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 > 修真小说 > 邪骨仙风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回巢之鸟
    七条人影,沿着怒江奔腾而下,踩着这条大蛇的脊背,一路顺流,终于抵达了剑华宗。

    脚下,是一片废墟,残壁断垣散落在那荒草丛里,甚至有山雉和野狗出没,旁若无人。

    大战过后,原本这怒江第一修行门派,此刻已经变成荒山野冢,有尚未燃尽的纸钱从那倾塌的大殿里吹出来,为这凄惨景象再添几分悲凉。

    盛况不在,睹物思人,他们心头像是被一座大山压着,沉闷的喘不过气,脸上爬满哀容。

    枯木上人,六大首座,十多位宿老,七百弟子,全都埋这这片废墟之下,任由风吹雨打,野兽啃食。整个剑华宗,就逃出了他们几个不肖子弟。

    “我在此立誓,终其一生,为剑华宗而活。”唐火儿呢喃着,缓缓跪在野草堆里,伏地抽泣,泣不成声。

    “我在此立誓,终其一生,为剑华宗而活。”万中流、西门岫、笑千秋、金小元、南宫柔,跪在唐火儿身后,默默流泪。

    枯木掌座和六大师尊,用他们的生命,换来他们的苟且偷生,他们将会用一生时间来回报剑华宗。唯此,才不负师门之恩。

    “小肚子,跪下。”唐火儿轻叱。

    “哦。”杜牧撇了撇嘴,依言跪在六人身后,大声道:“我,杜牧,誓死追随火儿师姐,将用生命捍卫火儿师姐的尊严,不管是谁,只要伤害到火儿师姐丝毫,就是我的生死仇人。”展颜道:“火儿师姐,我可以起来了吧?”

    唐火儿目露哀痛,低声道:“师父,枯木师尊,弟子唐火儿,此生将不负你们的期望,让我剑华,扬名于这天地之间。”

    六人跟着她三拜九叩之后,才站起身来。

    “呵呵,我说你在旁边看了那么久,还不打算滚出来吗。”杜牧目光前视,停留在一面坍塌的大殿之上,残体之后,有一条青色人影,狸猫一般潜伏在墙根下。

    那个人的修为居然不弱,竟是洞玄第三境的小高手,正在侧着耳朵偷听几人行止。杜牧注意到此人有一会了,看他神情同样的悲戚,应该不像心存恶意之人。

    那个人听到杜牧呵斥,没有现身,变得更加小心了,连心跳都静止了,气息全无,像似和这残垣融为一体。

    “喂,别藏了,我已经发现你了,赶紧出来吧。”杜牧用脚尖朝那人藏身之处踢过去一颗石子,石子划出一条弧线,绕过断壁,啪的一声,不偏不颇,正好落在那人双脚之间。

    那人吃了一惊,想不到他如此小心,居然仍被对方发现了行迹,缓缓站起身来,将一个牌子挂在剑鞘上,从墙后伸了出来。

    “这是剑华宗的牌子。”唐火儿第一个就认出了那个牌子,有点激动,想不到在剑华宗覆灭之后,居然还有人活着,道:“我是唐火儿,里面是哪位师弟?”

    那人直到唐火儿自报身份,这才从后面慢慢走了出来,道:“火儿师妹,别来无恙。”

    这是一个年级不大的青年,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满脸坚毅,棱角分明,一袭泛白青袍,衬托他修长身躯,趣÷阁直而挺拔,无惧风雷。

    “你是……笑惊天笑师兄?”唐火儿满脸惊讶。

    “是我。”年轻人面露微笑,放下戒备,走了过来。

    “笑惊天?上届外门第一弟子?”杜牧略感吃惊。

    笑惊天在剑华宗外门弟子眼里,绝对是一个传奇,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他五岁被外务长老南一平捡回山门,十三岁夺得外门第一的称号,可惜最后挑战万中流惜败一招,最终离开山门外出历练,并发誓不突破出尘境绝不返回剑华宗,这一走就是十多年,杳无信息,连南一平都认为他陨落在了外面,想不到会在这种情境下再见。

