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事游戏行业十一年,谢石还是第一次有机会与国内三巨头的掌舵者正面较量,而且一次就是两位,这让他心理异常亢奋。尤其是当他一句话就能让对方做出退让,他的心情也变得愈发激动起来。可与他的情绪完相反的是,他的大脑在这一刻反而变得无比冷静与清醒。

    表面上,他仍旧带着淡淡笑意,点了点头,附和道:“卓总说的有道理,只不过在我看来,关于利益分配这一块,实在没什么好谈的。说实话,对于这一分配方案我和袁总是持反对意见的。我方做出的让步实在太大了。如果不是杨部长坚持,认为与其将利益让给外国人,还不如让给国内的兄弟企业。也许此时坐在谈判桌上与我们进行交流的就是暴风和碧玉了!”

    完美星空作为国内一线游戏公司,谢石的名字韩少杰和卓艳还是略有耳闻的。只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在此之前,他们从来没想过在三巨头之下还有人敢以这种近乎于威胁的语气对自己说话。要知道,他们可不是什么中高层,而是国内最大的三家游戏大厂之二的掌舵者。

    只是,在尚未确定杨洋所说的是真是假之前,这场谈判关系到的可是价值百亿的计划,因此即便被谢石如此生硬的连怼两次,韩少杰也只能硬生生憋着。卓艳怕他忍不下这口气影响到此次谈判,在递给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后,这才缓缓开口道:“对于杨部长的坚持,我个人表示非常感谢。只是也请贵方理解,这不仅仅是一次普通的商业合作!杨部长之前已经提到过,在合作开始之前,我们两家需要替他挡下企鹅科技对于接下来对贵方的打击报复。亲自下场与企鹅交手,即便同位三巨头。对于我们两家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压力,所以容不得半点马虎!因此任何一个条件,我们也需要以十二万分谨慎的态度来对待!您觉得呢?”

    袁沐雪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认可道:“我们理解,所以我们才会让出如此巨大的利益,并且,联手打击企鹅不只是在帮助我们。华夏的游戏市场就这么大,企鹅占据的少了,网优和搜趣占据的自然就多了!这对贵方来说同样也是隐形利益,不是吗?”

    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态度,意识到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已经没了意义。再者的确如对方所说,如果杨洋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两家合起来拿到地的确能超过两百亿,这份让步确实不小了。他们事先商议的就是能让对方做出让步最好,实在不行就算了。因此卓艳十分干脆道:“好,那么这件事暂时先放到一边,接下来我们还有一个疑问,同时也是最重要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得到解决,那么说再多也没有任何意义!”

    袁沐雪再次点点头,严肃道:“只要能回答的我们一定回答!”

    这一次,提出问题的是搜趣的策划部部长刘勇刚。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肃然问道:“袁总,刚才卓总已经提到过,在合作开始之前我们是要先帮助冰雪互娱度过企鹅这一关的,这对我们两家来说都不是一件小事。口说无凭,出于负责任的态度,贵方是不是至少也应该提供一下游戏的简要策划?”

    果然还是提到了这个问题!杨洋三人相视一眼,谢石摇了摇头道:“这不可能,创意不是成品,在没正式签下合同之前我们是不可能提供的,这一点在我们杨部长与贵方第一次谈话时就已经明确提出来了!”

    刘勇刚皱着眉头反驳道:“涉及数百亿的合作,你们甚至连大饼都没画,只靠喊个口号,这合理吗?”

    摇了摇头,谢石看向对方,语气平静道:“这不是喊口号,你们不是风投,我们也不是创业公司,请不要误解!我们是有完整的策划方案的!既然是合作,那就要签合同,合同中是会有明确规定,双方需要履行的义务和责任的。如果我们没有做到,贵方可以按照合同约定起诉我们!”

    “一款游戏从立项到研发,再到最后的推向市场,需要花费的金钱、时间以及精力不需要我多说,在座的各位心知肚明!而想要达到杨部长所说的市值,更是需要至少两到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积累。等到结果出来都什么时候了?贵方连一份简要的策划方案都不愿意提供,仅凭合同约束,到时候没能达成预期贵方完有理由推脱,比如推诿我方运营不合理,推广不到位,项目潜力还未彻底发掘等等等等,到那时我方又该如何呢?”

    网优科技的法务部部长刘莹一口气说完后扫视了一眼场众人,随即再次开口道:“因此,如果贵方坚持不能提供策划方案,对于此次合作,我将持反对意见!”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会议室内顿时陷入一阵沉默。杨洋认真扫视着在场所有人的表情。没有任何惊讶或意外等情绪,显然是事先就已经商议好的。

    他看了眼身侧二人,点了点头。袁沐雪微微颔首,随即问道:“韩总,卓总,您二位的意思呢?”

