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 > 修真小说 > 邪骨仙风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曲终人散,再临黄泉
    十二年后,俩兄弟终于在这海州地瘸子酒馆相聚,就像是一个轮回。

    兄弟再聚首,回忆前事,毫不避讳,无所不谈,将这十二年之事聊了个遍。二人说到动情处,痛哭涕零,说到开心处,哈哈大笑。

    炎族未来之主,少年天骄炎衍陪在一旁,有幸听闻了兄弟俩的密辛,是当世最了解魔咒体和仙元箭的人。

    由始至终,他都在侧,为二人兄弟情义所感动,为杜牧坎坷经历所慨叹,就像参与进了两人的过往,跟着一起癫狂。

    “狗子哥,你比我惨多了,六年才凝聚气旋,哈哈哈哈……”成丘山拍着桌子,放声嘲笑。

    “没有那六年,不会有我的今天。”杜牧偷偷擦掉眼角泪水。

    三人哭哭笑笑,连续喝了三天劣酒,将路瘸子一辈子的存酒都喝光了,也终于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

    “狗子哥,你等我一年,我和你一起征战天路。”成丘山豪气凌云的道。

    “那条路太难了,我都有可能陨落,你不要去。”杜牧阻止兄弟,没有同意。无法觉醒道骨,点燃不了道火,冒然登天路简直就是找死,昔日七大天妖王都陨落在那条路上,他不想好兄弟陪他涉险。

    “不行,你一定要等我一年,我有信心。”成丘山决心已定。

    “好。”杜牧见丘山态度坚决,只好先拖延,时机到了他就准备先走,不会带丘山一起上路。

    二人约定,一年后在剑华宗再见。

    成丘山起身离开,地仙天宫有些首尾需要他去处理。虽说杜牧颠覆了天宫道统,但并不影响他对天宫的感情。

    “我也走了。”炎衍也跟着走了。杜牧在和兄弟相聚的情况下,还能允许他留在一旁,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这店,终于到了关门的时候了。”路瘸子一边收拾残局,一边叹道。开了十五年的老店,突然间要歇业关门,对孤苦无依的老人来说多少有些残忍。

    “其实你可以接着开的,今后不会有人来闹事。”杜牧道。有他的凶名罩着,相信这一界都不敢有人对路瘸子打主意。

    “老咯,干不动咯。”路瘸子摇摇头,满眼泪痕,老泪横纵,这老瘸子竟然哭了。

    杜牧起身离开。

    “前途天路断,凡尘过往云烟。一途悲歌离欢,一途葬了人间。觅天路,血衣还;登仙途,难难难!”望着杜牧身影消失的方向,路瘸子喃喃道。

    杜牧回到剑华宗,召集全部人众,对他们道:“剑华重立,我需要一些鲜血洗礼山门,东海域十大残豪,西单皇族和北燕皇族,我不想看到他们还有一个活在世上。”

    “吱吱,仙子,这件事交给你们去做,去把参与者的人头全部给我提来。”杜牧要走了,所以下达了血淋漓的命令。

    那些人逍遥的够久了,现在剑华宗势力已成,是时候拿他们磨刀了。

    吱吱和熹小怜带着万中流等一众人马,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这一天,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天,剑华宗在宗门重新落成之日,全员出动,轰轰烈烈地杀向四方。东海域风起云涌,八方雷动。

    杜牧也没有闲着着,四方归元大阵被他刻在怒山之上,整个山脉就是一座大阵,这货肆无忌惮的把数千里山体都划归剑华宗的范围。有了这个聚灵大阵,可以保证剑华宗灵气永不枯竭。

    天道杀阵,被杜牧烙印进了宗门,每一块砖石都是一片道则,每一条小径都是一条杀纹,阵眼就设在坐仙谷里,而阵脚则一直连到山麓之下。

    有这样的一座杀阵守护,只要剑华宗内部不互相残杀,绝对没有从外面攻进去的可能。

    至于开启大阵的方式,杜牧交给了第二灵身,现在的剑华宗根本没有人可以掌握此阵,免得小儿弄剑,反伤自身。

    那株仅存的仙道茶树,杜牧植进了九组,就在那口井边,而水井也不再是普通的山泉水,而是灵泉。一个不起眼的院落里面,竟深藏仙道茶树和一口灵泉,这是相当惊人的,让后世弟子大惑不解。

