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最强神捕 > 第二十七章 清月坊
    望着摞成山的碟子,封云满意的拍了拍明显鼓起的肚皮,张勇等衙役也不好过,每个人桌子下都摆着好几个空酒坛。

    难得来一次鸿运酒楼吃饭,众人自是敞开了肚子。

    自从食用过药膳之后,封云体质上升,饭量也跟着大幅上涨,有封云带头,张勇等人也没了顾忌,就差把整个酒楼搬空。

    这一顿花费下来少说也有三十两之巨!

    三十两那!呵呵!够买十五个封云了!

    互相搀扶着走出酒楼,太阳已经偏西,迎着微风吹散了身上的酒气,封云一个人向着新家而去。

    前面是一个胡同,白日里颇为热闹,日头落下后这里反而成了流浪汉、乞丐的乐园。

    此时太阳尚在山尖,几个流浪汉已经围坐在一起肆无忌惮的谈笑着。

    “张老二,你这辈子吃过香酥鸡吗?那滋味可美了,吃的我满嘴流油,一个月了没洗手,天天填着手指头都感觉有香酥鸡的味道!”一个披头散发的流浪汉舒服的躺在地上吹嘘着。

    “哼!不就是范老爷看你快要死了给你扔了个鸡腿吗,看把你一天得意的!”另一个流浪汉眯缝着眼睛,看着落日的夕阳舔舔嘴角。

    “扔的也是鸡腿啊!你想吃也得有人给你扔啊!”

    “不就是个鸡腿吗,你喝过鼎鼎有名的“清泉酒”吗?”

    “怎么?你喝过?”

    “那是当然!”

    批头散发的流浪汉顿时来了兴趣一咕噜翻身坐了起来急切的问道:‘那你说说清泉酒是什么味道?’

    “那是一个冬天……”

    “别墨迹了,快点说!”

    “………”

    听着鸡腿,烧酒,流浪汉们似乎感觉很是满意,几个人凑到一块讨论着自己吃过最好的东西,就在这时一个年老的流浪汉长长叹了口气:“这个夏天这么热,冬天不知道又有多冷,我们这帮人明年还能不能聚在一起?”

    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

    良久,年老的流浪汉强挤出一丝比苦还难看的笑容,“死则死矣,身为男人,胯下这根搅屎棍居然一辈子了没用过,老夫愧对列祖列宗啊!”说着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呜呜……”年老的流浪汉哭泣,竟然有好几个流浪汉跟着哭了起来,场面颇为壮观,引得路人纷纷驻足。

    “是啊,一辈子了……”披头散发的流浪汉伸手在裤裆了捣弄了半天,突然狠狠道:“死之前,老子一定要去一趟清月坊!”

    清月坊?

    正路过的封云忽而一怔,深深看了一眼流浪汉,转身走向县衙。

    县衙停尸房内,封云将所有尸体都做了一遍“防腐”处理之后与魏老伯并排坐在台阶上仰望着漆黑的星空。

    “昨天刚来过,今天怎么又来了?”

    魏老伯有些看不懂眼前的少年,他自诩识人无数,县令谭多相也曾多次垂询于他,不想却在封云面前栽了跟头。

    他一辈子的秘密都在尸体上,封云却能一眼识破。

    而封云不过一少年尔!

    “今晚带你去一个地方!”封云笑道。

    “神神秘秘的我不去!”魏老伯摇头,自从被封云识破秘密,他总感觉封云对他怀有不轨。

    一个少年对一个老者有不轨想法,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可他就是有这种感觉。

    “不去,你将后悔一生!”

    封云也不催,就那么淡淡的看着魏老伯,反而让我老伯心中闪过无尽的念头,这辈子他后悔的事情多了去,难道这小子……

    越想魏老伯越绝的不对劲,越想心里越发的痒痒。

    “行!我去!但你别打什么坏主意!”

    活了这么大岁数,魏老伯第一次感觉那么无助,像个小媳妇般扭扭捏捏。

    县城最大的妓院,清月坊门口,一老一少两个身穿长袍的男子驻足门口。

    莺歌燕舞,花枝招展,看着门口那一个个穿着暴露对着来往行人不断抛媚眼的姑娘们,魏老伯即便不认识字也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怎么带我来这种地方?”换了一套长袍,魏老伯佝偻的腰也挺直了,虽然努力瞪着眼,心虚的一面还是表露无遗。

    “怎么,你不想?”

    “想……不想!”魏老伯迅速摇着头。

    “身为男子汉,不来这里走一遭,妄为男人!”轻轻在魏老伯耳边念了一句,封云当先踏入清月坊大门。

    “妄为男人?”魏老伯嘴里默念着,眼中猛然闪过一道明悟,伸手抓紧封云胳膊:“等等我!”

    “吆,这位小兄弟陌生的紧那!”迎面走来一个浓妆艳抹的老鸨,晃荡着胸前两团凶器,上下打量着二人。

    没吃过猪肉从见过猪跑。

    从怀中掏出五两银子扔了过去,“把你们这里长得最纯的姑娘给我叫一个!”

    老鸨精准的接过抛在半空的银子,笑的眉眼大开,*****凶器似乎也要呼之欲出,看的封云心惊胆战。

    “爽快!两位爷楼上请,我这就给你准备姑娘!”说着顺手让一个龟公领着封云二人上了二楼。

    房间空间颇大,正面是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时令水果以及酒壶,最里面是一张双人床,粉红色的基调颇为温馨,就像是来到女子闺房一般。自始至终魏老伯都低着头,直到龟公离去,魏老伯才抬起满脸羞红的脸。

    “没想到你一个泥腿子居然对这里这么熟悉!”

    “道听途说而已!”封云打着哈哈。

    就在两人说笑时,房门开了,封云还好,前世被各色美女狂轰乱炸,昨日又被安宁第一美女少妇董倩骚扰,定力颇强,魏老伯就不行了,两眼凸起,呆若木鸡。

    童颜**!

    留下魏老伯一个人,封云仓皇的跑出了门外,脑海里不断交叉着***、小泽玛利亚的身影。

    他的第一次可不想交代在这里!

    又重新找老鸨要了一间客房住下,直到后半夜才缓缓闭上眼睛。

    黑夜中,隐隐传来一阵风声。

    “清月坊人多眼杂,不好下手,明日再动手!”

    第二日,挂着两个黑眼圈的封云与精神矍铄的魏老伯并排出现清月坊门口。

    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二楼某个窗户一眼,魏老伯义无反顾抬起了脚步,一路上没有回过头。

    “昨晚舒服么?”封云问道。

    “舒服”

    “昨晚都干了什么?”封云再次问道。

    “……”

    昨晚魏老伯做了什么,魏老伯没有说,封云也没有追问,因为系统提示“魏老伯的心愿”这个任务完成了,还是超难任务。

    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果如是乎!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1383/1164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