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最新优质免费无弹窗小说 > 修真仙侠 > 尊禧 > 正文 第32章庶子夺嫡
    “你不学无术,懒散贪婪,且狡诈成性做了多少坏事,你都忘记了么?”

    王宏左手提着标枪,右手持碧蓝金笔点指着王琦狰狞在火把妖娆晃动下的红光中的面孔,冷淡的呵斥。

    这货在王家庄内骗吃骗喝,挑拨是非,闹得街坊邻居沸沸扬扬,不得消停。

    致使左邻右舍失睦,夫妻失和而争执不休,不得安宁。

    他却乘机谗言离间人家夫妻,把小事闹大,从中得利,顺便沾沾人妻的便宜。

    乐在其中,屡教不改。

    整到最后,左邻右舍的人都不理他,他就闹到整个王家庄内,祸害其他人的家庭。

    说到底他就凭一张嘴说错了几句话而已,追究起来无法定罪,只能告诫、惩戒他一番了事。

    王宏没少教训他,但他当面认错,过后依旧死性不改的整事、胡闹,至今闹得整个家族、覆灭了。

    事已至此,王琦也豁出去了,霍然站起身来,持剑与王宏对峙着吼道:“我那叫睿智,是你们顽固不化,龟缩在庄内养性、都变成朽木了,不识得、也不认同我身怀雄才大略的资质。”

    在他看来,身为鬼谷一脉的后辈,却沦为末流混在族民中过日子,也应该受到族民的供奉。

    平日里耍弄族民那是教化他们怎么处世为人。

    不能一成不变,龟缩一隅做隐士良民。

    做良民有什么好?

    自以为超然于外,活得逍遥。

    实则受尽帝国与权贵势力中人的盘剥,低声下气的做人。

    而受气的是族民管事,与王宏这位少主毫无干系。

    王宏凭什么独享其成,高高在上,却不为族民谋福利?

    致使族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苦苦挣扎的做奴役,受尽各大势力的欺凌,无人问津。

    而身为鬼谷后人何等尊贵,凭什么受人欺负?

    既然王宏这位少主不闻不问,王琦立志改变家族局面,取缔王宏的地位,弘扬鬼谷一脉的威名。

    王宏自幼遵照祖训、不涉及世俗纷争,监理族民经营庄园、受屈存世磨砺心智。

    这是游历红尘,尝尽世间的酸甜苦辣,修身养性的磨刀石。

    与王琦妄自尊大,野心勃勃,违背祖训,贪念俗世中人的富贵相比格格不入。

    再说历代帝国忌惮着王家庄、鬼谷后人,生怕鬼谷后人一呼百应,聚众逆反帝王家的江山。

    在这种形势下,鬼谷后人稍有异动,将迎来帝国大军的镇压,面临灭门之祸。

    迫使鬼谷后人处在这种微妙的形势下求存,延续了上千年。

    而存世的根本则是:修身养性,绝不涉及世俗纷争,做隐居人士。

    其中的艰辛涉及到方方面面,连带鬼谷弟子从中周旋,稳定局面才延续至今。

    这是无数代人的心血结晶,否则王家庄在强大的帝国之下早就家破人亡了。

    王宏自知个中利害关系,见王琦死不悔改,顺着他的问道:“你认为谁懂你?”

    “外面的人都懂我,我在外面混得风生水起。

    每次走进凤祥楼皆被人尊为鬼谷少爷,侍奉的服服帖帖,吃香的喝辣的,不发一钱。

    而不像身处族内,被你欺负,连带族民附和你一起来贬低本少爷!”

    王琦挥舞着手中的利剑,抖得面红耳赤的脸面直颤,咧开嘴吼道。

    王宏保持着手持碧蓝金笔点指他额头的姿势屹立在夜风之中,淡定从容,左嘴角上翘泛起一抹冷笑,冷淡的问道:“这么说,是凤祥楼掌柜、刘德伙同你覆灭了王家庄内的所有族人?”

    “你,你在套我话?

    哼,事已至此,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没什么不可对人言。

    我没有伤害一位族人,也没有伙同刘德进攻王家庄,只不过得了刘德诸多好处,告知他你的所作所为而已。

    你听清我的话了吗?我没有伤害族人,绝不允许你仗着王家少主的身份来栽赃陷害我!”

    “陷害你倒不至于,你先解释一下、你带人追杀福伯想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这都是你们一脉的人造成的。

    你们凭什么不告诉我家族秘境的所在,害得我从外人口中得知这一消息,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我不是鬼谷后人吗?为什么将我排除在外,连外人都不如吗?

    就为这我带人追问福伯秘境的所在,让福伯以实际行动证明我还是鬼谷后人,有错吗?”

    王琦情感激荡,舞剑发泄,大声嘶吼道。

    家族秘境真实的存在着,但那是每代家主与守墓人共同守护的禁地。

    而让两个人知道就是以防万一,遭遇不测而让族人失去进入秘境的方法。

    王宏仅知道这件事而已,见他状若疯癫的发泄情绪不为所动,遂话锋一转问道:“你带人追杀福伯,就是带着地上这批、刘德的走狗,还敢说刘德没有伙同你屠庄?