    数秒钟的沉默过后,韩少杰缓缓开

    口道:“袁总,我虽然是公司的总经理,但是如此重大的决策,我也无法做到一言而决,自然是要征询整个公司所有高层,甚至是总部董事会的意见。按照目前的情况看,如果贵方无法提供策划书,恐怕这份合作方案很难被通过!”

    另一边,卓艳点了点头,赞同道:“不错,我和韩总的观点是一致的!”

    “既然如此!”轻轻叹息一声,就在对面众人以为他们即将让步的时候。三人同时站起身来。袁沐雪满脸遗憾的说道:“很抱歉,让各位白跑一趟,希望未来咱们还有合作的机会!公司还有事,我们就先告辞了!”

    紧接着,三人便在网优和搜趣一众人等惊讶的目光中,微微点头示意后,转身便往会议室门外走去。

    圆桌前,在经过短暂的惊讶之后,韩少杰阴沉着一张脸,目光紧紧注视着一步步走向大门的三人。他在等对方回头!然而让他失望的是,直到对方的身影完消失在大门外,依然没有半分转身的意思,更不要说回头了。这是他完没有预料到的!

    在他看来,此时的冰雪互娱正时刻承受着来自企鹅游戏的巨大压力。即便如对方所说,他们还能寻找其他途径的解决办法。可那势必会影响到大逃杀的第一次删档测试!出让给外国公司?说的好听,人家一来一回就需要花费多少时间?按照冰雪互娱给出的报价,动辄数十上百亿的合作那是一次两次谈判就能搞定的吗?更何况人家到底看不看的上这款游戏都两说!

    如此一来,他们依靠马伯明等明星吸引到的巨大优势立刻就会变成劣势。

    要知道,即便是许多游戏大厂,跳票对粉丝玩家们都是一种巨大的伤害,更何况是冰雪互娱这种小公司。眼下对大逃杀产生兴趣的都不是他们的粉丝,完来自于杨洋的营销结果。不具备任何稳定性,一个运作不当,好不容易积累下来的人气立刻就会掉失的无影无踪,甚至是遭受到这个庞大游戏群体的攻击抵制!

    到了哪个时候,这款游戏还能值多少钱?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能,怎么敢一言不合就掀桌不谈了?这是他们完没有预料到的。

    然而这一情况却在杨洋等人的预料之中,尽管他们也在赌对方开口挽留!但是没有他们也不意外,毕竟大致的几种局面他们都已经提前做过预测了。

    走出景泰楼的大门,袁沐雪转身看了眼身后。随即开口问道:“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见她满脸忧色,杨洋笑了笑,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回公司。谢总,到了公司麻烦你立刻联系你的那几位同学,不管他们会不会打电话过来,咱们先走备用方案!”

    谢石点点头:“没问题!”

    然而三人才刚刚进入袁沐雪的办公室,杨洋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即立刻对谢石道:“是马林,谢总,待会儿电话一接通你就假装再给碧玉打电话!”

    谢石闻言只是短暂的怔了怔,紧接着他便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了。于是在杨洋刚刚开口喊出“马部长”三个字后,他便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老林啊,我这次打电话来是有个项目,想问问你们碧玉有没有兴趣!”

    “什么项目啊?价值20亿美刀的项目。另外这还只是第一阶段,如果合作愉快,后面还有个70亿美刀的大项目,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在谢石开口说话时,杨洋还站在他身边,随着表演的继续,杨洋逐渐开始走向办公室大门。等到他假装拉开门又关上,发出“咔”的一声,他才停了下来。

    而在整个过程中,马林始终不发一言。直到杨洋连喊了三声,他方才回过神来打了个哈哈道:“不好意思杨部长,刚刚身边人有点多,不方便说话!”

    事实上,原本他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只是按照韩少杰的吩咐,想要试探一下杨洋他们是不是真的准备彻底放弃这次谈判。没成想竟然听到了这么重要的一条消息。这让他以及他身后正在听着电话外放的所有人都颇为震惊。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难道他们真的打算就这么放弃了?

    相比起谢石,马林的演技生硬多了。不过杨洋也不在意,大家都在演,谁也别说谁。他笑了笑道:“马部长,您打电话来是还有什么事吗?”

    “唉,杨部长,对于此次合作没能达成,我个人深表遗憾。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还是非常希望贵我两方能够达成共识的!”

    嗯嗯两声,杨洋敷衍道: “我也感觉挺遗憾的,不过没关系,也许以后还有机会呢!”

    短暂的沉默过后,马林的声音再度传来:“杨部长,我刚才似乎听到谢总再打电话,听他那意思…你们已经开始寻求与碧玉的合作了?”

    鱼儿上钩了,杨洋

    嘴角掀起一丝弧度,语气却是略显沉重的说道:“马部长,既然你都听到了,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没错,我准备把大逃杀卖了!”

