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 > 修真小说 > 邪骨仙风 > 第五十九章 我们曾经花前月下过
    杜牧已经傻掉了,这货果然是个奇葩啊,看来果真如他所说,是五大楼常客,只是看样子不是很受欢迎。

    螳螂勾着杜牧肩膀,挤眉弄眼,道:“别羡慕爷。”

    杜牧拍掉螳螂那只贱“手”,道:“你也不怕交配过后被那些女人吃掉。”

    螳螂大怒,道:“玛德,怎么说话呢。”想起伤心出身,随即脸色一黯,沉默起来,一路上都没跟杜牧说话。

    杜牧似有所觉,安慰道:“好了,大陆上总能找到适合你的螳螂,大不了交配过后,你先把对方吃掉,就别难过了。”

    螳螂骂道:“玛德,你懂个屁,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想到即将要去的地方,心情陡然变得开朗起来,道:“那帮天骄就在前面了,我们走快点,唐大爷要抓几个女人回去暖床。”

    杜牧道:“啊,不是去逛楼子啊。”

    螳螂满脸正气的教训道:“小小年纪思想不单纯,就知道逛楼子。”只是这正气仅仅持续了短短的两息,下一刻,就听他道:“楼子里的女人能跟帝都学院那些天之骄女媲美吗,无论脸蛋、身材、气质,学问、修养,都是天上和地下的区别。放着一群智慧型美妞不泡,非要逛楼子,你小子什么品位,做人怎么能这么没追求呢,真不知道上进。”

    杜牧张嘴结舌,目瞪口呆。

    “哈哈,帝都的美女们,你们唐大爷来啦,张开你们的怀抱,热烈欢迎我吧。”螳螂大摇大摆,一步三晃,异常嚣张的闯进一栋大宅。

    这大宅恢弘无比,到处楼阙高阁,龙檐凤壁,十丈高的门楼上书写“康园”两个大字,金光闪闪,仙韵十足。

    “康园,这是何人府邸。”

    “瑶瑶生母留下的院子,瑶瑶十岁前一直住在这里,进宫后就很少来了。现在变成帝都那些年轻才俊聚会的地方。名义上是谈经论道,其实还不是相亲大会。哈哈哈,妹子们,等等我,你们的唐哥哥来也。”螳螂那肆意的笑声,惊起湖边几只仙鹭,扑棱棱飞走了。

    穿过花园,跨过拱桥,前方一片开阔。

    湖心亭上,仙乐阵阵,珍禽随声起舞,湖中锦鳞雀跃;无数男男女女,红肥绿瘦,莺莺燕燕,正在觥筹交错,交杯换盏,不时传过来阵阵欢笑之声。

    泛着光晕的青玉案上,仙馐美味闻之大饕,玉液琼浆嗅之醉人,看样子聚会才开始。

    “窝草,那只没节操的死螳螂怎么来了。”

    一兽一人刚刚踏上九曲桥,就有那眼尖之人,发现这位不速之客。

    “玛德,花家小子,别以为你背后嚼舌头,大爷就不知道。等会收拾你。”螳螂人模人样,走上湖心亭,一屁股将那个花家青年挤开,顺势坐下,拿起玉桌上的龙凤杯,一口干掉杯中酒,色眯眯拉起旁边一个绝美女子的柔荑,道:“花仙子,有些日子没见了,想我没有。”

    “呸,谁会想你这个色胚。赶紧把你的爪子拿开。”花家仙子颜面变幻,咬牙切齿。

    在云京帝都,这该死的螳螂可是出了名的口无遮拦,下流无耻,节操不存,毫无下限,上了很多人的黑名单。哪个女子要是跟他沾上一点关系,保管就会成为整个帝都上层圈子的笑柄。而这该死家伙一来到,不仅坐到了自己身边,还拉起了手,真是倒八辈子血霉了。

    “哎,想我们曾经花前谈经、月下论道、湖边赏景、床上谈情,那是多么浪漫啊,如今为何对我绝情至此。花家仙子,你伤了我的心。”螳螂唉声叹气,失意之极。

    花仙子见螳螂越来越离谱,惊慌失措之下,打翻了一张青玉案,尖叫道:“谁和你花前月下谈经论道了,滚滚滚,不要污我名声。”

    螳螂面不改色,背过身子,面向隔壁桌少女,道:“林家妹子,一别经年,你越长越迷人了。”

    林姓少女花容失色,慌张退后几步,“你不要过来,你敢过来我就投湖自尽。”

    螳螂继续转移目标,突然眼睛一亮,快步走到一角,从桌底下拉出一个妙龄少女,笑道:“蓝小妹,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哥哥刚刚把你许配给我了,咱们今晚就洞房吧,从此亲上加亲,双宿双飞,哈哈哈……”

    蓝小妹悲愤欲绝,道:“你胡说,我哥哥才不会答应你这个混账东西。你再欺负我,我就告诉瑶姬表姐,让他罚你禁足十年,不,百年。”

    蓝小妹不是别人,正是被杜牧痛揍的蓝发青年的妹妹,瑶姬公主生母康妃族人。

    让螳螂这样一闹,好好的一场帝都天才聚会,顿时味道全变,现场气氛荡然无存,说不出的尴尬和诡异。

    “这里是帝都四大学院学院天才之间的交流聚会,如果瑶姬公主来到此间,自然可以高坐上位,而你只不过是公主一头兽宠,有什么资格列席此间。”

    有那看不惯螳螂德行的青年,站起来大声呵斥。

    “就是,兽宠请滚出康园,还我们一片清净空间。”

    “兽宠请滚蛋。”

    有人带头,自然就有人附和,而且响应之人众多,几乎到达群情汹涌的程度。

    “看来螳螂国兽的身份并非人尽皆知,起码四大学院的这些年轻人就不知道。哪天他们一旦知晓了螳螂的身份,一定会发疯发狂。”杜牧心里偷笑。

    他已经能够想象到那时的画面:帝都年轻天才们知悉这个无耻下流没有下限的螳螂,就是中州皇朝堂堂国兽,每天都要祭祀一番的存在,一个个仰天喷血三升,倒地气绝身亡。

    不过,皇室好像也早早料到这个结果了,以螳螂的德行,恐怕真实身份至死都不会曝光,一生只能活在神秘之中,所以才给他安排了公主兽宠的身份,这反而让他更加肆无忌惮。

    “玛德,我没有资格,难道你们这群狗屎就有资格?别忘了,康园是谁的康园。”康园是公主的,自然也就是螳螂的,要论资格,公主不在,这里他才是正主。螳螂当然理直气壮。

    论歪理,这群饱受礼节传世的帝都天才,加在一起也不是无耻到让他们绝望的螳螂的对手,以往事实已经充分证明过这个道理。

    “就算康园是公主的,聚宴上不请自来,你还有理了?”

    蓝小妹旁边站起一个华服青年,道:“这个家伙又什么什么身份,山野草鸡一样的东西,有何资格。”

    天才们说理说不过对方,把矛头转向同来的杜牧。螳螂虽然身为兽宠,但那也是皇家的兽宠,皇家一只臭虫都比他们家金贵,可杜牧就不同了,朴实无华,一看就是下人装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400/355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