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最新优质免费无弹窗小说 > 玄幻奇幻 > 雨恨云愁 > 正文 第三十章:珍惜眼前人
    周循快马回到京城,得到战报,齐国屡次侵犯北魏,只觉得他这个哥哥太贪心,不知道对方的实力,肯定是要吃亏的。

    “王上。”刚准备休息的周循转过身来一看,王忆梦,他这个新婚王后走了进来。

    他平安回来,身为王后确实应该过来问候几句。

    “这么晚了,王后怎么还没有安寝?”

    王忆梦客气的说:“听闻王上回宫,臣妾奉太后的旨意前来侍寝。”

    周循比了比划眼前的凳子,“请坐。”

    王忆梦这才敢坐下。

    周循坐到她对面,仔细打量了她,王忆梦忐忑不安,不知到看哪里才好。

    “王后,本王记得两年前我们见面的是候,你那身打扮让本王记忆犹新,本王总觉得很特别,奈何这些年你都没有再穿起,不过本此去北边,看到了个姑娘,打扮另类,倒于你那身衣服有异曲同工只处。”说完有左右一看,“她可是你的故人?”

    王忆梦愣了一下,“臣妾没有故人。”

    为何现在这么看,觉得她们两个还有几分相似?

    不过现在回了京,只要有心,肯定能查出来。

    “不说这个了,本王去这次去北边,竟然见到了赵昔,本王记得,你与那赵昔定过亲的,是吗?”

    “是。”

    周循见她态度不卑不亢,确实个聪明的。

    “你知道多年前赵昔身后总跟着个姑娘,叫吴妙的,你可对她有印象吗?”周循单刀直入,王忆梦不敢直视他深邃的双眼。

    这吴妙是太后明令禁止她在他面前提起的,她拿她王家几十口人的性命来要挟她,不能提起有关吴妙事情,没想到周循出去一次竟碰到了。

    “臣妾从未见过赵昔,至于他身边哪个女的,臣妾更没有见过了。”

    “那就太可惜了,那女子是瑞王遗孤,现在是北边的王。”

    王忆梦不敢相信:“女子也可为王?”

    “以前没有,如今就有了。”

    两人不再多聊,按照以前的规定,周循谁榻上,她谁床上,一夜相安无事。

    第二天,周循招了太医,周循拿过吴妙喂给他的药给太医看,毒是没有毒,但是什么成分,太医们没有谁能看出来。

    好再没毒,周循小心翼翼的收起来。

    且等等,过不了多久殷文就能找到路神医,为他解惑。

    周循放下手中的奏折,就看到清清在擦拭他的藏书。

    其实他知道清清应该清楚吴妙的来历,清清虽是他的丫鬟,但如今在西魏的地位不低,怎地见都吴妙一口一个“姑娘”,见到他伤了吴妙,竟还伤心起来,除了他,他还没见过清清为其他人担忧过呢。

    能让清清闭口不谈的隐瞒他,想来只有太后能办到了。

    这几日有些大臣商议派兵支援北魏,让他大义灭亲,站直立场,拉拢民心,周循还不知道如何决断。

    北魏,雍州府。

    吴妙送走一批大臣,收到刘景平安到达南城的消息,心里安定。

    快入秋了,天气开始凉了。

    吴妙站在窗口,看着北国的天,想到那日和刘景送别的情景。

    那日在疗城,周循难得换下一身白衣,与他们一样戎装打扮,与她在城外叙话,不过说一些这几月的工作事项。

    “行了,到时候我有不明白的,自会传书与你。”吴妙打断他的思绪。

    刘景看着吴妙的头发被微风吹乱,刚想帮她整理,手抬到一半,有放了下来,儿女情长不是他所追求的,更何况不是你的终究是的不到的。

    “其实我也没有不放心你,你做事稳妥,谨慎,我不在你也会做的很好。”又看了看远处等候的赵昔,说,“那日我本来答应与你演戏,但后面反悔了,我知道你不在意,但我从未失信于你,那次是情有可原。不但是赵昔冲动犯傻,是你,你可知道你这么多年遇到多少困难都能迎刃而解是为什么吗?是因为你理智,稳重。而能让你不理智的除了周循,其实还有赵昔。”

    吴妙低头不语,想到那日冲动出关,也真是羞愧难当。

    “你总是避而不说,其实也许赵昔对你来说比周循重要,你且问问你自己。”刘景说完转身离就要走。

    “谢谢你,刘景。保重。”

    吴妙在他身后说,刘景不敢外看她,他知道她时日无多,不想让她有所遗憾,若果再给他十年,他一定再争取一下。

    一声敲门声打断了吴嚄妙的思绪,吴妙整理了一下衣服,才说:“进。”

    门打开,赵昔拿着点心进来。

    “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多少先吃点。”

    吴妙低头喝着茶,抬头一看,赵昔正在整理她桌上的奏折。

    赵昔背对她,修长的背影在眼前忙碌着,这个月他也没有哪天是休息的,神机营的东西太乱太杂,有点太难为他了。

    “珍惜眼前人。”刘景这么说。

    吴妙放下茶杯,慢慢的走近赵昔,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

    “怎么了?”赵昔转过身来,吴妙抬头看他,脸红扑扑的。

    “妙妙?你脸怎么这么红?”

    吴妙有点难为情,但还是鼓起勇气扑到他怀里。

    “赵昔,我……我好像有点喜欢你。”说着头抵到他的胸口,不敢抬起来。

    “你说什么?”赵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忙拉开了她,看到她双眼含泪,耳朵都是红的。

    “别问了。”吴妙有些尴尬,只见赵昔用力的抱回她,好像要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一般。

    “我都听到了,我也是。”

    说着把吴妙的脸托起,仔细的看着她,这些年她身居高位,他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她,她双目明丽,嘴角微翘,整个人靓丽自信,赵昔觉得天底下没有谁比她更好看的了。

    “你看什……唔……”吴妙还没有说完,就被赵昔火热的双唇吞没了。

    赵昔心口直跳,这一刻他等了许久。

    过了一会儿他才慌乱放开她,吴妙不敢看他,说来好笑,她活了两世,竟然没有谈过恋爱,经验少之又少,又觉得和赵昔太熟,有点难为情,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没想到她兔子都不如。

    “看什么看?”吴妙恼羞成怒,推开他,“不许看了。”

    “我的夫人我怎么不能看了?你平时就爱命令我,今天这事你管不着。”说着又抱住她,对着她的嘴亲了一口,“我就喜欢亲你。”

    赵昔在其他方面刻板有礼,但自从箫煜许过他们两的亲事之后,对于他们的“夫妻”关系是特别执着倔强,今日一看,更是脸皮后的很。

    吴妙无奈,但本来空空的心似乎也因此填满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34835/187332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