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 > 科幻小说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挑出了线头(二合一)
    ‘沙沙..’

    听到王哥骂声,老三慌忙点头,不敢多开口废话,也不敢看江苍,便在地上连滚带爬的经过遍地哀嚎打手,朝着汽车那边蹿去,准备和早就跑上车的那名打手一块去取钱。

    江苍见了,危险感知先是一查念,发现没危险,就不说了,这证明老三等人不会半路跳车逃跑,也不会一走了之,或者找人‘复仇。’

    那就任他们去,钱这事还是正事,不能人一打,钱就不谈了,这后面任务就没法跟了。

    并且王哥等会要送过来的那二十万‘钱’,还是‘金钱元物。’

    这是上门见红,又开张,是个好兆头,也是喜头。

    江苍思索一下,刚才在游戏厅内见了,这年头的钱都是新出版的钞票,和现实一样,能花出去,那么原先计划在现实买药的‘元物金子’,就又可以用于其余世界了,不会亏损什么。

    而在游戏厅的门口。

    小李等人见到江苍一个人摆平了一个帮派的事,是心里激动不已,觉得他们李叔说的不错,这位江师傅是‘真的有本事!’

    合该自己等人,就该听江师傅的话,幸好之前没有耍什么二五八万的脾气。

    但小李等人不知道的是,李老板所谓的江苍有办法,其实就是让江苍过来要着账试试,看看有办法能要过来自然是好,要不过来,就算了。

    李老板是这个意思。

    他没想过江苍能打,还能这么打。

    要是他知道,早就过来一块‘显摆’出气了,而不是随时准备搬店跑路。

    同样。

    小李身后、身旁的学生、青年,望着遍地哀嚎的打手,是觉得那位江苍才是‘真正的大哥!’

    自己等人谁要是能跟着这位‘大哥’了,别说在学校里惹事不怕,就算是出了社会,好似也能在道上横着走!

    没见。

    西街老三的道上王哥,都被打的跪那了,明亮的刀子架在他脖子上,吓得给孙子一样!

    这可是真正的大哥,就这么跪着了。

    自己等人要是有这么威风,说打西街老一,就打西街老一,那该有多好!道上真是横着走了,没开玩笑。

    而路边车上。

    老三一上车,偏头余光望了望自家店面门口躺的一片人,还有拿刀架着王哥脖子的江苍。

    一时间,他也是早就吓坏了胆,真的是任何心思都没了,只想着赶快回家在自个的小金库里取钱,送走这名‘练家子。’

    除此之外。

    老三没想过拿着钱就跑,顺带着取上王哥的二十万,最后放弃自己的店面。

    因为不说他旁边的王哥小弟同意不同意,单说这可不是懒李老板的账,而是顺道上王哥的钱。

    江苍虽然把他打的跪那,还敢拿刀架着,这是真本事放着,里外二百多人亲眼见着。

    可要是他。

    老三想了想,自己要是敢跑,甩王哥一道,自己就会受到这片城市内的几位大哥联手追杀。

    加上现实一点,他游戏厅里的设备、门面、轿车,房子,远不止二十万、四十万,又好不容易在这扎摊了,生意起来了,他是真的不想拍拍屁股走人,在外地试着东山再起。

    毕竟一个不小心,他在外地踩坑了,还会变成另一个‘被欠账的李老板。’

    因为这年头哪里都有大哥罩着,出门遇桥拜菩萨也不一定能拜对神。

    “走走..快!”老三朝着司机吆喝了一声,让司机赶快带自己取钱。

    整得老三要送钱的架势,就像是他半年前买车时的激动一样,火急火燎的,怕晚了,钱带够了,但是车没了。

    同时。

    随着车子起步,‘嗡嗡’朝着远去夜色开去。

    江苍见了,也在王哥感恩又松口气的神情中,把架在他脖子上的长刀放下了。

    “人招呼过了,店里物件也没砸坏。”

    江苍一挽刀,侧到了手后,另只手想要把紧张的王哥扶了起来,“等钱送来了,你我恩怨两清。见面还能喝个茶。”

    “我..我..”王哥看到江苍探手过来,则是吓了一大跳。

    包括游戏厅口的众人,以及四周躺着的打手,也目光望来,以及为江苍还要教训教训王哥,或是要下杀手了!

    但与此同时,王哥稍微闭着眼睛不敢看,又感觉自己身子没‘飞’,就觉得这位大哥好似是单纯的想扶自己起来。

    “谢谢..江爷..”王哥忙带谢,自个直接慢慢站起来了,腿还有点抖。

    可随后,他就弯着身子拱手道谢,是感激江苍扶他,又感激这位大哥放过自己。

    喝茶嘛,他不想了,也不敢想,能今个活着离开这就行。

    “爷字不沾。”江苍听到王哥又称爷字,倒是回手还了一礼,“这年头我担不起。”

    “您要是还担不起,就没人敢担起了..”王哥看到江苍一礼,好似没‘杀气’了,倒是劫后余生的追捧笑着。

    再除去两人刚才有‘章程约架’以外,王哥也是正儿八经的佩服江苍身手。

    不是他说的。

    他从小到大,从一开始在道上混,见过能打、敢打的,但确实没有见过这么能打的!

