说楚宽此言理论上一点问题都没有,可他乃是花了大价钱,好不容易才把东西买到手的,如此拱手交上去,他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更何况,他已经和不少人谈好了合作,如果突然变卦,他这个大皇子的名声岂不是转眼间就要臭了大街?

    见大皇子面色阴晴不定,竟然还不能痛下决断,甚至打算垂死挣扎,楚宽不禁暗自叹息。

    君父君父,先是君,才是父,皇帝一贯对儿子们不太苛刻,大皇子竟然就会错了意!

    张寿这个新式纺机的真正发明者尚且都知道赚一趣÷阁就立刻收手,甚至把图纸和推广计划等等都献了上去,大皇子居然到现在还执迷不悟。

    难不成还要让他明着告诉这位皇长子,吕禅已经去张武和张陆的织染坊里要一台纺机?

    说到底,这只是个幌子,皇帝让两个儿子先后吃个教训,却要护着把纺机图纸完好献上来的张寿,否则,何必如现在这样做些表面文章,只要直接公布张寿献纺机图纸就好!

    唉,张寿在那给皇帝的密匣奏疏上明说了,赚那一趣÷阁钱既是为了让张武和张陆将来能养家糊口,也是为了自己娶媳妇,可大皇子和二皇子呢?这些皇子私心重,却还不敢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59/219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