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 > 修真小说 > 自九叔世界不朽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洗经伐髓
    次日凌晨,正在自家问米堂里打辰时拳的王禹,又被一波慌慌张张的人打扰了兴致。

    幸亏他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开门换气,要不然他昨天才换好的大门铁定又要被拆了。

    记忆力不错的王禹看着慌张的人群里,那几张昨天才见过的脸,顿时对这群人的来历了然于胸。

    跟昨天拆了他问米堂大门的家伙是一波人,看来秦家又出事了。

    虽然昨天做主拆他大门的是文才与秋生,但对于秦家人,王禹心里照样有些不爽。

    哦,人家叫你来拆我家大门你就来拆了,打狗不用看主人的吗?

    当即,他不在收敛一身气机。

    他屠戮大百十来号僵尸、磨灭数百头鬼物,所积攒出的杀气与煞气让他身体周边好像气温陡降。

    一行五人的秦家人恍惚之间好像看到了遍地尸骸,鬼怪挣扎不休的骇人画面。

    不管他们身上穿了多少件衣服,此刻都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寒颤。

    体质最虚的一个人甚至被幻觉吓晕了过去。

    对此,王禹乐见其成。

    杀气全开的打完一套拳,王禹这才收敛起自己的气机。

    可即使王禹收敛了自己身上的气机,场中还站着的秦家人也还是沉静在幻觉中,久久不能自拔。

    径直把这五人丢在问米堂的大堂里,王禹起身向问米堂外走去。

    这大早晨的他还没吃早饭呢,可没心思坐问米堂里干侯着秦家人回神。

    王禹此种做法并非无欲则刚,而是故意展露实力,吊着秦家人自动上钩。

    上赶着的买卖可谈不起价。

    人家求上门的买卖才是能挣大钱的买卖。

    欲擒故纵这种小把戏,他王禹还是能玩的转的。

    就在王禹吃完一笼汤包两碗辣豆腐脑准备结账的时候,他下的鱼钩有鱼吃食了。

    看着恭恭敬敬快自己一步把早饭钱付了的中山装小青年,王禹知道,正主到了。

    “王师傅,你好,我是秦家的秦钟,家父姓秦,诲梅安,乃是秦家上一任掌门人。”

    看着侃侃而谈却不引入主题的秦钟,王禹面露玩味。

    这秦家看来是要没落了啊。

    正主没有正主的样子,反而稚嫩的跟个鸡仔一样。

    秦家在这县城里是一号人物不假,可还没资格让他放下自己的架子与规矩,去迁就他们家。

    他到想要看看这个看起来挺老练的秦钟,东扯一下西拉一下能玩出什么花样?

    说话是一门艺术,而名为秦钟的青年,却能将这门艺术升华至演讲。

    但是,甭管你说的如何天花乱坠,都不能动摇王禹的内心片刻。

    喝完最后一口早点摊赠送的高沫茶,王禹看都没看秦钟一眼转身就走。

    真当自己是会事了,嘚吧嘚嘚吧嘚个不停。

    见王禹根本就没搭理自己,本来还在端着,等候王禹主动上钩的秦钟愣住了。

    剧本不是这样演的?你为什么不跟省城里的那些同学一样,一见我演讲就围着我转?你为什么没被我演讲时雄浑的气魄所摄服?

    负手离开王禹正在沉思,自己是不是有些高看秦家了?

    看这个接班人不靠谱的样子。

    秦家老家主一死,这个在县城里堪称坐地虎的家族,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被人连皮带骨头吞了吧。

    也好,下次碰到文才问清楚那玉髓龙液到底长什么样,等秦家被人吞并掉的时候,做一回梁上君子就是了。

    心里打定主意,王禹晃悠悠步行向问米堂走去。

    背过身的王禹并不知道,自己又把一个小伙子,弄得怀疑起了人生。

    才走进大门敞开的问米堂,看着问米堂里那个徐娘半老的女人以及女人身边的玉石假山。

    王禹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或许需要收回一下。

    秦家的接班人虽然不行,但现在当家做主的人却依旧精干。

    真要有人想要趁机吞并秦家,只怕会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

    “王禹师傅,犬子刚刚的叨扰还请您看在他年幼的份上,不要放在心上。

    今日我的来意相比王师傅心里应该大致有数。

    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我身边的这座玉石假山,是文才与秋生两位师傅昨天在我府上开出的条件。

    除此之外,我秦家还愿意奉上一千大洋作为定金。

    王禹师傅你斩杀为祸我秦家的鬼祟以后,我秦家再出两千块大洋作为报酬。

    还请王禹师傅,帮帮我秦家,帮帮我这个可怜的老妇人。”

    虽然面前的女人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并且毫不吝啬的在给自己送金钱。

    可王禹的视线根本没在面前这个女人身上停留一下。

    他的目光在踏进问米堂大堂的时候,就被女人身边的玉石假山吸引过去了。

    天眼通大成的王禹只一眼,就看出了这块玉石假山的不俗之处。

    这块龙液的载体玉髓里,有一汪已经液化了的灵气。

    这灵气不知是玉髓所处矿地环境特殊,还是有别的玄机。

    生机旺盛的有点吓人。

    那怕隔了一层玉石以及米把距离,王禹都能感应到自己的身体对那生机的渴望。

    怪不得秋生说这玩意能洗筋伐髓脱胎换骨。

    这般浓郁的生机之下,想要做到洗经伐髓是轻而易举的。

    看在玉石假山的份上,王禹点头同意了秦家的请求:“鬼怪一般都在晚上活动,东西留下。

    人,你们可以原路返回了。

    到了晚上,贫道自会往府上一行。”

    见王禹收下了自家礼品,给出了该有的承诺。

    早上才从自家下人处,知晓王禹有多恐怖的半老徐娘当即不在啰嗦,起身带着人离开。

    那果决的风姿倒是让王禹高看其一眼。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八个字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这位连名字都没留,就把酬劳给他的秦家女主人有点门道啊!

    感慨了一两句,王禹就不在关注这位半老徐娘。

    有玉髓龙液当前他不看,难不成盯着半老徐娘不放吗?

    虽然他还是头一次见到玉髓龙液这种天材地宝,可王禹连推导都不用推导,就能猜到这玉髓龙液的大致用法。

    既然心中有所想,王禹可不会磨磨叽叽的。

    就是苦了一直念叨着这块玉髓龙液的文才与秋生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4999/4091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