    就像几分钟前,他一百来号人,气势汹汹,还都是掂着刀具。

    在他想来,这时候应该是江苍躺地上才对。

    谁没想,就这一双拳脚全撂倒了。

    好似就两分钟不到。

    王哥觉得自己要是把这事说出去,丢人不丢人不说,但他感觉没几个人会相信,包括他的几位老朋友。

    太玄了..

    王哥心里想着,望着身材不算壮硕的江苍,如今心里担忧算是消失了一些,就有些发懵,和所有人一样,都在懵一个人的身手为什么能有这么高?

    要知道这可是现实,不是电视上演的江湖高手,那都是假的。

    而王哥更是苦涩,想着那李老板又是何方神圣,怎么能请来这么一尊‘下凡菩萨?’

    ‘要是老李开个口风..说认识能打百十号的人,就算是假的,我也当真..让着..’王哥心里苦涩,只能说李老板人不可貌相,自己认栽了。

    这躺了一地的手下。

    王哥望了望,不想提这事,或者什么医药费,那和寻死没有任何区别。

    相反,他懵了懵神后,就朝着地上躺着的一百来位手下喊道:“今天是江..江哥手下留情!没事就先开车把人带到刘医生那里,看着病再说..”

    “好..”

    伤势不重,还有几位没受伤的打手,听到老大不太利索的发话,又瞧见那位高手没别的动作,也是巴不得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便赶忙过来掺人,挨个扶到了车上。

    受伤的人,和他们想法差不多,大部分都是很配合的咬牙朝车上走,没一个人想留在这。

    也有小部分捂着脱臼、折断的胳膊,望着王哥,一副忠心护主的模样。

    但是他们的这番架势,更是吓了王哥一跳。

    因为这事好不容易落下了,看似交钱就完事了。

    王哥还念着自己的小命要紧,哪会感动这些人忠义,反而连忙让人把他们往车里赶,不能让这位高手觉得自己还要弄事。

    而江苍见到人都被送到车上,又相继离开,亦是让他们走,没有拦什么。

    还是那句话。

    自己有危险感知在这放着,只要王哥或者那些人有什么心思、动作、那这事还得聊聊。

    只是到时候,不再是四十万、和伤筋动骨的事了。

    不过。

    随着这地上躺的人离开,老三没过多久就回来了。

    拿了一个黑皮包。

    驱散了青年,学生。

    江苍和老三王哥回到游戏厅内,打开一验,数没错,整整四十万,一张不少。

    游戏灯光映照,红光银线泛着,四周的小李等人也睁大了双眼,没见过几十万明晃晃的摆自己眼前。

    “这事着落,钱我接了,多了。”江苍一提皮包,一扣,向有些肉疼但又庆幸的王哥两人抱拳,“改明请您二位吃饭,赏脸。”

    “江哥..您太客气了..”王哥和老三一块笑着,是慌忙还礼,见到江苍要走,是一个劲的送江苍,看似不是送瘟神,而是要想办法巴结了。

    因为这社会就是如此。

    打不过,玩不过的人,不就得想办法巴结,不说变成朋友,起码不为敌吧。

    不然这位高手哪日再整自己两人一次,光是手下的医药费,自己二人就担不起,还会出事。

    而送了一段。

    江苍也让两人回去了,多个朋友多条路,自己是想着任务,多个人,路广,‘线’也广。

    但随着王哥两人离去。

    江苍还没走上半里,一位小青年倒是从后面跑来,追了江苍几步,学着武者一抱拳,有些激动崇拜,也有些害怕道:“这..这位师傅..我是..不..您是城东武馆的教练吗?”

    “城东武馆?”江苍一驻步,小李等人也瞬时停了下来。

    小青年一见这架势,还有他们手里灯光映着的刀具,更紧张了,后悔自己非要追上来拦路干什么?

    自己想练武,多这一嘴问问,还真不如自己明天坐车去武馆瞅瞅,何必冒这‘险?’

    但江苍听到武馆一词,加上任务卡着了,没有后续提示,则是顺着小青年的话,询问一句道:“我倒不是武馆的人。朋友想打听什么?”

    “不是..我..”小青年有些紧张,但过了几息,看到江苍好说话,旁边小李等人也没什么凶恶表情,才缓了缓劲,实话实说道:“我看到大哥会武功,还这么厉害,以为大哥是那个武馆里的人..然后..然后我就想问问,也想去那个武馆学习武功..”

