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我站住!”

    季父喊道。

    季母当即停下,脸色难看的说着,“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季父拧着眉,咬牙一字一句的从薄唇溢出,“你把事情搞到这个局面,接下来该如何收场?”

    季母不答反问,“你身为一家之主,你难道你就没有对应之策吗?”

    “事情是你闯出来的,所以你理应承担所有的责任。”

    季父摇摇头,直接将所有的事情全部推在季母的身上,还故意摆出一副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样子。

    季母扯着这个话题问道,“刚刚是谁说我不配当季家的女主人?又是谁说那些流言蜚语是真的?”她顿了下,再道,“怎么?现在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了?”

    “既然这件事情是你闯出来的,那你理应自己面对。”

    季父起身,带着沉重的心情提醒道。

    “所以说,你是撒手不管了?”

    季母再三确认着。

    季父阴阳怪气的说着,“我这是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

    季母一听,脸色瞬间拉拢下来。

    表现的机会?

    他分明就是在故意刁难自己。

    说白了,这是他的报复。

    一个报复自己出轨的事情。

    季父看着沉默不语的季母,接着又道,“怎么?你不乐意?”

    季母胡乱猜疑道,“你究竟安的什么心?你该不会是想利用此事好将我赶出季家?”

    安琪看着他们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出面劝说道,“爸……妈……你们别吵了!”

    “这里不关你的事!”

    季母偏头,下意识的瞪了一眼安琪。

    安琪弱弱的说了句,“我有一个主意,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

    “你能有什么鬼主意!”

    季母语调十分不屑的说着。

    安琪没有任何隐瞒,大大方方的说着,“既然顾恩恩不想见您,那您可以让爷爷把她约来季家。”

    “什么?”

    季母蓦然睁大双眼。

    老爷子?

    对啊,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件事情。

    他们完全可以让季老爷子出面。

    安琪看着季母心不在焉的样子,连忙再道,“这或许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季母顺手推羊,“那这件事情交给你。”

    “妈,我这个样子……”

    安琪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季母拦下,“如果你还想跟季非离在一起,那你就要认真的去办这件事情,如果这件事情毁在你的手里,那你就是凶手!”

    “……”

    “这是季家唯一翻身的机会。”

    “我已经让小李去收集那些合作商的联系方式,而且在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方案,所以我们季家还是有希望的!”

    安琪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在她的心里,她觉得所有的事情并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严重。

    所以,他们把事情想的太过复杂。

    季母问道,“你该不会天真的以为只要找到那些合作商季家就可以度过这次危机吗?”不等他们回答,再道,“如今张氏恨不得将我们季家打入地狱。”她吸了一口气,再道,“以季家现在这个局面压根就无法与他们抗衡,所以我们只能利用一些事情来帮助张曦递过此次危机,这样才能让他们放过我们,放过季家。”

    “我想试一试,我不想让自己的努力白白浪费。”

    安琪悬着胆子小心翼翼的说着。

    “所以你还是尊重自己的想法?”

    季母问道。

    “是!”

    安琪随口应道。

    季母嗔恼道,“你这是将季家往死路上送!”

    “我是在帮季家。”

    安琪纠正道。

    她不明白,自己的好心怎么会将季家往死路上送?

    难道在她的心里,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吗?

    想到这里,心里不由的揪了下。

    接下来,她究竟该怎么做?

    难道她是在故意刁难自己?再或者她是因为不喜欢自己所以才要想方设法的去找他们的麻烦?

    她渐渐的拉回思绪,就欲开口的时候却被季母的话抢在前面,“你到底帮不帮季家?”

    “季家这个局面我自然会帮,但是您不能左右我的思绪。”

    “我左右你的思绪?”

    季母轻咦一声,随即再道,“你分明就是没有把季家放在心里,甚至那偌大的家族来当儿戏。”

    安琪连忙拒绝,“我没有!”

    季母的心里是还故意不去,“如果你真的想待在季非离的身边,那你就按照我说的去办。”

    “可是……”

    安琪的话欲言又止下来。

    “如果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或者没有放在心里,那你现在收拾铺盖走人!”

    季母直接将话撂了出来。

    “妈!”

    安琪唤道。

    季母冷哼道,“别叫我妈!”

    季父的鹰眸不由的深了深,接着又道,“自己闯出来的祸竟然还好意思厚颜无耻将事情推在安琪身上,这难道就是你身为女主人应该做的事情吗?”

    “在你的心里有把我当做这个家的女主人吗?”

