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嬷嬷趾高气昂地命令着夏离歌摆放着下院的早饭,声音大得简直可以将膳房的瓦片给掀开:“不过是个亡国奴,就得安分一点!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旁边的几名婆子听到这话凑了上来:“王嬷嬷说的是什么意思?这位姑娘怎么了?”

    夏离歌的动作不由放慢了,她也很好奇,这王嬷嬷到底收了多少银子来故意羞辱她的!

    “哼!还不是个不知廉耻的女奴,竟然当着皇上和众位皇子的面,跳那种不堪入目的舞蹈,想要勾+引皇子!还好圣上英明,直接将这贱奴送到了西教坊,戴上了这个鬼面具,就是要警惕所有被这种妖媚货色吸引的男人们,离她远一点!这等下贱货,只配去我后院洗恭桶!”王嬷嬷一边说着,一边神情得意无比地朝地上啐唾沫!

    几名婆子本想凑过去,与王嬷嬷一唱一和地羞辱夏离歌,但是不知为何,她们竟然感受到从夏离歌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的寒气!

    就像是腊月飞雪一般,她那鬼魅面具下的双眼,竟然幽幽地透出如淬了毒的寒冰般的森寒!

    王嬷嬷背对着夏倾城,并未注意到她眼眸的变化,还在对着整个膳房唾液四溅地贬低着她,越说越来劲!

    直到周围几个婆子都朝她使眼色,她才立刻意识到身后有股彻骨的寒气逼了过来!

    王嬷嬷冷哼了一声,收了一百两银子,怎么也得让她当众出出丑!

    刚想转身,却忽然听到旁边的几个婆子大叫起来:“哎呀!王嬷嬷你身上走水了!”

    只见一股火焰,顺着她的裙裾下摆往上一冲,便直接冲向她那厚厚的发髻,最后连头发都烧了起来!

    “救命啊!救命啊!”王嬷嬷惊恐无比地大叫起来,慌张地都不知道该做什么!

    几名婆子急忙上前,想要去扑打她身上的火焰,但是却发现自己的手袖竟然也忽然引着了火焰,顿时也张皇失措地大叫起来。

    整个膳房一片混乱,有人急忙将膳房中的冷水直接浇到她们几人身上,但是似乎都没能浇熄继燃烧的火焰!

    直到清水用完,众人不得已将遗留在角落里的泔水桶,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朝王嬷嬷和那几名好事的婆子身上浇去,几人身上的火焰才顿时熄灭!

    王嬷嬷和那几个符合她的婆子,浑身上下都被膳房里的臭烘烘的泔水浇了个透心凉,浑身一片狼藉!

    夏离歌一直低垂着的眼中,微微透出了一丝狡黠。

    午时过后,夏离歌正在思考着,晚上休息的时候,如何从这四名僵尸女奴身上,找到被下蛊的痕迹,之后再考虑如何帮她们解除蛊毒。

    正在这个时候,后院门口忽然传来了王嬷嬷那谄媚之极的笑声:“公主殿下,您来这里做什么啊?”

    “闭嘴!”一个尖锐的女声阻止了她的讨好,紧接着一行衣着华丽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

    为首的穿着一套用金丝镶嵌的华丽胡服,腰间斜插着一条金丝软鞭,一身紧身的打扮,颇有些飒爽英姿。

    独孤萱走进来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前天还高高在上的夏国公主,今天竟然就已经沦落到了教坊最下等的下院洗恭桶!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43412/212120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