    杜牧从地仙天宫带出来不少灵材,全部培到了山门里,将花匠栽下的花草拔掉,以灵材代替。三口灵泉落座其中,灵气氤氲,仙气弥漫。

    “你愿意留在这里吗。”杜牧问那株雪参。万年灵参已经智慧初开,有了灵性,如果不愿意,他不会勉强。

    灵参点了点肥胖的脑袋,表示愿意。杜牧将之留在了坐仙谷,那里的灵气要比外面浓郁的多。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螳螂、熹小怜带着大队人马返回。剑华宗用三方势力的人头,重新出现在世人眼前。

    “我感觉剑华宗好像不一样了。”有人察觉到剑华宗有了变化,却不知道究竟哪里不同。

    “灵气变浓郁了数倍。”有人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这里原先灵气稀薄,现在却像是灵雾一样,浓郁得化不开,“是那些灵材和灵泉的缘故。”

    “我要走了。”杜牧传音给几位同门,“剑华宗就交给你们了。”

    笑惊天、万中流、西门岫、金小元、南宫柔、元哲一起来到后山坐仙谷。

    “还会回来吗。”万中流深情流露。

    “不知道。”杜牧摇头,“如果有机会,我会回来的。”

    “终于到了这一天啊。”万中流叹息。

    杜牧的目光从万中流、西门岫、金小元、南宫柔、元哲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停留在笑惊天那里,“宗主的荣登大典,我就不参加了。”青木剑出现在他手里,双手捧着,交给了对方。这是宗主的象征,为唐火儿所留。

    笑惊天点头,郑重接过。

    杜牧上前,挨个和师兄师姐拥抱,这一别,可能就是永恒。他很舍不得这里,但是没有办法,他必须要离开。

    “师弟,保重。”师兄们纷纷和他拥抱。

    “小肚子,我会想你的。”南宫柔道。

    “师姐,我给你留了一些药丹,在丹楼里。”杜牧道。他在丹草宫炼制的丹药全部留了下来,同时还有白术的那绢药理丹道。

    临到元哲时,杜牧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下来了,紧紧抱住师兄,道:“师兄,谢谢你。”他和元哲相处时日最短,没能帮助师兄太多,心有愧疚。

    元哲微笑道:“不用担心我。”

    “师兄,师姐,我走了。”杜牧再次朝众人拜别。

    “师兄,再见。”杜牧望了陆人远的墓茔一眼,默默的道。

    仙莲摇动,轻轻作别。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这一去,便无相见之期。

    坐仙谷外,螳螂和熹小怜已经在外等候。

    “走,我们去界眼。”杜牧携二人离开,踏空而去。

    万中流等人依依不舍,抬头仰望,天空已不见小师弟之身影。知道这一别,真的可能就再也不见了。

    杜牧血脉本源已失,直接导致道骨无法觉醒,点燃不了道火。而本源复生需要两大天道神物,一是天源液,二是混沌花,如果能找到两样东西,本源不难再生。只有本源再生才能觉醒道骨,道骨觉醒才能点燃道火,道火点燃才能踏天路登仙途,容不得行差踏错。

    现在,他已经收获了混沌花,接下来自然就是要将天源液收入囊中,而那天源液则是孕在这一界的界眼里。

    是以,杜牧离开剑华宗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直奔东方界眼而去。

    这一去已无牵挂,他会全力以赴。

    人有眼,妖有目,龙有睛。泉有眼,界亦有眼。

    界眼就跟泉眼一样,并非生命之眼,他是这一界的中心,本源演变之后,就是以界眼为中心而形成的多元世界。

    镔铁世界的界眼,不在陆地之上,而是在黄泉海里。今时今日,杜牧也终于知晓黄泉海为何会被叫作禁忌之海,因为那里是一切根源所在,这让他同时想到了千骄战场遗忘之地的禁忌海,那里想必也是遗忘世界的界眼。

    黄泉海,杜牧不是第一次抵临了,它在遥远的天之尽头,距离陆块最近的东海域也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万里。这是一个恐怖的数字,寻常修士就算耗尽生命恐怕都达到不了,并且,这还只是达到黄泉外海的距离,加上黄泉海本身的四万万里,从外海到界眼,起码还要再走两万万里。当初杜牧一念天涯神通大成之际,也足足用了三年时间才返回人间世界。

    黄泉海巨无霸潜伏,强者多不胜数,堪比人族地仙级数的高手,海王更是可以比肩仙尊,旷古以来,从未有外族能够踏足过界眼,连七大天妖王都望而却步。

    杜牧仙元旋转,一步十数万里,将速度提到极致,如同金色闪电冲出,小半日就来到黄泉海上空。

    “轰!”