    而王家庄七重院墙,每重院墙皆有家仆守护,他们却安宁的死在火海中,是何道理?”

    王家庄一旦进入戒备状态,依据高墙与深沟防御,纵有百万大军来攻,没有三五天的时间绝对攻不下来。

    而王家庄惨案仅仅烧了三五天,这不合常理。

    王宏当时归家之时,借助夕阳余晖见农田焚毁无际,一眼望去身黑漆漆的一片,与庄园一样没有半点火星子,满目焦黑。

    顿生疑虑,巡察七重院墙,见家仆护卫的死壮没有身入火海焚烧时的那种无力挣扎的惨状,自知他们提起被人做了手脚,非死即瘫。

    导致院墙失守,让歹人趁虚而入,进入庄内烧杀抢掠,才符合了歹人在短时间内焚毁了王家庄的事实。

    因此,王宏绝不认为庄内没有内应,而导致王家庄惨案的发生。

    完不合情理。

    难道经营了上千年的王家庄不堪一击么?

    而这一切直指王琦,他就是内应,内贼。

    王琦自知说露了漏嘴,无法否认曾带人追杀过福伯的事实,遂狂笑着吼道:“你要解释是吗?

    好,你听好了,你一个小儿凭什么执掌王家庄?总揽一切事物指手画脚,屡次欺凌于我?

    凭什么?我也是鬼谷后人,有权力执掌王家庄!

    而这一次,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一切,给家仆护卫下了点软筋散、死不了人,再借助外力执掌家族。

    谁曾想翠云山脉中的蛮夷蜂拥而入,冲入王家庄内烧杀抢掠,导致王家庄覆灭。

    那是几十万蛮夷干出的灭门祸事,与我毫不相干。”

    “你到此时还死不悔改,若非你被外人利用、使用软筋散放倒了护卫院墙的家仆护卫,致使蛮夷趁虚而入,会使整个王家灭门么?

    不但如此,而且你勾结外人拦截族人于后院祠堂一线、堵死了族人撤离到深山的生路,族人才会惨死,无人生还下来?”

    王宏想到祠堂一线死去的族人最多、最惨,悲愤莫名,持笔挺刺到王琦的额头前,厉声呵斥。

    王琦吓得遍体颤抖,一边后退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利剑护住身前,惊恐而狰狞的嘶力吼道:“我也不想这样,当时我在追击福伯,并不在场。

    不过肯定与刘德有关,一定是他指使属下人拦截了族人的去路,并勾结蛮夷算计王家庄。

    要不然,蛮夷不会和他不期而遇,一前一后夹攻王家庄。

    他才是覆灭王家的罪魁祸首,而他调查你三年有余,说明这一切恶果都是你的过错。

    是你害死了族人,与我不相干?”

    “也就是说你勾结刘德谋算王家庄三年有余,密而不报,实为家族叛逆、罪恶之源。

    这真是庶人梦富不知祸,子弟攀贵暗结胎。

    夺志迷利双相害,嫡思祖荫单识人。

    你这是庶子夺嫡,图谋我这王家少主之位已久。

    我就不该顾念祖训教化于你、修身养性,远离世俗纷争、勿贪世俗功利,以免你招来朝廷镇压,保族人安身立命。

    不曾想留下你这祸胎害人,族人因你而死于火海之中,你罪该万死!”

    王宏豁然明了因果,迈步、持笔刺激王琦,一步一句的说道。

    时至此刻,关于王家庄惨案的来龙去脉都清楚了。

    无非是刘德把王琦当棋子摆弄,算计王家庄满门上下,乃至是王家的钱粮与一干鬼谷弟子。

    为他刘德谋夺天下打下根基。

    然而,刘德邀请自己为青天楼、堪比圣人题词作赋,自己应邀作诗不在话下,但没有答应他的招揽。

    他就死缠乱打,不惜把自己困在参天楼下的密室里劝降、写卖身契把整个王家与鬼谷弟子都卖给他。

    他历经了三年多的时间谋划这颗果实,用心何其险恶?

    但他绝对不可能与蛮夷之辈达成一致。

    因为蛮夷族人住在山林里,向来与世隔绝,除非掠夺帝国城镇内的物资才会与外人接触,所以蛮人不可能与他合作、谋算王家庄。

    看来王家庄惨案另有波折?王宏心如明镜,持笔刺激王琦,看他是否知道一些灭门端倪。

    王琦直到这一刻才从夺取王宏少主之位的美梦中醒悟过来,意识到自己被人利用了、害死了族人。

    也明白了族人存于帝国下的无奈处境,悔不当初一厢情愿、争名夺利害人害己。

    可是王琦不想死,在碧蓝金笔的逼迫下吓得翻滚在茅草地上躲避,不顾遍地血污沾染了一脸散落到嘴上,咧开嘴大声喊道:“你不要杀我,我也不希望族人惨死啊!

    放我一马,让我为族人报仇尽一份力,一起去营救堂妹王萱……”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34840/18736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