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歌脸上的表情冷漠无比,嘴角微微一咧,冷笑道:“梦姑娘?”

    这分明就是那晚喂她吃下媚蛊的妖媚男人!

    此时他竟然穿着一套妩媚的女装,一副千娇百媚的样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这混账是个女人!

    “梦姑娘”翘着兰花指,动作优雅万分地正在泡制茶水,一双画着浓妆的大眼向她抛了几个媚眼:“公主请坐,尝尝本座泡制的铁观音!”

    离歌毫不客气地在他面前坐下:“少废话!解药呢?”

    梦姑娘朝她努了努嘴,示意她眼前的铁观音:“早就准备好了!”

    离歌望着眼前玉瓷茶杯中淡绿色的茶水,眉头皱了皱。

    “每个月只要公主准时过来喝下这杯茶,身体上的痛苦就能消除!”梦姑娘笑盈盈道。

    也就是说,眼前的铁观音不是彻底的解药,只是舒缓疼痛的药物而已!

    离歌心中一阵光火,双手紧紧地捏了起来,恨不得扑过去将他撕个粉碎!

    大概是看出了她眼中的愤怒,梦姑娘邪魅无比的唇角微微一翘:“公主还以为真能打得赢本座吗?”

    他的手优雅无比地对着离歌身旁的地面做了一个漂亮的动作,一枚石子便稳稳地从地上直接飞入了手掌之中!

    离歌静静地看着他,没有动作,但是刚才紧紧捏住的拳头微微放松了。

    这种强大的内力可不是一般练家子所能达到的!

    而他只微微用两只手指轻轻一捏,那枚石子瞬间化为粉尘!

    离歌心中陡然绝望,她打不赢他!

    “公主!别这样!只要你帮本座了了一场心愿,日后解药一定奉上!”他的媚眼如丝,一副娇艳欲滴的媚态。

    离歌看着眼前妖媚男人的动作,本应该觉得心里作呕的,但是怎么却觉得这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竟没能让她成功吐出来!

    望着她眼里的厌恶,男人笑得花枝乱颤:“下个月皇上要送两名美人进府,到时候公主可得打起精神来!”

    离歌心中咯噔一下,深深地望了他一眼:“什么意思?那两个美人是来要我的命的?”

    “美人的家乡可是西戎!公主在宫里得罪的人有谁是西戎的?”男人笑靥如花道。

    独孤萱!

    她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为什么?我和她无冤无仇!她为何要害我?”

    男人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嘲讽道:“独孤萱那个蠢货是没有这般头脑的,她完是受人指使!”

    “文玉函?”离歌无奈冷笑一声,“那欧阳琴送来的口脂,估计也是她所为喽?”

    “非也!非也!”媚态横生的男人又笑了,“公主又猜错了!”

    离歌冷眼看着这个比女人还妩媚的男人,真想一脚将他踹飞!

    “我还真不知道我的这条命会这么受人欢迎!”她自嘲道。

    男人放下茶杯,忽然凑近了她,一双媚眼中闪烁着一股暧昧的光芒:“怪只怪公主太让人流连忘返!”

    离歌眯起了双眼,静静地看着他,忽然道:“是吗?我怎么觉得这些人是为了别的目的而来?”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43412/21212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