    一道千尺巨浪冲起,利箭似的直击天穹,海中有巨无霸吞吐海水,给来者送上一个下马威。

    透过巨浪,隐隐可见海底有一团黑影,足有三四百丈,光是鼻子就有七八十丈,那是一头巨型海马,实力高于地仙。

    螳螂挥刀,一抹寒光斩了下去,将巨浪一切到底,连海面都劈开了,海水泛红。

    “连唐大爷都敢攻击,找死。”螳螂志得意满,不可一世。这货实力大进,早已不是三年前的境界,是可以比肩天妖王的绝世强者了。

    “海马可是血肉宝药,你动手之前动动脑子。”杜牧责备道。

    “妈的,你不早说。”螳螂口水直流。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吃到杜牧的‘烧烤’了,馋虫被勾了出来。

    “小天刀你敢杀我后人?”

    黄泉海深处,传来一声怒咆,一座褐色大山轰隆奔行,远远就能闻到一股腥臭气息,罡风凛冽,吹得海面惊涛骇浪。

    那是老海马,一尊海族的王者,是这块海域的霸主,通体光芒遮身,行走时海面沸腾,碧波滔天,空前强大,携带怒火而来。

    这种威势让螳螂都不禁悚然,不过有杜牧在场,他很放心,撺掇道:“血肉宝药来了。”

    杜牧没有理会他,对老海马道:“是他攻击我们在先,海马王者你准备不讲道理吗。”杜牧不是好人,但也不想滥杀,黄泉海不像陆地势力划分得那般很清晰,海族是一个大族群,杀了老海马可能会惹出无数尊王者出来。

    这片海洋里不乏仙尊级强者,他已经察觉到有十多个庞然大物关注到了这里,所以他准备跟对方先讲道理,并未贸然出手。

    “人族,我要吃了你。”杜牧难道要讲一回道理,显然老海马并不准备接受,眼睛怒瞪,满是恨意。他唯一的子孙死了。

    “轰!”

    波浪滔天,海面裂开,天地炸裂,老海马甩尾,万丈巨尾直接就朝人族少年撞去,同时背鳍化成无数利剑,袭杀向对方。

    “砰!”

    海啸天崩,巨浪遮空,老海马那堪比古神山的卷尾被人族一只手掌便抵住了,纹丝不动,那小小的肉躯里竟蕴含无穷神力。

    “我要去界眼,不要阻我。”杜牧震掌,将海马王者震飞。

    老海马跌出去数百里,激起冲天的浪花,惊骇无比。它之前从未见过人族,但听说人族向来弱小,谁知第一次碰上人族竟是这般少年,强大得让他胆寒。

    “是人族的魔咒体。”这一刻,老海马已经知晓来者是谁了,人族魔咒体近来凶威鼎盛,传得沸沸扬扬,而且两次大闹黄泉海,很多海王都有所耳闻,这次更是专门派族类去陆地打听魔咒体的消息,确认无误。

    片刻后,海面平静了,老海马退走了,只是不知道还有多少至强者在周围隐伏,并未离去。

    杜牧扫了一眼海面,没有过分威迫那些王者,继续朝界眼进发。

    “可惜了老海马的那个孩子,那是他唯一的后人,却死于外族之手。”

    “那个人族少年也太强大了,单手击退海马王,不会真是魔咒体吧。”

    “据说魔咒体也是这般年纪,可能真是他也说不准。”

    “应该不会错了,十天之前不是有消息传回来吗,魔咒体接连掀翻人皇根基和地仙天宫,除了他我想不出人族还有哪个少年有这等威势!”

    “哎,孱弱数百万年的人族出了一个旷世凶獠啊,这下黄泉海要大乱了。”

    “听他说此去是为界眼,乌神族恐怕要头疼了。”

    “那帮家伙,自认神仆,从来瞧不起我们这些族类,让他们斗去吧。”有巨无霸幸灾乐祸,唯恐黄泉海不够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400/3559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