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离歌第一次感受到了这样锥心的痛苦,那种绞痛还真是难以形容!

    这就是母亲曾经说过的感觉吧!

    当年在白巫山的时候,她就多次看到母亲悄悄一个人躲在暗处低低哭泣。

    她还以为母亲是身体不舒服,每一次问她的时候,她就捂着心脏的位置告诉她,那是心痛!

    就是这种滋味吧!

    当时她记得每一次母亲心痛的时候,就是在她无意间提到关于“父亲”这个话题之后!

    因此久而久之,“父亲”这个词语成了她们母女两的禁忌!

    懂事之后她再也不敢在母亲面前提及过关于那个未知“父亲”的任何话题!

    此时此刻她才知道,当年母亲的心痛,正是因为父亲!

    离歌忍不住苦涩一笑,她本以为自己绝对不会像母亲那样为一个负心的男人心痛!

    但是此时她却自己重重地打了自己一个大耳光!

    真是无比地嘲讽啊!

    她原以为自己死过一次的人了,是应该没有心的!

    但是独孤慕那个男人却早已不知不觉地在她心里悄悄地埋下了一枚无形的炸弹,而这炸弹平日里悄无声息,毫无预兆,但是却会在她最需要的关键时刻,发生了爆炸!

    当初在无邪山寨听到孔雀说独孤慕不曾离开郑州之时,她还半信半疑,而现在连梦如影都来救她,他却还是无动于衷!

    这柄无形的匕首已经将她的心划得鲜血淋漓!

    而直到此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心已经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她再也不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夏离歌了!

    门外轻轻传来梦如影的声音:“离歌!”

    她急忙抹去了满脸的泪水,粗声粗气道:“别烦我!我要睡觉!”

    听到她这底气十足的声音,门外的梦如影终于松了一口气:“你好好休息!天一黑我们就上路!”

    离歌狠狠地闭上眼睛,此时也确实太累了,不一会儿竟然便沉沉睡去了。

    这一觉睡得实在太沉,一直到亥时她才被饿得肚子咕咕叫醒了过来。

    梦如影等人早就在外等着她,待吃过晚餐之后便再次上马朝着郑州方向奔去。

    这一次夏离歌要求自己单独骑马,因此大家的速度也就快了许多,在第三天的下午申时,便已经远远地看到了郑州的城门。

    原来无邪山距离郑州并不远,要是日夜兼程的话,一天便可到达!

    但就算是这么短的距离,独孤慕还是没来。

    离歌的情绪非常低落,梦如影也没和她商量,便直接将她带到了得月楼。

    得月楼的后院非常幽静,一般人根本没法进入,离歌被安置在了二楼的一间卧室中。

    当梦如影带着她进入卧室的时候,她意外地看到了一个人!

    掖庭中和她曾有几天之缘的白玉!

    当初她被慎刑司打成重伤之后,她还曾悄悄地来探望过她,送过金疮药。

    当时她竟没有想到她也是白巫族人!

    夏离歌看着她那微笑的面容,心里不由微微一动,迎了上去:“你来了?”

    “奴婢白玉拜见公主!”白玉却朝她行了一个大礼。

    离歌却提前一步将她拦住:“白玉姐姐!我不是什么公主!我只是和你一样,是个从掖庭出来的人!我们俩有着共同的敌人!”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43412/21212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