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呀,就看你写的这几首歌都非常好听。突然好奇你会给我写首什么样的歌嘛。怎么,你后悔啦?”

    杨洋见姐姐似乎有些失望,又想到自己给妹妹写了好几首了。可答应了她的又突然反悔,这事确实是自己做的不对。于是连忙解释道:“当然不是了。就是,哎。我都说了这首歌适合姐姐你唱嘛。我一个男孩子当着爸妈还有晓晓的面实在唱不出来啊!”

    同样在一边怀着期待表情等待哥哥唱歌的袁晓晓闻言顿时不满了:“当着我面怎么了?你那些歌的简谱还不都是我给你写出来的!”

    杨洋没好气道:“你忘了那次我给你唱《卡路里》的时候你是怎么嘲笑我的了?还你怎么了。我告诉你,主要就是你在我才唱不好出口的好吧!”

    袁晓晓顿时无言以对。

    袁沐雪却似乎铁了心想听,于是连忙道:“那走,姐开车送你回家。到你那里唱给姐听!”

    杨洋瞬间目瞪口呆,他看了眼爸妈,结结巴巴道:“现现在?只都九点多了呀,要要不明天吧?”

    此时的袁沐雪已经抓起了自己的挎包,她急声催促道:“不行不行,我就要今天听,我可不管啊。你给晓晓写了那么多歌,也没见你什么时候说过等明天唱给她听,我不管。我今天就要听。赶紧走。早点去你那儿唱完了我还要回家!”

    周慧兰看了眼自家女儿,嘴唇动了动。想了想,还是对杨洋道:“那你就跟你姐去吧。反正现在也不算太晚,路上注意点安!”

    杨洋只得无奈起身,跟爸妈还有晓晓打了个招呼。便跟着姐姐出了家门。

    袁沐雪似乎有心事,一路上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杨洋见状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于是也只能闭嘴闷不做声。在经过了大半个小时的沉默之旅后,终于到了杨洋家。

    一进门,袁沐雪便把挎包仍在了沙发上,人也跟着坐了上去。一双美目注视着杨洋,道:“行了,现在没外人了。你快唱吧!”

    “啊?真唱啊?”事实上,在来的路上,杨洋始终不停地在翻阅着脑海中的记忆。努力想要找到一首可以替换的歌,唱给姐姐听。但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浮现在脑海中的那首歌却始终不停的在他脑海里盘旋。哪怕他明知道唱出来姐姐可能会生气,自己可能会挨揍。但就是忍不住。或许这就是他骨子里

    那股作死的冲动在作祟吧。

    没办法。他真的很想看看那副画面。没有其他意思,就是觉得也许姐姐边跳边唱的样子会非常动人。

    然而袁沐雪却是误以为他不愿意。难掩心中失望的道:“看样子你是真的不想唱给姐听啊。那你是骗姐的了?哎,算了,姐不勉强你。”说完抓起挎包就要离开。

    这下杨洋是真急了,姐姐明显生气了,他连忙上前拉住姐姐的手把她按坐在沙发上道:“不是,没有,我怎么会骗你呢?哎。就是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感觉太尴尬了。你都不知道上次我给晓晓唱《卡路里》,她都笑话我了。给我弄得有些心里阴影了。”

    袁沐雪等杨洋说完,这才脸色微红的把手抽了出来。整理了一下思绪,她道:“她是她,我是我,你放心。我保证不会笑你的。”

    说着还怕杨洋不信,于是继续补充道:“我保证,我要笑你我就是小狗!”

    都到这一步了,不唱也不行了。杨洋只得叹了口气,无奈道:“好吧,姐,这可是你说的。说好啦。不许笑。还有,我唱了你要是不喜欢也不许生气哦!”

    袁沐雪虽然有些不明白她补充的最后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好,没问题。你唱吧!”

    闭上双眼用力深吸了口气。杨洋在内心对自己说:死就死吧。豁出去了。

    在睁开眼时,他脑海中自动浮现出记忆中某音中的画面,便跳便道: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在你面前撒个娇,哎哟喵喵喵喵喵

    ”

    忍忍忍忍忍

    “噗哈哈哈哈!!”

    实在忍不住了,袁沐雪瞬间横躺在了沙发上。抱着肚子双腿乱蹬,笑的差点从沙发上掉了下来。

    杨洋这下再也唱不下去了。一张脸臊得通红。不高兴的喊道:“姐!!!你说好啦不笑的好吗?”

    “汪汪汪!噗哈哈哈哈哈!!”

    袁沐雪其实很像杨洋记忆中另一个世界一位叫宋慧荞的女艺人。只不过她的唇形要小一些,更丰满一些。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袁沐雪有36d!!!

    因此看起来也比宋慧荞要更加成熟性感一些。

    试想如果是宋慧荞穿着一声猫咪装唱跳着《学猫

    叫》,这画面难道不令人非常非常期待吗?

    杨洋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会突然出现这样的画面。更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想看姐姐跳这舞。但这想法就是突然出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如果今天袁沐雪不提,也许这想法就会被压下去,可能以后也不会再提及。但今天袁沐雪提出来了。他就再也压不下心里那股作死的念头,于是豁出去了把这首歌给唱了出来。

    在此之前他预想过很多姐姐听完后的反应。比如荒谬可笑,比如生气发飙,比如无语难以理解,震惊不可思议。

    唯独没有想过她会笑成这副模样,根本停不下来的样子。这让他尴尬的简直恨不得把自己塞进马桶里冲走算了。

    杨洋一把捂住了脸,生无可恋的道:“姐你笑够了没有啊?”

    见弟弟似乎真的快要受不了了,只好做起身来,拼命忍住笑意道:“对,噗,对不起啦。我真噗真不是故意的。我是实在没想到”

    杨洋决定放弃治疗了。他破罐子破摔道:“行行行,你笑吧。随便笑啦!”

    袁沐雪小心翼翼看了眼杨洋。见他这幅表情,怕他真的生气,只好吸了口气。努力平复了下情绪。撩了撩有些散乱的秀发,抓起了挎包,轻轻咳嗽了两声道:“那个歌我也听过了。嗯,挺有意思的,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你也记得早点休息!”

    杨洋有些郁闷的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

    袁沐雪一直走到门口,方才犹豫着转过身来,看着杨洋道:“那个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类风格了?”

    “什么?”杨洋一时有些没明白她的意思。

    袁沐雪深吸了口气,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她把挎包放在鞋柜上。再看了杨洋一眼。突然双手握拳略微弯曲着举至右侧。如同一只慵懒的波斯猫正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逗猫棒一般上下拨动着。同时用她那略带磁性的声音轻声唱道: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只唱了这一句,她的整张脸便从脖子处开始迅速红透,也顾不上去看杨洋的表情。她一把抓起挎包。转身飞快的出了杨洋家门。

    只留下目瞪口呆的杨洋一个人站在客厅内,眼神中尽是茫然、疑惑、震惊、不敢置信等等情绪以及满脑子都是刚刚袁沐雪那美到令人窒息的画面。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34842/18737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