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 > 修真小说 > 自九叔世界不朽 > 第九十八章 红衣厉鬼(下)
    “你要开棺?禹哥,这不太好吧。

    咱们不是赶尸只是运棺材,一般来说是不兴开棺验尸的。

    再有一个,天气这么热,里面躺着的这位肯定已经腐烂发臭了。

    棺材盖一开,咱们中午吃的那些饭菜还不都得被熏吐出来?”

    听到王禹说出开棺两个字,秋生下意识的就想要反对。

    好不容易才满足了嘴皮子也填饱了肚皮,他可不想吐出来。

    往常自家师傅处理这种情况的时候,为了避免恶心腻歪,大多数时候都是升坛做法解决掉麻烦。

    王禹本事那么高,也升坛做法不就行了。

    干嘛还非要恶心大家一番?

    对于秋生的拒绝,王禹没有说话,只是撂了一个你要不照办就自己看着办的眼神给他。

    他不是九叔,可没惯着秋生的习惯。

    当然了,作为一个编外道士,王禹还没学会升坛做法也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原因。

    秋生虽然混账,可他也知道王禹要是放手不管了,他跟文才可就真栽了。

    所以,在接收到王禹‘你自己看着办的眼神’以后,他顿时萎了:“禹哥你稍等片刻,我这就去找工具开棺。”

    “棺材盖对我来说虽然不重,可对你们来说分量还可以。

    你找工具的时候把文才也找来搭把手,顺便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鬼怪玩弄了你们俩两天。”

    既然决定听从王禹的吩咐开棺了,秋生也不是个磨蹭的人。

    拉着才走进停尸房的文才,就忙活了起来。

    钉在黑色棺材盖上的七根棺材钉,没用盏茶功夫就被他与文才取了出来。

    “棺材钉已经被取出来了,大家都做好心里准备,别吐出来啊!

    文才你在左边,我在右边,我数一二三以后,我们俩同时用力就把棺材盖揭了。

    禹哥,棺材里躺着的那位要是凶到白天都能作怪,还要麻烦你,给它一个当头棒喝。”

    对于秋生开棺前的唠叨王禹报以宽容。

    没辙,除了女鬼以外,秋生无论遇到什么鬼怪都要慌乱一阵,这不是常规性操作吗!

    收到王禹宽容的安抚笑容,秋生不在逼逼叨叨。

    好歹他也跟九叔后面学艺不少年了,直面鬼怪的胆量还是有的。

    要不是实际不允许,他可不会怕妖魔鬼怪。

    至于实力为什么会不允许?

    别问,问就吐给你看,恶心死你。

    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正在胡乱跳动的那颗心,秋生咬咬牙开始发力与文才一起挪动棺材盖。

    出乎他的意料。

    他本以被棺材盖封住的腐臭味根本就不存在。

    相反,棺材里除了棺材本来就有的生漆味以外,还有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

    只不过,才移开一丁点棺材盖一层扑面而来的阴冷气机,就使的他牙齿开始打颤。

    丝丝白霜也在开始侵蚀他的鬓角。

    相比较此刻穿着单衣单裤的秋生,裹着一身袄子的文才看起来更加不堪。

    他体内的鬼手印在感受到同源的力量以后,威力突然倍增。

    要不是文才还是童男,外带还有一身道童境界的法力护体。

    这会他不成冰棍也绝对好不到那里去。

    这一幕看的王禹眉头微皱,在他面前引动鬼手印加深诅咒上的侵蚀之力。

    当他不存在的吗?

    “一把开到底。”

    眼见文才与秋生有被阴冷气机侵蚀到失去理智呃迹象,王禹立马开口震醒他们。

    听到王禹的催促声,自寒意中醒来的文才与秋生直接发力,一把掀翻了棺材盖。

    霎时间,棺材内涌出了一大团阴冷气机。

    这些阴冷气机在涌出棺材以后瞬间就弥漫在整个停尸房内。

    若非现在天气炎热,王禹毫不怀疑停尸房会在阴冷气息下结霜乃至结冰,从一个明国老式停尸房变成一个新世纪停尸房。

    “阴气,是纯粹的阴气。

    不应该啊?

    按照师伯那些趣÷阁记里记载。

    别说一般的鬼怪了。

    就是鬼将层次的鬼物,也不该有这等纯粹的阴气才对?”

    近距离接触之下,王禹认出了这股阴冷气机是什么玩意。

    可就是因为认出了它是什么玩意,王禹才感到惊讶!

    鬼物体内有阴气很正常。

    因为妖魔鬼怪们的存身根基就是阴气。

    只不过它们的气息中无论如何都会有其他气机夹杂。

    例如鬼物,那怕到鬼将层次也是阴气的变种鬼气为主。

    紫僵层次的僵尸也是如此,尸气才是它们活在世上的倚仗。

    感到惊讶的王禹定睛向阴气散尽的棺材内看去。

    一个面色红润、皮肤光泽、脸型姣好的女尸印入了他的视线。

    这个女尸有一头披肩长发,身材上是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该细的细,该翘的翘。

    一袭红色嫁衣之下,尽显妖娆妩媚。

    就是脚踝裸露的肉色丝袜搭配着的一双红色绣花鞋,看起来有些不协调。

    这年头湘浙这边可没这样的穿搭?

    “我的个乖乖,长这么漂亮?死的真是可惜了?”

    对比一下自己的梦中情人任婷婷,在对比一下曾经和自己沧海难为水的女鬼董小玉。

    看着与一人一鬼相比皆不落下风的女尸,秋生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叹息。

    这女人死了真是可惜。

    “你想学宁采臣?”

    “什么?”对于王禹突如其来的的问题秋生显得有点懵,这是个什么展开?

    “学宁采臣与鬼缠绵?”

    听到后面这句话的秋生更加懵逼,没怎么读过书的他还真不认识宁采臣是那位?

    不过这位姓宁的同好居然有何自己一样的爱好?

    啊呸……说错了,他居然敢跟鬼缠绵,真是一条令人敬佩的汉子。

    作为正宗茅山后裔,秋生可是知道跟鬼玩暧昧讲感情的人下场是如何凄惨的。

    家破人亡都算是轻的。

    不过,若是缠绵的鬼有棺材里的躺着的这位漂亮,也不是不能接受。

    与打光棍相比,有点念想总比没有念想强吧!

    想想,秋生还有一点点小激动呢。

    不知道秋生因为宁采臣的光荣事迹,而联想了N多不健康思想的王禹,此刻无视棺中之人的妩媚伸手扒开了棺中人的红唇。

    看着棺中人整齐洁白的牙齿他点了点头,没有犬齿增长,看来只是普通的闹鬼,而不涉及到尸变。

    合上棺中人的红唇之后,王禹又掀开它的紧闭着的眼皮。

    这一看,就就让王禹发现了一点异常:瞳孔聚焦如生。

    虽未能如意转动,只怕也是在顾忌现在是白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4999/40917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