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他小心翼翼地将她扶了起来,然后用一只瓷勺舀了一勺鸡汤,又仔细地吹了吹,递到了她的嘴边。

    离歌已经习惯在玉莲阁被他强行喂食的举动,毫不客气地张开吞下。

    将一碗鸡汤完吞下肚后,她才觉得精神稍稍好了一些,但是肩膀上的疼痛却一直在撕扯着她。

    “说说怎么回事?”

    独孤慕放下汤碗,又将被子往她身上盖了盖,才悠悠道:“有小人诬告了你一状,说你和刺客是一伙的!”

    “什么?”离歌惊叫起来,便让伤口一扯,痛得连眼泪都掉了下来,“胡说八道!”

    独孤慕急忙扶好她:“本王当然知道她们在胡说八道,这不是陪着你等消息吗?”

    离歌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都怪你要带我进宫,要是我不来的话,不就不用挨这一箭了?也不用被人冤枉了啊……呜呜呜……都怪你……”

    她这一番话你啊我啊,毫无任何敬意,但是独孤慕却急忙轻轻拥着她安慰道:“怪我!怪我!我不该成天都想着你,就想天天将你带在身边……”

    说着说着他便凑到她的脸颊,轻轻地吻去了她的眼泪。

    他的唇带着一丝微凉,但是在舔舐着她的泪珠的时候,却是滚烫滚烫地。

    离歌被他亲得暂时忘记了疼痛,又听到他这肉麻之极的情话,一脸呆懵地看着他。

    独孤慕却像是感觉很好,直接轻轻地捧着她的脸蛋亲来亲去,然后在她耳边低声道:“要演戏就专心一点……”

    离歌的脸蛋变得通红,但又不得不听从他的安排,便只得配合着他的动作扭捏起来。

    他的唇亲着亲着便朝伤口附近的雪白臂膀吻去:“刚才是不是都被人看光了?”

    听到他这醋意十足的口吻,离歌忍不住咧了咧嘴。

    “啊呀……你干嘛……”

    他竟然直接将她胸前的抹胸给解开了,顺着雪白的肌肤亲了下去。

    “喂!喂!独孤慕你住手!”离歌急了,明明知道有人在暗处偷偷地监视着他们,这家伙的胆子竟然这么大!

    独孤慕直接放下了床上的帐幔,将外面的视线遮挡住,然后轻轻地在她胸前的几处穴位点了一下,轻声道:“帮你止痛!”

    被点了穴位之后,离歌倒是觉得肩膀处伤口的痛感减少了,但是上半身却没有知觉了。

    然后便眼睁睁地看着这禽兽在自己身上四处种草莓,一边种一边说:“凡是被人看过的地方,本王都要收回来!”

    离歌:“……”

    暗卫的报告让华帝紧皱的眉头松开了:“这么说,夏离歌应该是没有参与刺杀?”

    暗卫道:“具体情况不太清楚,慕王和离歌姑娘在房间里什么都没说,只是在不断地亲热……”

    他都有些说不下去了,整整一天的时间,独孤慕就窝在床上,放下帐幔在里面和伤员那什么,好几次他都替夏离歌不值,都受伤了还得承受这非人的待遇。

    华帝的脸色却有些复杂,思索半晌之后又问:“泉儿那边呢?”

    “泉王殿下昨天带着侍卫在莲池附近转悠,又顺着刺客逃跑的方向去查看了一番!”

    华帝点点头:“十二个时辰都不能让他们离开你们的视线!”

    “臣明白!”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43412/212122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