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雅整整担心的一天也不见人回来,她只能不断问洛毅几人,结果却一个样,没有消息。

    她甚至有想过去找,可想想找到了就能有办法?自己在哪里不过帮倒忙而已。

    她这一整天的担忧,其他人看在眼里,然而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才好,只能保持沉默,让她自己一个人冷静冷静。

    大概快到第二天早晨的时候,终于有了消息,夜韩哲回来了,刚看见他的人影,还不等顾晓雅跑过去,人就这么直直的倒了下去。

    她着急的红了眼眶,已经失了所有的冷静,哭着让其他人快找救护车。

    夜韩哲伤得很重,好在他的身体足够好,送到医院的时间也没有太迟。

    手速整整进行了十三个小时,等出来的时候大夫告诉他们,夜韩哲很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他挨了五颗子弹,其中有两颗子弹在重要位置,其他两颗在肩膀,可见对方是真的想要他的命。

    好在对方似乎枪法不稳,有手抖的可能,这才并没有真的打在要命位置,直接要了他的命。

    时间过的很快,快到一眨眼两年过去了!夜韩哲在这两年间并没有醒过来,至于那个人和袁敏已经被抓了,以伤害他人罪也算是活该。

    夜韩熙并没有如愿以偿去做自己喜爱的歌手,而是接管了公司当起了夜氏集团的总裁。

    他没有签那份转让书,而是当着众人的面将那份转让书撕毁,不顾旁人的劝阻,只轻说:“我相信哥会很快醒过来,公司永远是他的,还是那样我只是暂时代替。”

    至于顾晓雅,如今已经打开了国内市场,也算是一个有名气的公司老板,国外那边有夏天琪照看,如今刘晓晓那丫头也去帮忙了,有这两个人她放心。

    在这边工作虽然多,好在只要快点完成,倒也有许多空闲时间。

    有了空她就来医院看着夜韩哲,顺便跟对方说一说最近发生的事情,无论大小好的坏的都会一并告知,她总说不能只让夜韩哲了解好的,这样醒过来许多事他会不知道的。

    只是夜韩哲依旧没有醒!

    “我跟你说啊,如今夜韩熙那小子可是厉害了,越来越有你的风采,只是还远远不及你,如果你醒着肯定不会满意对吧?”

    “爷爷最近要去旅游了,本来大家不想让他去的,毕竟年岁大了,谁也不放心他老人家一个人出远门,可他老人家非得去,我们实在没有办法知得答应。”

    “爷爷还说啊!什么时候你醒了,要成婚的那一天在找他吧,否则就不用找了。”

    “还有夜韩熙那个家伙,死活不肯和沫沫那丫头成婚,现在两人都领证儿了,就差一场婚礼说要你亲自在才完成最后一项。”

    “哈!你那两个兄弟,也很好欧阳言前两天还想着来这边呢,只可惜他公司那边实在太忙了,根本抽不出时间。为这事我们还嘲笑他来着。”

    深深呼吸,双手牢牢地抓住夜韩哲的手,继续笑眯眯的轻轻说:“至于查理我想就不用说了吧,他现在就在这边,是你的私人医生你也很清楚。”

    “只是那个家伙真的很烦啊!你不过睡得时间长了一点而已,整日里在这儿唠叨个没完!”

    忽的笑意减淡,深深的望着病床上的人:“所以…夜韩哲…你到底什么时候醒来?我想你了,哪怕你说话真的不好听,平时也臭着一张别人欠你二五八万的脸,可我还是想你醒来。”

    “呼~你这个面瘫也真是的,没事逞什么能,现在好了吧?非得这样不可吗?”

    “夜韩哲……”她的呼唤没人回答,她也不在意,毕竟已经习惯了。到底有多久叫这个名字没有回应了?又到底叫了多少次了?她已经不太记得。

    既然夜韩哲不回答,那她就笑笑自顾自继续说:“查理告诉我,我的记忆找不回来了!可能你会很失望吧?毕竟你找的一直都是那个女孩。”

    “等你醒过来,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一谈这个问题,你究竟要的是那个我,还是现在这个没有气质不够端庄,一身毛病的顾晓雅呢?!”

    “如果你想要的只是那个女孩,我想我可以……可以死缠烂打直到你忘记那个顾晓雅来喜欢我。”

    “我发现自己没有办法离开你了!感觉很对不起你,我没有参与你的以前,但是以后一定会参与其中,谁也赶不走除非你开口让我走。”

    这两年她想了很多,想法也跟着变了许多,她不在只纠结于曾经和如今,她会一直待在夜韩哲身边,直到夜韩哲说不需要为止。

    坐着说了许久,被一通电话叫走,临走的时候她在夜韩哲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这已经是两年来不变的习惯了。

    只是她走得太急,没有看见床上那个人颤动的睫毛,还有那双修长手指的抖动。

    回到公司的路上她的脸色不是很好,因为有人告诉她有个叫袁敏的人找她,对于这个人她是没有好感的,甚至很讨厌。

    她不是一个多大度的人,不会因为时间长对方坐了监狱就放下。

    走进办公室,一眼看见沙发上坐着的袁敏,她并没有说什么,走过去冷笑着看着对方。

    袁敏似乎变化也不是很大,如果说有变化可能就是跟成熟了。

    两人沉默的时间不短,即使秘书进来送咖啡也没有打断这种沉默。

    她们彼此谁也不先开口大破,倒是有种对峙出个高下的味道。

    “我可以见他吗?”最终还是袁敏开的口,她声音不是很大,也好在办公室够安静,否则肯定是听不到的。

    顾晓雅没有及时回答,端起面前的咖啡轻抿一口,最近两年她喜欢上了这种苦涩的味道,也曾经感叹过,果然什么心情习惯什么味道!

    “我说真的,你放心不会做什么,就只是想见见他,确定一下他还好吗!”

    迟迟等不来一个是或者不是,犹豫片刻她似乎明白了什么,迟疑着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他不是一个会葬送自己前途的人。”终于她说了自见了袁敏之后的第一句话,只是说的模棱两可,叫人不清楚究竟这个他是谁!?

    抿唇垂眸,又是一阵沉默,好在顾晓雅有足够的时间跟她耗下去,她也有足够的耐心耗。

    一声轻笑,似真的在笑又似苦笑,缓缓道来:“我的错”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34839/18736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