    “这忙帮不了。”江苍一笑,偏头,没有任何提示,可好端端的,有人过来问,还是在这个灵气世界的世界内专程提‘武’,应该是有什么牵扯。

    没办法,没线,只能乱想,都琢磨。

    但如今,拐回头问老三他们,怕他们被自己吓着。

    问小青年,一问三不知,他还是再问自己,没路。

    那就算了,回去问问李老板吧。

    他在这里做了十几年生意,或许知道关于‘武馆’的事吧。

    他又是引路人,百分百的不会坑自己。

    也是想到这里。

    江苍没有再耽搁什么,三两句把有些崇拜自己的小青年打发了,带着小李等人,接着朝茶铺走。

    一路上,将近十二点,路上安安静静的,没几个人,偶尔一辆车打着车灯过去。

    等回来。

    拐过一个路口,朝茶铺方向望去。

    整条街上,只剩下自己下午吃饭的那家饭店照着灯光,开着门,门口还有几辆车,稍微点缀寂静街道的生气。

    茶铺那里,是漆黑一片,门口停的两辆面包,没开灯光,但却打着火了,看似等着自己等人回来,就立马撤离,或者正准备去接自己等人。

    因为自己刚带着小李拐过街口,车子也在起步。

    江苍再走近几步,不待李老板摇开的窗户先问,便让满脸激动的之色小李提着钱皮包,递在了窗户口。

    同时,小李等人也是忍不住话头,又见江哥同意,就七嘴八舌的说起了江苍‘以一敌百’的战绩。

    “江师傅这么厉害?!”

    李老板听着听着,也是目光充满不可思与激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这位专门过来帮自己的大高手了。

    也是多说无益。

    李老板提着皮包,‘咔嚓’拉起了店铺的卷闸门,走进空荡的店内,皮包一开,自己信守承诺,取了十万,剩下的全部双手捧着,要递给随后走进的江苍。

    “江师傅!”李老板感激喊了一声,双手捧着,不说话了。

    江苍见了,则是没说钱,先说了章程。

    “事平了,李老板也不用走。扎这几十年,走了伤财气。”

    江苍说着,定了个诺,“您放心在这就行,江苍也在这。他们若是敢来,割头饮茶下酒。”

    “江师傅您..”李老板听到江苍保他保到地,是心里更加感恩,腰弯着捧着皮包,说来说去,都是让江苍把钱收下。

    而江苍也知道这事推辞不过,加上这事确实是办成了,还办的利索。

    干脆。

    江苍左右一分,包里三十万劈了一大半,“这二十万我拿了,本就是江苍的。您说的那十万,不着,李老板也别在说了。而我这段还得在您这玩,您说的那事成十万,权当我在您这的住宿伙食费就成。”

    “不是..”李老板苦笑着脸,脸上浅浅皱纹挤着,“江师傅来我这玩,怎么还能让您破费了啊,尤其这事..”

    “李老板这样说就没意思了。”江苍把十万方砖块一递,“钱是钱,交情是交情,事是事,玩归玩,咱们是朋友,别瞎掺合到了一块。”

    “江师傅..”李老板不知道怎么接话,好似怎么说都不对,会伤感情,只能接钱。

    于是,他站起来鞠了一个躬,钱接了。

    江苍品着茶,看李老板鞠躬,也没拦着,不然李老板心里不舒服。

    这人,是个实在生意人,难得。

    或者说,元能世界推给自己的引路人,都不差,好似是根据自己的性格推演、牵引的。

    而江苍思索到这,这问题先打住,谈正事。

    “咱们市西边是不是有家武馆?”江苍问了一句,“游戏厅内一朋友说的。而您也知道我过海踏江来这的目的,今个听到这事,想问问,您在这市里十来年了,有没有信子?”

    “江师傅说的是我老家那里的..”李老板说着,还比划了一下不知道哪家拳法的套路,才又道:“咱们城边和我老家的西南口那里,确实有一家武术馆。我记得..那里的老师傅好像教的是八极拳吧?”

    李老板说到这里,望了望小李等人,见到他们点头,也有印象,自己没说错,才接着道:“应该就是那家了..我过年回家,来回路过那里几次,看着去练的人也不少,生意不错。可是我也只是听说那里教的不错,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真功夫..”

    李老板说着,其实还是想说,江苍师傅单枪匹马、明刀明枪的打翻一百多个手持砍刀的人,那才叫‘真功夫!’

    其他的,李老板说不好听的,自己没见过,就不乱下结论了。

    但江苍听到了李老板所说,以及游戏厅那位青年的‘询问’,却觉得那个武馆内应该是有点名堂。

    就算是没有指引,也八成是个隐藏‘情报。’

    加上任务如今卡着了,或许是‘专属世界’的任务难做,都是隐藏。

    那关键点,也许就在这城东的那家八极武馆。

    这,是要去看看。

    “明个儿我去一趟。”江苍把茶喝了,打量了一下屋内的小李等人,笑道:“今儿累了一晚上,落了二十万,我看李老板和我做东,下午那家饭店不错。回来我瞧了,门还没关。咱们走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472/1151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