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 > 玄幻小说 > 笑神鉴 > 正文 第四十一章:无量宫
    宋洋沉吟道:“无量老鬼已被陈公子抓住,不过他的无量宫中还有不少帮众,闹起事来也算麻烦,不知陈公子有何高见?”

    陈笑看了黑白无离一眼笑道:“我倒是有个制住他的法子,可让无量老鬼俯首听命于我,城主以为如何?”

    黑白无离听了陈笑之言,插在怀中的双手不自觉的抖了一抖,随即幸灾乐祸的连连点头称秒。

    宋洋笑道:“能有此法再好不过,那就有劳陈公子了。”

    陈笑将搜魂夺魄丹滴上精血交给宋洋,让他给无量老祖服下,又将储物戒中的真武双寒诀交给黑白无离道:“这卷功法我已抽空翻看过了,的确是初阶地境灵诀,修炼之后可以将寒水之力融入自身元气,尤其适合二老这种孪生兄弟同时修炼。”

    白无离手掌微微颤抖的将灵诀接过,兄弟二人内心不免波澜起伏,当初被陈赫阳等人制住,不得已服了陈笑的搜魂夺魄丹,本以为从此以后寄人篱下,结局悲惨。

    没想到短短半年多的时间,哥俩不但从八重精元境一跃成为地境强者,还得到多年梦寐以求的地境灵诀,这全都是拜陈笑所赐,他们对陈笑的心态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最初的畏惧痛恨,到妥协接受,又到了后来的钦佩感恩,可以说这个少年做的每一件事都给他们带来些许的改观,如果回到半年多前,让黑白二老再选择一次,他们自己都不确定会不会主动服下搜魂夺魄凡。

    陈笑将他们的激动感激之色收入眼底,却没在这上多说什么,经过多日积累,加上之前那场大战,陈笑体内元气已渐渐满溢,想来是到了晋级的时候了。

    他嘱咐黑白二老几句,让宋洋安排一处僻静之处闭关去了。此次战斗虽说对他的身体造成不小的负荷,但也同时得到了巨大的好处。

    陈笑感觉自己的肉体神魂之力隐隐间都增强一丝,他在近距离观察对战中了解到魂力的一些特性与作用,受益良多。

    这次突破如水到渠成般轻松,只用了几个时辰时间陈笑就已出关,如果不是他怕境界不稳,真有一种将破障丹也吃了的冲动想法,这样就能一跃两级,进入四重化元境了。

    霍老却对陈笑没有贪功冒进大加赞赏,扎实的基础才能决定以后走的更远,为眼前小利迷惑的人终究难以成材。

    陈笑出关后不见黑白无离,一问宋洋才知道这二人几乎和他同时闭关,知道他二人得到地境功法心痒难耐,一定是修炼灵诀去了,只是不知那寒水之力如何解决。

    陈笑闲来无事与宋洋商议片刻,命人将无量老鬼押上大厅,此时的谢天宇已经苏醒过来,虽然状态略显萎靡,眼神却一如既往的似饿狼般凶狠。

    陈笑与宋洋安坐在舒服的太师椅上,看着谢天宇也不说话,谢天宇等了半晌心中不安,色厉内荏的怒声道:“要杀要剐给个痛快,老夫绝不皱皱眉头。”陈笑瞥了他一眼,淡淡笑道:“你放心,若是想杀你我们早就动手了,找你来是有事相商。”

    谢天宇脸色阴沉却并没说话,陈笑向左右侍卫一挥手:“给他松绑。”

    “这。。”宋洋稍有犹豫,陈笑作了一个让他安心的手势。

    谢天宇身上的绑绳名为拒元锁,由一种极特殊的金属打造,不但坚韧无比,还能不断消耗被缚之人的元气。

    谢天宇见陈笑给自己松了绑,不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也没有立时发作,陈笑又命人给他一张椅子,谢天宇坐在那里半晌,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究竟想怎样?”

    陈笑道:“你徒弟江玉觊觎我的宝物,召集骷髅门人偷袭城主府,想杀人取宝,如今也算是罪有应得,你爱徒心切也情有可原,但是你打死打伤了许多护卫却是不该。”

    谢天宇心中暗道:“这娃娃想要杀我恐怕早已动手了,却说这许多做什么?”

    他故作漫不经心的四周看看,见厅中只有陈笑,宋洋与两名护卫,这少年一身魂力十分诡异,暴起发难怕是凶多吉少,不过想要逃跑却是容易多了。

    陈笑不知道他心中所想,接着道:“我念你一身修为来之不易,方才没有痛下杀手,不过从今后你需要听我调遣,不知你愿不愿意?”