    季母反问道。

    安琪实在有些头疼,索性出面说道,“好,我听您的。”

    “此话当真?”

    季母立马反应过来,瞪大双眼张嘴问道。

    安琪点头询问道,“是不是只要我让爷爷把顾恩恩喊来,其余的事情就交给您了?”

    “是!”

    季母想都不想,直接应道。

    “好,我现在就去。”

    安琪说着,身体已然起身。

    “等一下!”

    季母喊道。

    安琪抬眸,随后对上季母的视线,问道,“您还有什么事情是需要交代的吗?”

    季母的脸上扬起了一抹复杂的笑容。“我在这里等你。”

    “好。”

    安琪微微一笑,顺着季母的视线走去。

    直到安琪的背影离开以后,季父才开口说道,“我不管你安的什么心,我只在乎结局。”

    季母承诺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希望如此!”

    季父双手背在身后,直接朝楼梯的方向走去。

    渐渐的,大厅内变得安静下来,季母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

    她想到顾恩恩之前对自己的举动,心里顿时绷紧。

    她竟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这一点,是她最不能忍受的。

    之前所有的事情她都可以看在季家的份上一个她计较,可是没想到却变成这般模样。

    然而,她现在只能将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安琪的身上。

    ——

    安琪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在季老爷子的卧室门口。

    她咬了下唇瓣,终究还是伸手敲门,“笃笃笃……”

    “……”

    几秒后,里面毫无应道。

    她再次敲门,同时嘴里还不忘喊道,“爷爷,您在吗?”

    “谁啊?”

    顺着门缝传来季老爷子的声音。

    “我是安琪,有些事情我想跟您谈一下,不知道是否方便。”

    “进来吧!”

    季老爷子吩咐道。

    安琪受到指示,缓缓摁下扶手。

    刚进门,她就看见季老爷子抱着报纸脸色十分难看,关怀的问答,“爷爷,  您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没事!”

    季老爷子简单明了的说着。

    安琪凑下季老爷子的身板,问道,“您在看什么?”

    视线直接落在报纸上,看着上面的信息,有些惊愕的问道,“您都知道了?”

    季老爷子抬头,视线盯着季母说道,“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全然不知?还是说活你们以为我待在这个房间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吗?”

    “爷爷,我……”

    安琪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一刻,她的大脑压根就转不过弯。

    季老爷子合上报纸,然后坐直身体开门见山的问道,“说吧,你找我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

    安琪咬着唇瓣问道,“我找您来是想让您帮我们劝说一下顾恩恩。”

    “恩恩?”

    季老爷子瞬间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好奇的问道,“这件事情关顾恩恩什么事情?”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救季家,所以您一定要帮帮我!”

    “祸端是你们自己闯出来的,所以还希望你们不要将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我只是按照纷纷办事而已,”

    安琪看着季老爷子渐变的脸色,生怕怪罪下来坦白道。

    “谁?”

    季老爷子追问道。

    安琪的心里微微有些不安,“是吗?她亲口跟我说只有顾恩恩可以帮我们。而且就在刚刚她和李妈被当众赶走,所以她才想要拜托您帮帮我们。”

    季老爷子瞬间蹙眉,“事情竟然是她闯出来的,那她为什么不亲自跟我说!”

    安琪随意找了个借口搪塞着,“她是担心内您拒绝,所以才将这件事情交给我!”

    “你胡说!”

    季老爷子直接拆穿安琪的谎言,“她是没脸来见我!”

    安琪嘴角微微抽搐了下,“爷爷,您对她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季老爷子的额头拉下了一条黑线,“她背叛了季家,所有的事实都摆在眼前,难道这一切还能是什么误会吗?”

    “这件事情是张氏所为,所以您千万不要误会。”安琪拼命的为季母洗清冤屈,“毕竟你们在一起相处了这么多年,难道在您的心里还会质疑她对季家的感情吗?而且她辛辛苦苦为季家付出了这么多,所以千万不能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而对她产生误会。”

    “看来你很了解她?”

    “我是相信她!”

    安琪认真的说着,“张氏这么做分明就是想将我们季家搞得鸡犬不宁,所以这个时候更是我们季家齐心协力的时候。”

    季老爷子问道,“所以呢?”

    安琪松了一口气,淡然的说着,“所以请您帮帮季家!”

    “休想!”

    季老爷子当即拒绝。

本文网址:http://www.loveyuedu.com/yuedu/11451/33469177.html