    唐火儿欣喜道:“笑师兄,真的是你,想不到你还活着。”

    “侥幸活着罢了,只是实在想不到,我刚回来就见到这幅场景,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恨啊,没能和剑华宗共存亡……”笑惊天满脸苦涩,一行热泪从他目中夺目而出,滚滚流下。

    一句侥幸活着,轻轻带过了十三年的心酸。

    同门相见,自然又是一番别来离肠。他离开剑华宗时才十三岁,正是叛逆的年纪,当时只有脱谷六重天,现在十三年过去了,已经步入了洞玄第三境,放在剑华宗绝对不可能有这个成就,可见他必然吃了很多苦头,而且应该有过不小的机缘。

    “笑师弟,你的修为在我等之上,师兄我自认不如。”万中流知道对方之所以会离开山门,全是因为输给他憋了一口气,他用主动服输来化解这段罅隙。

    “剑华宗已经不再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笑惊天语气低沉。

    他心高气傲,不服于人,憋着一口气离开这里,时隔多年,以洞玄第三境的姿态回来,就是想要争口气,然而,当他看见剑华宗破败的那一刻,那口气瞬间就没了,剩下的就只有满腹伤痛。

    他从山下带来纸钱,祭奠逝去的师尊,独自坐在这片残垣断壁里,痛哭了三天三夜。他觉得自己很傻很傻,忘记了师父的养育之恩,甚至忘记了宗门对他的培养,这让他心如刀割,痛不欲生。

    当他认为自己是个孤魂野鬼时,唐火儿等人出现了,他却不敢即刻相认,因为毕竟时间过去那么久,剑华宗还有谁会记得他呢。

    然而值得他欣慰的是,他笑惊天一走多年,并未被这里的人遗忘,依然还有人记得他。笑千秋从同门口中知悉了剑华宗覆灭的经过,听到各位师尊为了剑华宗自碎修为时,他仰天咆哮,抱头痛哭。

    “剑华宗并未消亡,今日起,它将再现于世人面前。”杜牧的目光穿越时空,越过血色大荒,停留在繁华世界,语调铿锵有力。

    唐火儿握紧拳头,道:“失去的,我唐火儿将会全部讨回来,留给我们的伤害,老娘会百倍千倍还回去。”

    笑惊天,这位曾经的外门第一弟子,他目光如刀似剑,自面前之人一一掠过,诧异的多看了杜牧几眼,沉重的点了点头。

    余鸟归巢,同门相见,经过一番商量,决定先清理废墟,收集残骸,然后再重立山门。

    一场大战,这里的一切都变了样,荒冢下枯骨凌乱,根本分不清身份,他们只能通过随身兵器判断是弟子还是长老,最终整理出一大一小两堆骨山。至于枯木等人,连一片宝器的残片都没找着。

    重建剑华宗,非一夕一朝之功,八个人经过月余清理,才将废墟填平。

    没有人手,八个人自己动手,亲力亲为。

    没有山石,那就就地取材,从怒山挖来数万块巨石,作为宗门基石。

    没有搭建房屋的木材,砍掉大树。

    经过三个月精卫填海、蚂蚁搬家式的填鸭,一座广场首先完成了,然后又在边上搭建了十间木屋。这就是剑华宗破而后立的初像。

    无论怎么看,这里都不像是一个修行门派,更像是一个巨大的露天打谷场。然而,唐火儿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一个强大的宗门不可能平步青云拔地而起,唯有筚路蓝缕,方能以启山林。

    这里的一石一木,都是经由他们亲手完成,没有使用一丝元力,全是体力活,他们浇筑汗水,亲手为剑华宗打下了坚实的地基。

    对八人来说,这更是一场修行,一场偏执的修行。这场修行无关实力,只在于心中的那个执念。

    最后,一块人高的山石立在山腰,唐火儿提剑在上面刻下三个大字:剑华宗。

    一个山门,就这样被立起来了,这看上去很像一个玩笑,然而,唐火儿做起来却无比的认真,坚毅的脸上,竟有一种叫作神圣的表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400/3559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