    谢天宇心中冷笑:让老夫听个娃娃的话,还不如死了算了。他站起身来,装作沉思犹豫的在大厅来回踱步,就在离纸窗不远的地方忽然闪电般窜出,竟打算夺路而逃。

    宋洋措不及防的啊了一声,陈笑微微摇了摇头,心念一动间,那谢天宇猛的停下已窜到窗边的身形,惨叫一声,抱着脑袋在地上滚来滚去。

    陈笑却并没马上住手,直等了有半刻钟的时候才收了念头,谢天宇趴在地上如去了半条命般呼呼喘气,全身的衣服都已被汗水浸透了,好半晌才坐起来颤声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陈笑淡淡的看着他:“早知道你冥顽不灵,再敢有其他念头必定让你痛上一个时辰。”

    谢天宇双手忍不住的抖了抖,刚才那滋味别说一个时辰,就是一柱香时间估计自己也挺不过去了。

    他声音不似方才那般蛮横:“你究竟想让老夫做什么?”

    陈笑见他态度有所软化,沉吟片刻道:“第一,我可以允许你回去继续掌管无量宫,不过门下弟子不可以再来黎商城闹事。”

    谢天宇知道还有下文,只能等他说完,果见陈笑又道:“第二,明年八月初五你需要带领无量宫弟子去帝都,助我一臂之力,事成后我可以解了你的神魂压制。”

    陈笑眼神冰冷:“不过让我知道你出了一点差错,就算身在万里之外也能瞬间让你痛的魂飞魄散!”

    谢天宇还想发作,但看到陈笑眼色冰寒,又回忆起方才比起死亡更难过的神魂俱裂之痛,无奈间只好答应下来。

    陈笑见他服软,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真诚的笑容:“那以后大家就是自己人了,谢老请坐。”

    宋洋与谢天宇见他神色转换间毫无违和感,简直比唱戏的演技都要精湛,心里暗暗佩服的同时又齐齐竖起中指。

    陈笑道:“谢老这次来黎商城,如果久出不归怕无量山有变,事不宜迟,明早谢老回去吧,不过切记八月初五之约。”

    谢天宇见陈笑果然肯放了自己,悬在嗓子眼的一颗心也落下一般,连忙点头答应了。

    几人间紧绷的气氛稍稍缓和,谢天宇苦笑道:“这次老夫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出宫时神师为我占卜说此行大大不妙,可老夫心急之下没有听他之言,不想真被他一语成截。”

    “哦?无量宫什么时候出了神师?我是半点也没收到消息。”宋洋有些奇怪。

    “这事发生不久,宋城主不知也是自然,半年多前,一个老者去无量山毛遂自荐要投靠老夫,说是对神机阵法,星象占卜十分精通,我一试之下果真还有几分能耐,就收留了他。”

    陈笑因自己的身世,对这种神棍最是厌恶,听了也不说话。

    谢天宇自顾自的说着:“他说是从一个不大的县城出来,因为受人迫害只好背井离乡,经过几个月的观察我见他还算老实,对无量宫颇为尽心尽力,索性就封了个神师给他,职权与两位分殿主相当,不过此人面目可憎,尤其是头上一颗大瘤更是可怖,所以平日里我也很少见他。”

    “头生大瘤?”陈笑皱眉道:“这人叫什么名字?”

    谢天宇道:“他自称为黑先生,却不知是真是假。”

    陈笑沉吟半晌,道:“明日我随谢老走一趟,说不定这人还是旧识。”

    宋洋见陈笑神色不对,又知道黑白无离在闭关修炼,思量片刻道:“府中近日无事,明日我就随陈公子走一趟。”

    陈笑点点头:“那就麻烦宋城主了。”

    竖日,陈笑起了个大早,与宋洋等人吃罢早饭,乘坐几匹马兽赶往无量山。

    二百余里的路程一个多时辰就到了,谢天宇本想直接从正面上山,却被陈笑拦了下来,他生怕那神师是心中所想之人,如此大张旗鼓难免打草惊蛇。

    三人寻了一处林间捷径,隐蔽身形直奔无量山顶而去。

    无量山高达千余丈,丛林茂密山势险峻,因为常年有人居住的关系,凶猛元兽倒是不多。

    无量宫在接近山顶处依山势而建,占地辽阔,主殿分殿环形分布,居中有一个巨大的广场为平日门徒修炼聚会之所。

    此时广场上数百人盘膝而坐,正在打坐练功,仔细看去,这些人呼吸吐纳间步调完全一致,广场上元气波动暗合规律,显得颇有法度。

    广场上有三个人正在慢步而行,居中一人身材细高,身着黑袍,手持一根黑色骨杖,狐眼尖腮,额头上一颗肉瘤说不出的恶心可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1364/11510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