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 > 修真小说 > 自九叔世界不朽 > 第九十五章 心中一暖
    “王禹年纪轻轻就修行到了法师境,一身战力更是能媲美一般祭酒层次的高手。

    他要是骨子里不倨傲一点,我都要怀疑他心理是不是有问题。”

    对蔗姑的话,九叔想了想不由得点了点头,年少轻狂正常的很。

    而且王禹也确实有这个资格自傲。

    “不过,英哥,近些年我们修行界的门人弟子们到了练师境就出师了。

    王禹现在可是和我一样境界的法师?

    他继续留在义庄的话,附近的同行与道友们可能会产生误会,以为我们要栓弟子一辈子。

    那样一来对我们、对王禹都不好。

    而且,我那平安县里面的问米堂现下不是空了下来吗?

    要是长时间没人,县城里那片道场可未必还能保得住了?”

    听到这,粘上毛比孙悟空还精明的九叔那里能猜不到自己枕边人的意思。

    “师妹,你是想让王禹去平安县坐镇问米堂?”

    “对,英哥,现在各地修行人士们的驻地,基本上萝卜一个坑。

    王禹日后出师,想要找到一处能和平安县一样安稳富庶的驻地可不简单。

    四目师兄当初不就是因为找不到好的驻地,没辙了,才在深山老林里蹲了这么多年的。”

    听到这,九叔这才仔细考虑这件事情的可行性。

    师妹的话没错,王禹虽然年岁不大,可按照规矩确实该放他出师了。

    老是霸着王禹不让他出师,传出去确实对他、对王禹都不好。

    嘴碎的人什么时候都有,知道这件事的人,要么会说自己舍不得徒弟自立失从而去一个轻松挣钱的路子。

    要么就是嘀咕王禹名不符实,是个故意传出名声造势的花架子。

    再有一个,现在这年头到处兵荒马乱的,想要找一个跟平安县这样安稳富庶的驻地确实很难。

    当初要不是占了平安县的是蔗姑,并且任家镇真论繁华也不差到那里去,九叔都想占据平安县当驻地了。

    现在,占据平安县的师妹跟了自己,是不可能在回平安县了。

    要是长时间没有人入驻平安县的话,肯定会有外来人动心思的。

    与其如此,还不如放王禹出师去平安县。

    想通透了的九叔不在纠结:“师妹,你说的没错,现在好一点的驻地难寻。

    王禹的实力与性格也确实可以出师了,我不该在霸着他不放手。

    再加上平安县离咱们这并不算远,有什么事也都能照应着。

    明天,明天我去跟王禹谈谈,看看他的意思,只要他不反对,就让他入驻平安县吧。

    现在,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也想要个儿子了……”

    正所谓: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蔗姑虽然没那么倾国倾城,可也把初尝甜头的九叔迷的不要不要的。

    直到第二日日上三竿,九叔才匆匆起床洗漱,找王禹准备诉说这件事的时候都已经午后了。

    初听九叔准备让自己出师,随后移镇平安县,王禹的内心是拒绝的。

    需要阴德来加快修行速度的他原本准备再等几天,等义庄安彻底稳下来以后,他就直接跟九叔辞行游历天下仗剑走天涯的。

    坐镇平安县并不符合他的目标与利益。

    任家镇因为九叔这个‘主角’的存在,在冥冥之中天意的安排下,还能时不时的有点灵异事件发生。

    可其他地方,绝对没有这么频繁的灵异事件出现。

    不然的话,平常百姓都不用活了。

    整天就在家里等着被鬼、被僵尸祸害吧!

    平安县虽然富庶,可也仅仅只是种花家里的一个普通县城,一年到头能诞生一两头游尸都是不得了的大事了。

    偶尔闹个鬼,鬼怪的实力至多也就是个厉鬼。

    照这样的速度与效率,王禹到死都未必能攒齐晋升祭酒境界需要的阴德。

    更别提,心大的他可不甘于就以一门掌心雷作为根基跨进祭酒。

    想要与时间赛跑,攀上修行界的巅峰,从而解决掉身上渐冻人症的王禹在本命符箓的根基上,可以不追求所谓的圆满。

    但却一定要足够厚实牢固,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这句话能流传这么多年始终是有些道理的。

    修行到一定的境界时,只有一门掌心雷作为根基的本命符箓说不定不仅不能够支持自己走下去,还有拖后腿的可能。

    综上所述,王禹对于移镇平安县是抗拒的。

    事实上在九叔说出自己的来意之时,王禹就隐晦的拒绝了他,并且表达出了自己想要独立自主的出去闯荡一番的意思。

    对于王禹的想法,九叔是能理解的。

    他与王禹同样年岁的时候,不也想着不靠任何人,光凭自己一人就闯出一番新天地的。

    可理解归理解,做长辈的总是要帮后辈们把把关的。

    “王禹,你的意思我大致也能理解,你想出去闯荡江湖。

    可以。

    但这与你出师以后将驻地定在平安县并不冲突。”

    听到九叔的话王禹有些不解,他想要浪迹天涯,九叔想要他驻守任家镇,这不是很矛盾的一件事情吗?

    怎么到他嘴里又变得不冲突了。

    面对王禹有些疑惑的眼神,九叔继续说道:“我与你师姑就住在任家镇。

    镇上离平安县没几步路远,你不在的时候,我们可以帮你看住平安县。

    平常的时候文才与秋生也可以帮帮忙。

    这样一来,有你的名头与实力打底,平安县将是你闯荡江湖后伤了、累了时的家。”

    听完九叔的话,纵然王禹早就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也不由得有些动容。

    九叔这是拿他当亲儿子待了!

    只要他能够凭借自己的实力在平安县站稳脚跟,九叔就愿意多劳心劳力帮自己守住这个驻地,为自己永远留有一处避风港。

    这种待遇,连文才与秋生也没有啊!

    嘴角微微挂着点舒心的笑容,王禹点头答应了九叔的安排。

    他自幼失怙,少年失母。

    及至成年,教导他拳脚看着他成长的的爷爷也离他而去。

    算算时间,已经有十年没人这么为他着想过了吧!

    或许,日后该把义庄里的众人当一门关系亲近的亲戚走动走动。

    至于文才与秋生那两个坑货。

    把他们排除在义庄的人口之外不就行了。

    反正王禹问心无愧,他确实是忍受不了这两坑货永远没长进的样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4999/4091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