    “什么!?”原以为杨洋只是打算按照他之前的计划,谋求与碧玉公司的合作。完没想到他的打算竟然是直接卖掉大逃杀。马林忍不住惊呼一声,急切问道:“杨部长,贵方可是认真考虑清楚了?大逃杀甚至还没有进行第一次删档测试,卖给碧玉,恐怕对方很难给出一个合理的价格!”

    轻笑一声,杨洋笑着回道:“谢谢马部长的关心,不过这是经过我们慎重考虑后做出的决定。说实话,比起与贵方合作,其实袁总和谢总更偏向于现在的决定!”

    “为什么?”

    “其实你我都应该清楚,目前国内对大逃杀的预测是,运作得当,一两年内估值10~15亿之间。但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它应该价值80亿左右!不过这都不是重点。实话跟您说了吧,原本按照我方的计划,是准备在本周六开始第一次测试的。可眼下这种情况下,企鹅显然不会再给我们这个机会了。再加上现在贵我两方的合作无法达成一致,与其继续拖下去进一步扩大损失,还不如干脆把它给卖了!”

    “那…那你们打算卖多少!?”

    杨洋故作讶然道:“怎么?难道贵方也有兴趣?”

    “如果价格合适也不是不能谈啊!”

    “好吧!”故意停顿了数秒,杨洋方才继续道:“虽然我不认为你们会接受…毕竟只要买下它,那贵方就有可能面临和我们一样的局面!别忘了,这款游戏是有可能威胁到火线冲突的。企鹅绝对不会坐视国内某家公司将其运作起来。不过如果你们有意,我也不会拒绝。我也不跟你们绕弯子了,我的底线是五亿!如果你们能接受,那我们随时都可以签合同!”

    “…这我需要向我们韩总汇报,看他的意思!对了杨部长,贵公司卖掉大逃杀后有什么打算呢?”

    杨洋暗笑一声,随即爽朗道:“这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没了大逃杀,企鹅的威胁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有了足够的资金,那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自主研发我们的新项目。等到新端游的成品做出来了,我们完可以拿着它重新寻求合作。只不过…马部长,恕我直言,到了哪个时候,可就不存在40的收益让步了。届时我只需要一家合作公司,甚至无所谓是不是企鹅!我最多让出15。如此一来,现在大逃杀的损失也就不算什么了。到时候完能赚回来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袁总和谢总更倾向于这个方案的原因啊!呵呵!”

    这话一出,马林身侧的韩少杰卓艳等人心中皆是一沉!杨洋说的没错,企鹅是很厉害。可如果人家公司不运营产品,你就拿人家没有任何办法。阻止人家研发?花高新挖人?呵呵!

    如果杨洋说的是真的,他的新游戏做出来真的价值四百亿。换作主导者是韩少杰的话。他完可以只出一个研发小组,承诺给予小组成员收益分成作为奖励,同时签下巨额赔偿条款的保密协议。两者相加之下,你拿什么去阻止?一个研发小组至少十几个人,每个人的分工都不同,即便是组长,也不可能一次知道所有的数据。你打算挖多少人?人少了没用,人多的话,你需要付出多大代价?人只需要让出1个点的收益那就是四亿,挖人至少需要高出对方现有收益的三倍以上甚至更多,再加上有可能面临起诉需要赔付的补偿款,没个十亿打底想都不要想!

    况且你怎么知道对方哪个小组是负责该项目研发的?万一对方挖个陷阱让你往里跳怎么办?你跳是不跳?

    最重要的是,网优和搜趣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企鹅?先不说企鹅信不信,如果它成功了,壮大了自身对两家不仅没有任何好处,反而还挤压了他们的生存空间。因此,在没了利益冲突之下,企鹅至于花费代价去针对冰雪互娱吗?

    其实整个通话进行到现在,韩少杰和卓艳等人都已经明白了,杨洋并没有完放弃与网优和搜趣继续合作的可能。他的这番话完就是再变相的向自己等人试压。

    杨洋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你不信?杨洋自身是个创作天才,这一点他已经从音乐、综艺以及游戏上完证明了自己。你说她没有这个能力?就目前大众所能查到的,杨洋所拥有的一切加起来估值起码数亿了!他有不要拿自己等人开玩笑吗?

    事实上,韩少杰和卓艳之所以愿意亲自来这么一趟,本身就说明他们对此是持信任态度的。当然,他们不认为真的价值四百亿,杨洋必然有吹牛的成分在内。可即便没有那么高,哪怕价值百亿,那三款游戏的收益分成加起来也有四五十亿了,谁敢说这是笔小买卖不值得重视?

    事情发展到现在,究竟是冒险一搏还是干脆放弃?形式瞬间转换,压力顿时来到了网优和搜趣这边…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34842/18737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